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學生為挪威囚犯設計了一套傢俱,這在挪威很正常

ADVERTISEMENT

斯德哥爾摩傢俱燈具展(Stockholm Furniture & Light Fair)將自己定義為北歐設計最重要的一個展會。每年有很多北歐學生和新興設計師在這裡展出作品,尋找機會。

位於挪威西南部的卑爾根市大學設計學院的學生與卑爾根市監獄懲教署和巴斯託(Bastoy)監獄合作,展示了為罪犯們設計的一套簡單舒適的傢俱原型。

卑爾根市大學設計學院參與此次設計的學生

拿到這個項目的時候,監獄給學生的要求是:適合監獄的基礎設施,或者適合犯人釋放後過渡期間的房屋設施。又或者,這些傢俱的製作方式要簡單到可以在監獄的 workshop 裡教會每一個犯人。

Frid Smelvær Høgelid、Amanda Ivarsøy Kovacs 、Camilla Figueroa、Kamilla Stokkevåg 關注如何在“後監獄”時期幫助犯人們減少焦慮,更好地適應社會。

S 形曲線的床墊

Frid Smelvær Høgelid 設計了一個 S 形曲線的床墊,躺在上面,腰部下沉,小腿擡升,再把胳膊伸在頭上方,輕鬆愜意。Amanda Ivarsøy Kovacs 設計了有兩面靠背的座椅,舒服的淺粉淺藍,配上圓形的抱枕伴侶,可以讓人感覺到被包圍的安全感和視覺、身體上的舒適感。

“世界變化得很快,囚犯幾年後離開監獄,對他來說一切可能都是新的,這可能會帶來焦慮和壓力。我想要給坐在椅子上的人一種掌控感,當你坐在有著高靠背椅子上,你可以感覺到它保護著你的同時,依舊可以看到屋子裡的全景”。Amanda Ivarsøy Kovacs 對 Dezeen 說。

Siksak 座椅
ADVERTISEMENT
Swap 座椅

Camilla Figueroa 和 Kamilla Stokkevåg 則關注可以適用不同坐姿的座椅,以起到放鬆的作用。Camilla Figueroa 的 Siksak 座椅,舒服的墊子下面鏤空彎曲的椅面設計可以允許一定程度的坐姿範圍。Kamilla Stokkevåg 的 Swap 座椅三個靠背可以讓你享受花樣坐姿。

還有一些學生,用簡單易做的傢俱,幫助犯人提升信心以重新構建自我。Elisabeth Frafjord Solberg 和 Vilde Sæternes Johannesen 設計的燈,用簡單的鋼材、大理石或者木板、水泥製造出經典北歐極簡燈具,幾何影象和線條的把控讓其雖然簡單,卻沒有丟失現代設計感。

Elisabeth Frafjord Solberg
ADVERTISEMENT
Vilde Sæternes Johannesen

對囚犯周到極致的考慮,在挪威一點都不奇怪。挪威的監獄以人性化的設施和製度聞名,被稱作是“誘惑犯罪的天堂”。

這次與學生合作的巴斯託(Bastoy)監獄,在一座單獨的小島上,被稱為是世界上最舒服的監獄,關押在這裡的罪犯們只要遵守一定的規則,比如參加定量的工作(囚犯會得到薪酬)、態度積極、生活自律、無惡劣的態度,便可以完全享受與正常人一般自由的生活。不過只有表現良好的囚犯才能住進巴斯託監獄。

巴斯託(Bastoy)監獄 來源:Wiki

根據《每日郵報》,他們住在木屋別墅裡,有自己的鑰匙,沒有鐵絲網和警崗,“他們可以自由自在地在島上騎腳踏車、在海灘遊泳、看電影和參加有機耕種”。

而在飲食上,不像女子監獄裡讓人感覺難吃到死的食物,巴斯託(Bastoy)監獄的飲食“從白醬魚丸、雞肉湯到鮭魚”

應有盡有,地下室還專門飼養著雞,為他們提供每日的雞蛋需求。

這樣的地方怎們看也像是來度假的,而不是服刑。唯一的懲罰可能就是被剝奪了社會自由權。

巴斯託監獄生活,來源:wordpress

同樣,在挪威耗巨資修建的“五星級監獄”哈爾登(Halden)監獄,內部配備健身房、錄音棚、體育館、圖書館、獨立廚房等基礎設施,居住的房間也讓很多人稱比自己租的房子都要好。為了減少囚犯的桎梏感,建築們甚至用森林將高牆掩蓋起來。

哈爾登(Halden)監獄,來源 architecture norway

雖然挪威不是每一個監獄都如上述兩個這般舒適,但類似於這樣半開放式設計的監獄在挪威大概有三分之一。

這主要是因為挪威沒有死刑,且最高服刑期為 21 年,大多數囚犯最終會重返社會,因此讓他們更迅速融入社會,並過上正常積極的生活是監獄運作的主要目的。

根據 The Guardian 報道,2015 年挪威運送了超過 1000 個罪犯到荷蘭的監獄,因為挪威的罪犯太多了,不夠用,而荷蘭監獄又空置太多。也許你覺得,‘奢華’的監獄是造成這個情況的原因。

但在整體上來看,根據 Oslo 挪威犯罪和安全報告,2015 年挪威犯罪率比去年同比下降 8.7%,而根據 CNN 報道,挪威兩年內重複犯罪率較低,在 20% 左右(2010 年資料)。

而我們覺得“奢華”,在挪威懲教署看來卻是正常的。因為他們認為監獄只能限制人的自由,而不是人權。

題圖、文中圖來自:dezeen、dailymail

喜歡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報 ,每天看點不一樣的。


» 好奇心日報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