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各省GDP排名出爐:那些富裕地區究竟是怎麼富起來的?

ADVERTISEMENT

編輯原創:何誌浩

2017年2月22日,國家統計局釋出了31個省份2016年的地區生產總值(GDP)資料。

儘管GDP作為並不是衡量經濟情況的唯一資料,但是他可以非常直觀的表現各地的經濟總量情況。再結合一下前年人均GDP的資料,各省區間的貧富差距基本上就可以一目瞭然。

結合兩張表我們得出的結論就會更加全面,比如我們可以看到,內蒙雖然GDP總量不盡人意,但是人均排名卻非常靠前,山東省的GDP總量排名躋身前三,但是其人均相比之於其總量則稀鬆平常。

如果我們再精確一點,精確到每個地級市、州、盟,那麼我們就可以得出下面這樣一張地圖:全國相對富裕程度地圖

綜合上述情況和人口分佈,中國財富最集中的地區,可以總結為三個地區:

長三角(江浙滬)、東南沿海(廣東珠三角和福建沿海),京津唐。

其實,這樣的經濟格局,已經和兩千年前的中國千差萬別。

在西漢最強盛的時代,中國經濟最為發達的地區為關中地區(今天的西安一帶)、中原地區(洛陽一帶)以及河朔地區(河北邯鄲一帶)。而這三個地方在如今的經濟格局中,都乏善可陳。

通過這幅人口密度圖,我們可以依稀看出漢朝時候的經濟發展情況。

那麼,今天這些富裕地區,究竟是怎麼富裕起來的呢?通過考察這些地方發家的歷史,我們會對這些地方的經濟有更深一層的瞭解。

長三角:戰亂年代的受益者

在秦漢時代,長三角地區已經歸屬中原王朝的管轄,並且早在先秦時期就已經擁有了為數不少的中原移民。但是即使在強盛的漢代,長三角地區的經濟卻始終乏善可陳,按照司馬遷的記載,當時整個南方地區地廣人稀,沒有大的饑荒,但是也沒有太多富戶,幾乎沒有太多商業。

ADVERTISEMENT

到了東漢末年,瘟疫爆發,天下大亂,最後天下三分,孫權在南方建立了吳國,與魏蜀鼎足三分。從地圖上看,吳國雖然土地面積相當之大,與佔有西域的魏國相當,但是吳國的國力卻遠不如魏。這一方面讓吳沒有一統天下的實力和野心,另一方面也讓吳國積極的建設經濟,為後來長三角地區的發展打下了基礎。

到了晉朝,長三角在內的南方地區迎來了歷史上第一次經濟大發展。當時,中國北方在經歷了多年戰亂之後,遭到鮮卑、羌、匈奴、氐、羯五個部族的入侵,留在北方的漢人和外來部族先後建立十多個小國,混戰不已,而南方則因為遠離胡人,相對安定。

一方面,晉朝中央政府和北方貴族在這種情況下,肯定會選擇南逃,給南方地區帶來了大量的財富、勞動力以及先進的文化。這種情況,史稱“衣冠南渡”。

另一方面,孫權的吳國政權已經在長三角地區建了建鄴城(今天的南京)作為國都,晉朝中央政府自然也會選擇這裡作為新的首都。

最重要的一點,當時的北方雖然亂,但是分為多個小國,一時不會威脅到南方小朝廷的安微。東晉在南方經營了一百多年,到了南北朝時期,長三角地區已經以現在的南京、揚州、杭州為中心,憑藉四通八達的水路運輸系統,形成了一個發達的經濟圈。

到了隋朝,天下重歸一統,又修建了京杭大運河,將全國各地的經濟發達地區連成一片,促進了經濟的發展。

在接下來的大唐盛世中,雖然中原地區(河南)、關中地區(陝西)依然是全國的經濟中心,但是長三角的地位已經不可撼動。到了唐朝中期,有揚一益二的說法,即揚州和益州(成都)的經濟繁榮程度在南方各州郡之中,數一數二。

