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代表建議高考取消英語,80%網友讚同,有人卻表示這很魯莽! | 兩會交鋒

ADVERTISEMENT

  感謝您關注中國教育報官方微信!如果您尚未關注,請點擊標題下方的“中國教育報”關注我們

  “英語考試好難啊!”

  “我家孩子什麼都好,高考就是折在英語上了。”

  “什麼時候英語能退出高考就好了。”

  ……

  這樣的抱怨,不知道各位老師、家長,您是不是也經常聽周圍人在說?

  甚至,就連您自己,也在說呢?

  但抱怨歸抱怨,您有沒有想到,或許有一天這件事兒會成真呢?

  “我覺得取消英語考試這個建議有點倉促,甚至比較魯莽。”身為全國政協委員的俞敏洪日前在接受采訪時這樣說道。

  什麼什麼?英語真的要退出我們的考試體系了嗎?

  您先別急,原來,這隻是今年兩會期間一位全國人大代表的提議。

  據未來網3月4日報道,全國人大代表、中國宇華教育集團董事局主席李光宇建議高考取消英語科目,把中小學生的英語必修課改為選修課。

  但顯然,俞敏洪對此卻並不認同,甚至直接放話這個建議“比較魯莽”,兩個人看起來似乎竟然悄悄“杠”上了!

  高考取消英語、英語課變為選修課,李光宇為什麼如此建議?俞敏洪又為什麼反對?快跟小編一起來看看吧!

  但小編還是想要在文章開頭與您分享網上一組數據,嗯,看起來,大家都挺支持李代表的呢……

你支持高考取消英語嗎

  對中國學生來說,作為一門必修課,英語是不少人的“夢魘”。一個人一生要經曆多少考試,基本上就要經曆多少英語考試。據中青報微信報道,在網上的一份投票中,表示讚成高考取消英語科目的網友比例高達82%

  

  而網易投票中“英語”也不容樂觀,反對它的人數也占到了63.6%

  英語,你究竟咋得罪了大家?

  

  這位人大代表竟然建議高考取消英語科目,必修改選修?!

  據未來網3月4日報道,全國人大代表、中國宇華教育集團董事局主席李光宇建議高考取消英語科目,把中小學生的英語必修課改為選修課。

  李光宇說,他在走訪中發現,中部省會城市中小學生每天在學英語上付出了相當多的時間:把上英語課、早讀、自習、寫作業、課外輔導的時間加起來,小學生大約每天要花1小時學英語,初中生1.5小時,高中生2小時。從小學三年級到高三畢業,每個學生至少要在學英語上花費5292.5個小時。如果按照每天8個小時的學習時間來計算,在一個孩子最美好的10年時光里,竟然將近五分之一(18.13%)的時間都花在了英語上。

  大量學生反映,除了上課學習英語、課下複習和作業以外,許多家長都為孩子報名了英語補習班。課外補習占據了學生原本就有限的課外活動、休閑娛樂時間,不僅使學生感到負擔沉重,甚至也影響了睡眠和休息。

ADVERTISEMENT

  上海兒童發展研究中心的調查顯示,隻有17.2%的小學生、19.1%的初中生達到了標準的睡眠時間;來自深圳的調查顯示,超過42%的深圳中小學生處於睡眠不足的狀態。

  李光宇認為,盡管投入了大量時間,但我國青少年學習英語的效果卻並不理想。“大量學生在經過了10年以上英語學習之後,依然無法熟練使用英語交流,也無法閱讀英文書籍和文獻。”

  而且,大多數不以英語為職業技能的人,英語隻是高考的“敲門磚”,離開校園後迅速遺忘,曾經為學英語而付出的時間、金錢和精力成為一種資源浪費。

  李光宇表示,以高考為導向的英語學習大大加重了學生負擔。其原因一方面是與國際化形勢下出國留學的需要,但更多的是在高考指揮棒下無奈的選擇。

  政協委員俞敏洪:取消英語考試的建議倉促且魯莽

  李光宇的話音剛落,第二天同為教育集團董事長的俞敏洪就公開表示了自己的反對意見。

  中國青年網3月5日報道,全國政協委員、新東方教育集團董事長俞敏洪表示,“我覺得取消英語考試這個建議有點倉促,甚至比較魯莽。”

