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時裝週】潮流是什麼不必總想著追

ADVERTISEMENT

沒有一種風格能夠永遠流行,就好像美食都有賞味期限。今年流行Normcore,明年吹起運動風,誰又能摸清趨勢呢?這些掛在人們嘴邊的流行無非也就能存活個幾季,靈活些的品牌把它們當做增味劑加進自己的設計中,反過來也像是在強化、印證這一流行。無論是走到十年紀唸的Manish Arora、在流行和無名之間徘徊的Paco Rabanne,以及Balmain都在尋找突破路徑。

Manish Arora

必須要承認的是,儘管印度文化曾為許多設計師創造過靈感,可真正來自印度設計師的作品屈指可數,Manish Arora就是其中之一。今年是他的同名品牌成立十週年,因而這場辦在巴黎大皇宮的秋冬新秀也更像是場週年派對,主題是“宇宙之愛”。從孔雀與斑馬印花、阿茲特克部落配飾,到火箭、地球、群星,Manish Arora上天入地,把各種色彩豔麗勾人攝魂的東西擺在觀眾面前。就連一隻手包也被設計成星球的模樣。

ADVERTISEMENT

模特本身妝發也頗有講究,頭上戴的是各色頭巾式女帽,前額和雙臂則粘滿了珍珠。這些白色珍珠延長至中指指尖,因而模特走路也只能微微擺動手臂,或索性像打了石膏一樣一動不動。

Paco Rabanne

很難想象印度設計師Manish Arora曾經在2011-2012年短暫地擔任過Paco Rabanne的創意總監,因為這兩個品牌儘管同天釋出新秀,風格卻大不相同。2013年起接任的Julien Dossena讓品牌的時髦度和可穿行提升了不少。

Paco Rabanne1960年代走紅之時靠的是異類“面料”。在太空風風靡全球的那個年代,西班牙創始人Paco Rabanne推出過“不可穿系列”(Twelve Unwearable Dresses),整整12套衣服統統是由或圓或方的金屬片製成。所以,當秀場頭排出現Anna Wintour和Louis Vuitton的創意總監Nicolas Ghesquière時並不會令人訝異,尤其是後者,本身就擅長未來主義風格。

ADVERTISEMENT

然而,風潮畢竟有散去的那天,Paco Rabanne在這一季依然保留了鎖子甲,但不是以硬邦邦的形式呈現,而是想塊柔軟的面料包裹在模特身上,並且通過不對稱剪裁讓衣服整體走向都市運動風。

Balmain

作為時尚界人緣超高的設計師,Olivier Rousteing近年來異常活躍,Balmain和H&M合作的聯乘系列也因而賣得盆滿鉢滿。他自己勢必也清楚到了現在,該是時候在設計上突破自我了,2017秋冬系列就是一次嘗試。

秀場音樂來自1990年代風靡歐美的搖滾團體Nirvana,模特踩著被稱作“垃圾搖滾”——硬核朋克、重金屬與獨立搖滾的延伸——走上秀臺。她們梳著非洲編髮,眼神淩厲,終點或許是坦尚尼亞,也可能是亞馬遜。

本季秋冬的衣服色調集中在深棕、咖啡、黑色和銀色這類叢林野獸擁有的膚色。麂皮legging、鱷魚皮迷你裙、風格粗獷的紮染T恤,如果這些還不足以讓人印象深刻的話,還有流蘇。這一Balmain常見元素到了這一季更多地出現在裙裝下襬,當流蘇歲模特走動而跳動時,你放佛就能感受到它們自己有多歡快和驕傲。當然這一切還要感謝Balmain的工藝好底子。


» 介面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