為了把名畫穿上身...你都不知道設計師們攪碎過多少腦洞...

ADVERTISEMENT

如果說到創作出傳世藝術的藝術家,你會想到誰?

遠的有達芬奇、米開朗基羅、顧愷之,

近的有梵高、莫奈、齊白石,都是永恆的經典。

然而這些傳世的藝術作品,你卻很難和“時髦”這倆字兒掛上鉤。

各種時尚品牌一季一季的出,淘汰速度那叫一個快,絕對是保鮮期最短的。

對於所有剁手黨來說,最讓人捶胸頓足的,就是上週剛買的衣服,這周尼瑪。。。

打!折!了!

所以說,經典和時髦這倆詞兒吧,天生就有點矛盾。

這就有點尷尬了,難道被世人公認了的傳世藝術作品,真的就隻能印到T恤上,變成遊客紀念衫?

No,設計師的腦洞大得很咧!把畫穿在身上,簡直是他們的畢生追求。

葛飾北齋的《神奈川衝浪圖》,酷愛東瀛風的設計師是一定不會放過的。。。我說的就是John Galliano

Maison Martin Margiela2014年秋冬的高定,直接把梵高的《鳶尾花》放到了裙子上。

Rodarte在2012年乾脆做了一整個梵高系列,你能想到梵高最有名的作品,全都印上去了。

梵高也就算了,你鱉最瘋魔的時期,

曾經一度對達芬奇和波提切利都下過毒手。。。

連畢加索都沒有放過!

ADVERTISEMENT

反正都是直接把畫印在衣服上,也不比遊客紀念衫好多少麼。。。

還有的設計師另闢蹊徑,乾脆從名畫裡人物服飾汲取靈感。。。

說好聽的是致敬,說不好聽的,這有偷懶之嫌。

然而要說把畫穿在身上,誰也比不過Viktor & Rolf 2015秋冬的高定系列。。。

這是真·把畫拆了·穿起來。。。

那麼這個把藝術作品穿上身的風潮,到底是從誰開始的呢?

今兒我們就來追根溯源,看看到底是誰先開的腦洞。

第一位要追溯到20世紀初,如果不是時尚圈老司機,可能不太認識,她的名字叫做Elsa Schiaparelli

但是她的名號可不是一般的響,在二戰前,她可是作為Coco Chanel的勁敵存在著,甚至風頭上力壓香奈兒小姐。

連Chanel都不得不酸溜溜地承認,她是“會畫畫的裁縫”。

在那個Crossover(跨界合作)這個詞兒還沒發明的年代,Elsa Schiaparelli可謂絕對的先行者,她合作的物件,是達利。

沒錯,就是那個愛把鐘錶都融化了的薩爾瓦多·達利。

這倆人一起創造出了幾樣名垂時尚史的經典之作,比如龍蝦裙,被當時的時尚icon溫莎公爵夫人穿過。

ADVERTISEMENT

以及外骨骼裙

和高跟鞋帽子

就龍蝦、外骨骼和把鞋頂頭上這三個元素,被無數後來者模仿借鑑,至今依然無比時髦。

然而這都是80年前達利和Schiaparelli小姐玩剩下的了!

也因為如此,Elsa Schiaparelli是第一個把藝術和時尚,拉到一塊的設計師。

說完了藝術和時尚結合的鼻祖,按照時間順序,接下來我必須請出YSL大神。

熟悉時尚歷史的盆友一定知道我要說的是啥~

沒錯!就是他那個著名的蒙德裡安系列。

關於蒙德裡安同學的畫作,實在是有著太大爭議,有人能從中解讀出人性神性,有人則不屑地說一句“不就是個拿尺子塗格子就能賣5000萬美刀的Excel小王子麼”。。。

這就是YSL的神奇之處了,原本的藝術畫作有爭議沒關係啊,給設計成裙子以後,清新明快,簡單又極具衝擊力,無限度的時髦。

以至於到現在,時尚圈還不時地把蒙德裡安格子拿出來變個形,永遠玩不膩。

估計連蒙德裡安自己都沒想到,自己居然能永遠活在時尚圈裡。

接下來時間到了90年代,在這個時候,再次把藝術和時尚結合起來的,是Gianni Versace

Gianni老爺子總共幹過兩件影響後世時尚圈的大事兒:

ADVERTISEMENT

一個是一力捧紅Cindy Crawford、Kate Moss、Naomi Campbell等等,讓“超模”享有明星般的待遇。

還有就是把安迪·沃霍爾和波普藝術,帶進了頂級時裝設計。

最出名兒的就是這條裙子,當時被Naomi Campbell穿出來,立馬震動了整個時尚圈。

靈感當然就是安迪·沃霍爾那個著名的瑪麗蓮·夢露像。

我得說,這種花裡胡哨的花紋,也就是放在Versace那更加花裡胡哨的西西裡風格裡才成立,你換個其它標榜性冷淡的牌子試試?

就是從這條裙子開始,通俗文化的波普藝術才正式被高冷時尚圈所接受,同樣也是過幾年就要被設計師拉出來遛一遛。

基本上就是這三個人,奠定了藝術品上身的潮流基調。。

不過你也可以發現,再怎麼折騰開腦洞,大多數的設計師,都是從名畫裡吸取靈感,就沒點兒更新鮮的了麼?

前不久Burberry2017的二月大秀,玩了個藝術和時尚結合的新花樣~

Christopher Bailey這回,把英國最著名的現代雕塑家Henry Moore的雕塑作品,融入到了成衣中。

你可能不知道Henry Moore是誰,但是一定看到過他的雕塑。在英國很多地方,都可以找到他的雕塑作品。

圓滑、柔軟、抽象,又極具線條感。

看了這些雕塑,你就理解為啥Henry Moore被稱為雕塑界的畢加索了吧。

那麼Burberry是怎麼玩的呢?當然不是簡單地把雕塑作品掛在身上。

你幾乎找不到一件左右完全對稱的衣服。

毛衣是織紋扭曲的,風衣是裁片錯位的,每一件成衣都帶著滿滿的雕塑感,但是看起來又極其隨性,滿是Henry Moore式人形的影子。

而衛衣上面這些弧形的線條,則來自Henry Moore的雕塑素描手稿。

這是我看過最不像Burberry風格的一場Burberry秀了,真沒想到一向給人印象是正兒八經的Burberry,玩起抽象來也能這麼得心應手,實在有點驚喜。

總而言之,這回老司機Burberry給了藝術和時尚結合的新套路,誰說隻能穿名畫,把自己變成行走的雕塑其實也能時髦到不行。

文章來源:英國那些事兒

» 服裝設計師雜誌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