  俞敏洪說,即使在美國、歐洲等國家,孩子們都有第二外語(課程)的考試。“這標誌著現在的世界不再是孤立的世界,所以學習英語對孩子來說仍然是一件有好處的事情。”在他看來,學習英語已經不再純粹由國家決定了,這是中國走向世界的必然需求。

  雖然俞敏洪並不讚成取消英語考試,但他提出降低英語在高考中的比重,或者降低英語在高考中的難度。“如果有的家庭希望孩子未來出國深造,自然會給孩子增加英語學習的量,但英語對於普通老百姓,尤其是邊遠地區的孩子來說,學習起來依然有一定的困難。”

  俞敏洪舉例說,北京學生的英語水平較高,山西、四川山區學生的英語水平較低,但是高考卻使用同樣的英語試題,“這就會導致對孩子的不公平競爭,從這個意義上來講,我是主張英語難度下降,但我不主張取消。”

  為什麼這麼多人都在“盼望”著英語的淡化

  其實,在此之前“英語退出”的消息就在網絡上流傳了很多版本,在目前高考的必考科目語文、數學、英語中,英語似乎成了最具“爭議性”的科目。

  中教君偶然發現了一個塵封已久的14年投票,發現我國某大型門戶網站在14年曾做過一個關於高考外語的專題頁面,其中發起投票:“你讚成外語退出高考嗎?”竟然有197人悄悄投了讚成票;隻有99人“義正辭嚴”地投了反對票。

  為什麼會這樣呢?

  虐戀派:英語虐我千百遍,我難待其如初戀

  “回想過去的學習生涯,英語給人帶來的‘苦難’實在是太多刻骨銘心!尤其在高考這樣重要的人生節點,英語考試簡直就是絆腳石般的存在!”有網友這樣留言。

  “高考數學145,英語15,差20分上一本。”網友@我是村里一枝草這樣留言;“語文可以上複旦,英語可以讓我考不上大學。”@帥呀麼帥的小二歐巴這樣說道。

  不要以為他們兩個是最悲慘的——“第一年高考,英語68,複讀一年,隻學英語,第二年高考,英語69。”@李童鞋愛學習為我們講了這樣一個非常“悲傷”的故事。

  的確,英語在高考中似乎成了很多中國學生的死穴。

  而且也有人提出,“應該加大對我們傳統文化的考察力度,而不是過於強調英語。”有人這樣說道。

  白學派:苦學英語十餘年,一出校園無處用

  “我覺得學英語真沒用,我又不出國,除了應付高考,其他一點用都沒有。”一個學生在學校貼吧里這樣留言。

  在不少人的印象里,自己的英語自從走出大學校園後就沒了用武之地,那麼,為什麼還要花大力氣去學呢?

  “當下的英語教育在很大程度上淪為應付高考、大學生英語四六級考試、研究生入學考試、職稱考試等各種考試的需要,而非出於教育和引導人們使用英語這一語言工具的目的。所以,即便人們耗費了大量的時間、精力和金錢,但大多數人始終無法熟練地利用英語聽說讀寫,難以和’老外’無障礙交流。”

ADVERTISEMENT

  理智派:城鄉教育資源差距一直存在,英語拉大了這種差距

  “城鄉之間英語水平的差異大於其他任何科目。城鄉教育資源差距一直存在,但英語這個學科的特殊性拉大了這種差距。人類學習語言的天賦是隨年齡增長不可逆地下降的,所以接觸英語越早,基礎就越好,農村孩子很多十幾歲才開始學,但城市孩子一般七八歲甚至更早就開始接觸了,這個起跑線就差了很多。”有人這樣分析,英語對於城鄉孩子的不公平性。

  高考取消英語,未必就能減負

  “高考取消英語是短視的‘有限理性’。”有人這樣說道。

  的確,對於英語推出高考,社會上的確有呼聲,但即使這樣,為什麼英語仍需“屹立不倒”?為什麼我們仍然需要英語考試?