從上圖的人口密度我們可以看出,除了傳統的關中、河南、河朔地區之外,今天的揚州到杭州地區人口密度已經和上述地區比肩。

到了南北宋之交,金兵南下,再度引發了新一輪衣冠南渡,中原地區大量的財富、人才、勞動力進入長三角地區。

加上唐宋時期海外貿易的興起,長三角地區作為世界的三大河流的入海口,作為中國經濟發展中心之一,自然也會在海外貿易中佔有一席之地。差不多從南宋時期開始,長三角便一直成為中國經濟的中心區域,直到今天。

而且,海外貿易的發展,也讓其他地區成為受益者。

東南沿海:對外貿易的受益者

在先秦一直到秦漢,陝西地區是森林氣候,溫潤潮溼,適合農業發展,故而在周朝到漢代的時候,成為中國的經濟中心之一。

到了唐代,陝西已經出現了初步的荒漠化,但是不再適合大規模耕作的關中地區依然是中國的經濟中心,原因一方面是因為長期的發展慣性和作為首都的政治優勢,另一方面就是因為絲綢之路的對外貿易由此開始。

ADVERTISEMENT

在古代中國,有三樣商品在國際上獨樹一幟,僅此一家:瓷器、絲綢、茶葉。這三樣要麼是中國特產,要麼是他們沒辦法復原的高科技,故而成為高附加值商品,為中國帶來了大量的財富。

但是到了宋代,絲綢之路被西夏等等小國攔截,而且絲綢之路本身也面臨著荒漠化等等問題。要和西域的阿拉伯國家進行貿易,隻能通過航海。到了南宋,失去了半壁江山的宋朝政府為了維持財政收入,更加依賴海外貿易。

在這之前的唐朝,廣州、泉州等地已經有了一定規模的海上貿易,有一定的基礎。於是,南宋在廣州、泉州、杭州等地設立市舶司,積極開展對外海上貿易,直接刺激了東南沿海地區的經濟增長。

在唐朝之前,廣州和泉州都屬於“蠻荒之地”,即使衣冠南渡,也不會有富戶遷徙至此。

到了明代,市舶司製度被沿襲下來,明朝中後期雖然因為倭寇之患,一度罷免各地市舶司,但是很快恢復。到了明朝隆慶元年,1567年,明朝政府全面開放海外貿易,中國的海外貿易也迎來了一個高峰。

明朝中後期,歐洲人已經佔據美洲,並且在菲律賓等地建立殖民點。明朝積極和西班牙人為主的歐洲人進行貿易,各國商人們先去非洲抓取黑奴,再用黑奴換取美洲的黃金白銀換,再拿白銀換取中國的絲綢、瓷器、茶葉,又將中國的絲綢、瓷器、茶葉賣到歐洲……

在這個過程中,東南沿海地區積累了大量的財富,尤其是廣東。到了清代,滿清統治者執行閉關鎖國的政策,僅允許廣洲進行被動的對外貿易,奠定了廣州在全國的經濟地位。

清代前期、中期唯一的對外開放口岸廣州十三行

可能也正是因為廣東地區一直有對外開放的傳統,所以到了新時代,一位老人畫了一個圈,又讓廣東成為改革開放的試點,成為中國率先開放的視窗,更令廣東沿海地區的經濟地位錦上添花。

京津唐:政治優勢的受益者

在漢唐時代,河北地區的經濟也一直不錯。三國時期,曹操佔據河南,並且佔有名義上的首都,綜合實力卻依然遜色於僅僅佔據河北的軍閥袁紹,由此可見一斑。

但是,當時的河北經濟主要集中在邯鄲一帶。通過很多先秦留下的成語,諸如邯鄲學步、價值連城等等,我們也能一窺當時邯鄲一袋的經濟繁榮。

但是,隨著遊牧民族的崛起,後世戰亂頻發,河北首當其衝,引發了大量的人口流失,尤其是高收入人群(貴族、士大夫)的逃離。到了宋代和明代,河北地區無論從人口還是經濟,都已經沒有太多地位可言。

