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再能主宰我的喜怒哀樂 我永遠是我自己的愛人 | 100位媽媽的心理日常②

ADVERTISEMENT

  

  講述者 Lily 全職媽媽,生活在加拿大

  2016年底,我帶著雀躍的心情,坐上了從加拿大飛往中國的飛機。我們一家四口很久沒有一起回過中國,想象著可以一起跟老公吃著家鄉的美食,一起看中國的電影,老公甚至主動提出了這次回國要出去各地轉轉旅旅遊,心情期待又興奮。

  有部電影叫《萬萬沒想到》,是的,我萬萬沒想到,在中國的五十五天里,跟老公的冷戰持續了三十多天,本以為難得回中國相聚的日子,我倆卻是各過各的。這其中,遭到了他無數白眼、責備,冷言冷語和如陌生人一般擦肩而過看也不看的冷淡。

  直到有一天,我站在他的面前,感到一陣陣陰嗖嗖的風,於是我趕緊回到臥室,關上門,才感覺好一點。

  兩個月,一部電影沒看,一個地方沒去,他出去外地看項目也並不帶著我,幾乎很少在一起吃飯,甚至他去了哪裏我都不知道。我看到的,都是他冷漠的臉,像刀子一樣的話,和一個毫無溫度的背影。幾乎的零溝通,讓我整個人都仿佛進入了一個冰窖。這兩個月間,我們倆最多用到的詞彙就是“離婚”。

  回加拿大的前一天,我的心情不知道該跟誰訴說,就在博雅小學堂的心理群里,講給那些眾多素未謀面但彼此信任的朋友。在中國的日子,我的朋友,妹妹,家人給了我好多溫暖,我才沒有陷入抑鬱,沒有孤單,跟他們在一起的時候,我好快樂,幽默健談,做回了自己。回到家,看見老公,又變回了那個小心翼翼壓抑的自己。

  在背井離鄉的加拿大,沒那麼多朋友,即使有朋友,也都互相不是很了解,無法像現在這樣,不開心了,約出來喝喝小酒,聊個天,所有不快都煙消雲散。加拿大也沒有家人幫忙帶孩子,我無論多難過,都要在兩個孩子放學下幼兒園的時候,做那個“快樂的媽媽”。

ADVERTISEMENT

  有段時間,他幾乎每天都回家很晚,自己一個人的晚上,我得以花了很多時間閱讀和思考,為什麼我的婚姻被我搞成了這樣?

  2007年我移民到加拿大,老公比我早來6年,然後在這里結婚生子。他是我的大學同學,結婚8年了,我們有一雙可愛的兒女,看上去是最美滿的家庭。

  我回想了這次冷戰之前的我的婚姻,並不是甜蜜的,數不清的冷戰,數不清的吵架,數不清的落寞的心情,我老公是個非常強勢的人,來加拿大後我們一起創業開了一家小公司,我一直幫著管理這個公司。他本來就是個強勢的人,開公司後更加變本加厲,似乎在他眼里我就是給他打工的人。

  他始終認為他說的全對,大部分時間也不屑於聽我在說什麼,有時候我轉發給他一些我讀到的好的文章,他都會很生氣,認為我是在指導他。我們之間的話題,早在這次長時間的冷戰之前越變越少,我們的感情其實也早就變了模樣。

  有一天在朋友家吃晚飯,因為他來的比較晚,所以我們先給他留了一份出來。他來了以後。坐在餐桌邊,我去端菜給他。因為是好幾個菜,我先端了兩個,在等後兩個熱。沒有給他拿筷子。他在餐廳喊我,我說怎麼了?他說:你讓我拿手吃嗎?那一刻,我真想離他遠遠的,心里感覺很厭惡。

  很多衝突都發生在飯桌上。春節家里招待客人,從上午到晚上,上午是老公家的親戚,晚上是他的一幫朋友。人一多他的直男癌就犯的很嚴重。很想顯示出他在我面前說一不二的高高在上的地位。指使我干各種事情,這個沒什麼,主要是各種挑剔,語氣很難聽,態度很強硬,我感覺到他的親戚和他的朋友很害怕我們吵起來。