  即使取消英語,也並不能夠真正減少競爭、利於減負

  “‘高考取消英語’的初衷,在於給中小學生減負,讓他們有更多的時間去運動鍛煉、發展興趣愛好、休息和睡眠。然而,這樣的想法隻是看上去美好,卻很難落到實處。”評論作者楊朝清這樣寫道,“高考作為一種縱向的社會流動渠道,承載著無數家庭的希望與夢想。即使‘高考取消英語’,中小學生依然會在其他科目、其他考試上進行激烈的‘分數爭奪戰’。指望通過‘高考取消英語’來減負,難免事與願違。”

  實在不願看到中國中小學生因為不恰當的“減法”,而被捂住那雙看世界的眼睛

  “主動放棄英語學習,等於關上與世界交流的一扇窗戶。”有人這樣說道。

  或許有人會說,大多數人以後不一定會用得著英語。但世界越來越開放,接觸外界的機會也越來越多,即便普通人,也該有一雙看世界的眼睛。走向世界,語言是敲門磚,而英語,無疑是最有力的一塊。

  外語學習在義務教育時期是必須的,取消英語損失最大的還是窮人家的孩子

  那麼,為什麼中小學生一定要學英語乃至考英語呢?

  “或許有人會說‘中小學英語所教有限,學不到太多東西’。但中小學正是語言學習最容易、最關鍵的當口,一旦錯過,後面再補學便事倍功半;中小學英語所學的,也是英語的基礎,基礎打不牢,後面會吃更多苦頭。”有人這樣回答。

  “如果真的取消了英語,可以想見,學校里教得越少,學生、家長尋求校外“進補”的需求就越多,願意支付的代價也越大。對於中國社會、未來,都不是好事,對普通家庭更是災難(越有錢就越有條件校外‘進補’,貧困家庭孩子可能學不起)。”

  國家高考改革方案中,英語考試的趨勢到底在哪裏?

  說了那麼多,那麼,在目前我國英語高考的趨勢在哪裏?目前的高考英語又是如何進行的呢?

  看看《實施意見》怎麼說——一年兩考是方向

  2014年,國務院下發了《國務院關於深化考試招生製度改革的實施意見》,標誌著新一輪考試招生製度改革全面啟動。在這份《意見》中,對高考及招生錄取製度的改革作出了綱領性的總述。對考試科目、招錄機製、改革試點等都做出了規定:

  考試科目變化—

  “考生總成績由統一高考的語文、數學、外語3個科目成績和高中學業水平考試3個科目成績組成。

  保持統一高考的語文、數學、外語科目不變、分值不變,不分文理科,外語科目提供兩次考試機會。

  計入總成績的高中學業水平考試科目,由考生根據報考高校要求和自身特長,在思想政治、曆史、地理、物理、化學、生物等科目中自主選擇。”

  招生錄取機製—

  “探索基於統一高考和高中學業水平考試成績、參考綜合素質評價的多元錄取機製。

ADVERTISEMENT

  高校要根據自身辦學定位和專業培養目標,研究提出對考生高中學業水平考試科目報考要求和綜合素質評價使用辦法,提前向社會公布。”

  改革試點—

  2014年上海市、浙江省分別出台高考綜合改革試點方案,從2014年秋季新入學的高中一年級學生開始實施。

  試點要為其他省(區、市)高考改革提供依據。

  從《實施意見》中不難看出,在未來,英語的改革方向將是一年兩考,並且仍將是必考科目。

  專家分析,英語一年兩考突破了“一考定終身”,同時有助於扭轉過去以應試為主的傳統思路,回歸語言學習的應用性本質,此外,能分散學生學習壓力,引導學生注重平時積累,而不是考前集中突擊。

  率先開展試點的上海、浙江,英語怎麼考?

  今年是實施新高考方案的元年,作為高考改革試點先行的上海市和浙江省外語科目迎來了首次實行一年兩考。

  兩個省份的英語考試時間都定在每年的1月和6月,均放在必考科目內,分值都為150分。

  但與浙江相比,今年的上海英語考試突破更大——外語科目考試第一次采用了題庫命題方式,首次增設聽說測試,並且為了與聽說測試配套,率先建設了標準化考場

  上海英語考試題庫由經過遴選的本市及外省市高校英語專業教師作為征題教師和審題教師。征題教師根據征題細則,從原版外文資料中選取合適素材並命製試題;審題教師從政治性、科學性、公平性和規範性等方面對所征試題進行審查;再由學科專家、測量和統計專家共同擬定試題的試測方案,由考務部門組織試測;通過對試測數據的分析,生成試題的各項屬性指標,經專家確認後,完成試題入庫。