ADVERTISEMENT

但是,明朝在明成祖時期(1403年-1424年),出於兩個方面的考慮,將首都從南京遷徙到今天的北京。

一方面,明成祖從自己的侄兒建文帝手中篡奪了皇位,北京是他起家的地方,這裡沒有建文帝的舊勢力,自己的根基也更牢靠。

另一方面,當時的北方蒙古雖然表面上臣服,實際上卻心懷叵測,朝廷必須大力鎮守北部邊界。故而明成祖的遷都也被後世譽為“天子守國門”。

但是,定都北京卻沒有那麼簡單。因為北京地區靠近沙漠和草原,氣候乾燥,並且西部北部全是崇山峻嶺,周邊地區的土地也相對貧瘠,有限的農業出產無法滿足過多的人口。

在蒙元時期,雖然北京也作為都城存在,但是主要靠運河的漕運維持運轉,一旦脫離南方運來的糧食,北京城就危在旦夕。而明初徐達北伐的時候,為了防止蒙古軍隊反撲,已經將北京舊有的漕運和城防系統毀掉。

故而,明成祖組織了極大地人力物力,先疏通漕運,後修築城池,歷經十餘年,才完成了遷都北京,“天子守國門”的壯舉。

遷都之後,依靠政治優勢,南方的糧食源源不斷地從海上和運河運送到京城。在這個過程中,天津作為一個物資入京的中轉站,也得到了一定的發展。

後來清軍入關,滿清王朝依舊以北京作為都城,進一步確立了北京的政治中心地位。憑藉著政治優勢,北京、天津包括後發的唐山地區,成為一個新的財富集中地。

通過歷史,我們也可以看出這三個地方的不同點

長三角地區,因為歷次衣冠南渡而擁有了大量的人才、資源、人口,加上水系發達,交通便利,故而成為中國的經濟中心。到了後來,海外貿易的興起,更加確定了其地位。

總之,長三角地區可謂佔盡了天時地利人和,所以這一地區的發展,是具有擴張性的,牽一髮而動全身,一箇中心帶動周邊的各市各縣各鎮甚至各村共同富裕。在今天,以上海為輻射中心,往西到南京,往北到南通,往南到溫州,各富裕地區連成一片,蔚為壯觀。

長期的富裕也讓長三角地區的居民倉廩實而知禮節,至今,這裡依然是中國教育最發達的地區之一,在各個科研文化領域都有自己的一席之地。但是,這種富裕也令蘇南、上海、浙江互相抱團,形成了一個跨身份的小地域認同,對其他地區有著一定的不平等,在網購領域的“江浙滬包郵”便是一例。

相比之下,東南沿海地區的富裕地區則是零星分佈。因為廣東福建也並不是全境靠海,也不是所有靠海地區都有大型港口。

長期的海外貿易,也讓廣東、福建的居民非常具有開拓性,在海外擁有數量極為龐大的僑民,海外華僑、華人,相當一部分祖籍是廣東、福建。但是,這種民風也讓一些當地人在經濟領域盲目大膽,不惜進行走私、詐騙等等活動。

而京津唐地區,則是因為政治優勢而崛起的,在三個經濟中心之中,時間最晚。這一地區,自古以來便難以承載大量的人口,故而作為首都以來,一直需要外部輸送來的資源才能度日。

故而,京津唐地區的經濟發展最不具備擴張性,並不能很好的帶動周邊地區的發展。典型的例子便是廊坊,廊坊市的“北三縣”(三河、大廠、香河)被北京天津包圍在中間,但是其經濟水平卻一直不盡人意。而相比之下,上海周邊的縣級市比如崑山、啟東,卻都得到了非常好的發展。

而且綜上所述,我們也可以發現當代中國的經濟發展呈現出一種不均衡,地域之間的貧富差距相對較大。這其中的差距並不是我們經常提到的“南北差距”,而是“東西差距”。無論長三角還是東南沿海還是京津唐,都屬於東部地區,中部地區、西部地區乏善可陳。

其實在歷史上,屬於中部的洛陽、武昌、贛州等地,屬於西部地區長安、成都、天水等地,也都曾經是相對富庶的地區,其經濟發展潛力是有的,隻是需要一些契機。

» 青年史學家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