  他讓我替他喝酒,我不願意,他就不高興。後來我那個害怕他生氣的心又起來了(我跟他相處的常態就是看他臉色,怕他生氣),拿起酒杯想要幫他喝掉,他仍然是不高興:剛才讓你喝你不喝!沒讓你喝你亂喝什麼!他朋友聽不過去訓斥他。到了晚上,躺床上睡覺,腦子里總是揮之不去他這段日子的冷漠和他那副唯我獨尊的樣子。我厭惡至極,滿腦子想著怎麼離開他。

ADVERTISEMENT

  有人說,孩子需要美善的家,丈夫需要溫柔的港灣,你要理解。那麼,妻子需要什麼呢?我也願聽一聽。

  我很清楚他去年公司出了很大的問題,具體是什麼他一直不願意跟我講。但問題是,公司的問題不是我造成的,為什麼老是對我表現出輕蔑跟憤怒呢?

  我開始尋求心理谘詢。很有幸,博雅的璐璐老師成為了我心理谘詢師(此處不是廣告),她說:如果你相信我,你想要改變的決心真的很大,我不會放棄你的,一定讓你涅槃重生。

  她推薦我看了很多書,在這一點一滴的知識的累積里,我逐漸接受了自己身上的缺點,每個人都是不完美的,我也是,我接受自己身上的不完美,也可以看到在另一邊,我也有很多的優點。

  以前沒意識到,在哪裏工作,到後來做全職太太,每一步都是聽命於老公的。以前我整個世界都是以他為中心的。他對我好,我就高興。他對我冷淡,我就低落。生活被動又拘謹。長時間的冷戰後,我發現我開始享受隻有我和孩子們,或者隻有我自己。

  我的眼睛開始看向了我的朋友。最重要的是,我一個人呆著的時候感覺很舒服。我甚至挺怕他跟我和好的,這個思想有點不對勁。我覺得他這麼對我愛答不理的,我很自由。

  通過學習,我似乎對我老公的冷淡越來越免疫了,我甚至覺得他有時候像兩個年紀的孩子,一個是青春期,一個是嬰兒。比如他想要愛的時候,會裝的很酷,很生氣的時候,其實就是一個青春期的男孩兒在賭氣.又有些時候,他要求我給他按摩按摩,切個水果,都好像一個嬰兒在要媽媽的關心。當我看到這些的時候,有時候我會在心里笑笑,看到了他的需求,我就真的開始關心他了。

ADVERTISEMENT

  曾經我老公對我說過一句狠話:將來我老了生重病,我寧願去安樂死,都不要你來伺候我。

  我當時很生氣,現在回想以前,的確不關心他,怎麼會關心呢?心里對照顧他,對他提出的要求都有很大的排斥心理,覺得:憑什麼要我來伺候你,看你跟個大爺一樣要這要那的,我憑什麼跟個丫鬟一樣伺候你!

  當自己的內心真的變得成熟,就好像一下看到了對方真正的需求。

  現在我們溫和了一些,因為他真的感受到了來自我的變化,他似乎也有了變化,說話柔和了很多,有些事也願意跟我聊一聊。但我並不會像以前一樣,對於他對我態度的變化而欣喜若狂。

  通過這麼久的自我成長,我已經深深的明白,幸福與否不要依賴任何人,是在自己手里的,通過一個人對我態度的變化而決定自己的心情的感受,實在太不可靠了。你對我好,隻是錦上添花。我永遠是我自己的愛人。

  現在我已經開始決定結束全職媽媽的狀態,和朋友一起做一個中文學校,幫助這里的華人孩子學習中文。這是我獨立的開始,我要做自己的事情,是他完全管不著的。

  這是一個很長的過程,擺脫至親的期待,哪是那麼容易的事情。那不是看了幾篇文章就能做到的事情,是曆經痛苦、絕望、覺察、覺知,終有一天才能接近的狀態。

  掃碼回複“故事計劃”,參與“100位媽媽的心理日常”故事計劃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