  據上海市教育考試院負責人介紹,采用題庫命題方式可有效提升考試的公平性和科學性,這也是世界上標準化考試的通行做法。

  像雅思考試、托福考試這一類標準化考試,都是采用題庫命製的方式,且不對外公開試卷。今年高考外語科目開始采用題庫命題方式,同樣遵循這一做法;同時,根據命題管理辦法規定,凡已進入題庫的試題無論是否采用,均不能對外公開。

  並且,為了與高考英語聽說測試配套,上海市各區自2015年起陸續開展英語聽說測試標準化考場建設,共建成81個考點225個考場。

  每間標準化考場由學生機、教師機和監控攝像頭,無線信號屏蔽器、拾音器等組成。系統會在考試前進行聲音錄製測試,摸似題型包括讀句子,讀短文等。每次錄音前,都有一定的準備時間。而為了解決同一考場,眾多考生同時口語考試時的相互干擾,桌子設有可升降隔斷,另外考試的耳機和麥克風也經過精心選擇。

  2017,這些省份開始高招改革試點

  《國務院關於深化考試招生製度改革的實施意見》中表明:“2014年啟動考試招生製度改革試點,2017年全面推進,到2020年基本建立中國特色現代教育考試招生製度,形成分類考試、綜合評價、多元錄取的考試招生模式。”

  繼浙江、上海試點後,今年已經到了《意見》中全面推進的年份。根據教育部安排,北京、天津、山東、海南這四個省市,將開始進行高考招生製度的改革試點,探索一些新的路子。

  那麼,這四個省份的英語將會怎樣考呢?

  北京:英語聽力與統考分離,今秋高三生有望一年兩考

  從今年起,北京市高考英語聽力分值為30分,與統考筆試分離,一年可上機考兩次,取最高成績計入高考總分。

  今年2月消息,全市各區和部分學校正進行英語聽力標準化考點建設。有業內人士預測,各標準化考點或在今年下半年才會正式投入使用,這意味著,今年秋季升入高三的新生,將有望成為“外語聽力一年兩考”福利的第一批嚐鮮者。

  天津:筆試和聽力均兩考,較高者入總分

  天津市高考改革方案,從2017年高考開始,在現有英語聽力兩次考試的基礎上,實行高考英語筆試和聽力均兩次考試,取兩次考試中較高分數計入總分。

  山東:17年秋季入學新生起,外語科目提供2次考試機會

  據《山東省深化考試招生製度改革實施方案》:“自2017年秋季高中入學新生開始,考生夏季高考考試成績由統一高考的語文、數學、外語和考生選考的3科普通高中學業水平等級考試成績組成。其中語文、數學、外語為全國統考科目,各科滿分分值為150分,不分文理科,外語科目提供2次考試機會。”

  海南:17年入學新生提供兩次考試機會

  從2017年秋季入學的高一新生開始,統一高考科目為語文、數學、外語3個科目,不分文理,每科原始分滿分150分,以轉換後的標準分呈現考生成績。外語科目提供兩次考試機會,普通高中學生在修業期間可參加兩次外語考試,選擇其中最好的一次成績計入高校錄取總成績。

  盡管四地的英語高考改革推進有快有慢,但一年兩次考試都是大方向,總分仍然是150分。

  小調查

  本文編輯 | 趙天驕

  問卷設計 | 杜建青

  責任編輯 | 齊曉君

  北京晨報《政協委員俞敏洪:取消英語考試的建議倉促且魯莽》

  中國青年網《人大代表建議高考取消英語網友意見一邊倒 俞敏洪終於忍不住了》

  天津北方網《天津高考改革方案出台:2017高考英語一年兩考》

  三亞日報《海南高考改革2017年施行不分文理 英語可考兩次》

  解放日報《上海高考改革:不分文理科外語1年考兩次》

  錢江晚報《高考取消英語,腦洞不能這樣開》

  中國青年網《高考取消英語是短視的“有限理性”》

  等

  如果您覺得這篇文章不錯的話,就給小編點讚吧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