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絕千篇一律!如何讓大學課堂重煥生機?

ADVERTISEMENT

  課程設置的內容太陳舊?教學方式千篇一律?人才培養跟不上業界的發展?這些高校教學中的“老大難”問題怎麼解決?國外一些高校作出了大膽嚐試!

  會有學生專門選修一門叫“川普的符號學”的課程嗎?會有高校就政府的一份槍殺案件報告單獨開課嗎?

  在美國本寧頓學院,這都變成了可能。這所文理學院在2015年和2016年的春季學期開設了幾門像“川普的符號學”這樣的非傳統課程。新課程類似“彈出式”商店的運營模式,課時僅三周,學生上完可獲得1到2個學分,課程主題通常與近期發生的事件掛鉤,學校期望通過開設這類“彈出式”課程鼓勵學生對全球發生的事件進行批判性思考與解讀。

  注:

  “彈出式”商店(Pop-up Store)俗稱遊擊店,指在某個地方、限定時間內開設的一個品牌專賣店。這種短期經營的品牌店模式可以在短時間內建立顧客與商品間的品牌人際關係,近年來頻繁出現在全球各大城市的角落。

  “我們希望能建設讓學生積極參與的課程體系。”該校教務長伊莎貝爾·羅克說。“我們一年又一年、一學期又一學期地製定各種課程計劃,但即使我們在新學期開始前很短的時間內策劃了新課程,仍有過時的內容和未能‘捕捉’到的信息。”

  為了讓學生了解世界上發生的重大事件並培養他們的獨立思考能力,“彈出式”課程於2015年4月開始在本寧頓學院開設起來。在該校,任何教師和學生都能提出有關彈出式課程的開設方案,主講人則是該校的教師。當師生向課程委員會的管理員和教授上交了課程提案並得到通過,學校會盡快對課程進行規劃和安排,以保證課程話題的時效性。

  2016年美國大選話題不斷。為了讓在校學生對美國的國家政治有足夠的認識和分析能力,該校開設了名為“2016年美國大選:之後會發生什麼?”的課程,由本寧頓學院院長馬里科·西爾弗擔當主講人之一。這門課程隻能開設一次——它並不是大選後的回顧與總結,而是伴隨著大選的進行,學生對選舉局勢進行同步分析。課程的第一次討論發生在大選的總統候選人最終辯論的那一周,最後一堂課則開設在投票結果公布的“大選之夜”。

  盡管彈出式課程的開課時間短於傳統課程,但這並不意味著對學生們的要求降低。以美國大選為主題的課程為例,學生們需要閱讀大量學術材料以及新近報道的文章,研究選舉的媒體架構和美國的選舉發展進程。課程結束後,學生們還需要寫一篇關於選舉影響力的論文作為課程作業。

ADVERTISEMENT

  在西爾弗院長看來,開設彈出式課程的最大挑戰是必須在短時間內“把所有重要的內容都裝進一門課里”,讓學生對主修學科之外的知識進行深入和嚴謹的了解。除了社會科學類彈出式課程,本寧頓學院的教師還會開設其他類型課程,例如“麻疹暴發的曆史”“引力波的探測與觀察”。

  “這個世界的移動步伐並不隨學校的上課周期而定。學校師生想要了解這個世界都在發生些什麼,而我們則創造機會讓他們在教室里探討這些話題。”西爾弗院長說。

  課程也“瘋狂”

  除了本寧頓學院,國外還有不少高校在實踐彈出式課程的教學方法,其中較早的踐行者是斯坦福大學設計學院。

  斯坦福大學設計學院從2013年開始提供彈出式課程,與本寧頓學院不同的是,他們提供的彈出式課程不計學分,時長不統一(最短甚至隻有一周),並且允許校外人員參與聽課。設計學院的所有彈出式課程都有2到4位主講人,主講人並不限於學校教師,而是讓多位設計公司的高管參與授課。課程的主題非常豐富,涉及多個學科但又與設計領域相連,例如2017年設計學院開設的彈出式課程主題有“醫療設備設計:通過觀察識別問題”“運動愛好者的體驗”等。和本寧頓學院的彈出式課程關注全球性大事件不同,斯坦福大學設計學院的關注點更多集中在動手實驗上,不強調時效性而強調讓學生通過實踐獲得思考和感悟。這種靈活的課程設置重視教學的針對性和實用性,回歸了設計的實踐屬性,體現出設計學院對於創新的理解和推動。

本寧頓學院的學生在上“彈出式”課程,氛圍相當輕鬆

  在得克薩斯A&M大學工程學院,彈出式課程除了有線下模式,還有在線模式,這與該校課程開設目的有關。工程學院的彈出式課程主要供學生自主補充傳統課程之外的基礎知識和基本技能,以及學習如何操作學校工程創新中心的設備進行研究。課程主題主要分為四類:電子學和編程、製造、原型設計和溝通交流,涉及儀器操作、軟件使用、寫作、演說等多個方面,同時鍛煉團隊協作能力。根據課程內容的不同,每堂課的時長在45分鍾到2個小時不等。

ADVERTISEMENT

  綜合比較以上三所高校的開課模式可以發現,彈出式課程的形式依據學校開課目的的不同可以有多種形式,不變的理念內核在於鼓勵學生主動思考和勤於實踐,擺脫傳統的被動聽課模式,激發他們的自主性。這種不設“套路”的非傳統課程,利用靈活的機製可以幫助學生發掘更多的潛力。

  “彈出式”課程設計指南

  如何設計彈出式課程才能激發學生的學習積極性?斯坦福大學創新研究員計劃和專注創新創業領域的Epicenter網站都為彈出式課程提出了可供參考的設計思路。綜合來看,有以下四類問題值得高校管理者和教師關注:

  誰來教課?

  彈出式課程的講師可以是某一類群體,隻由在校教師擔任,隻由學生擔任,也可以讓教師、學生混雜著授課。高校還可以將授課隊伍擴大到校園之外,讓校友和其他水平較高的業界人士參與講課,既擴大學生的知識面,也拉動學校與業界的聯系。

  什麼類型?

  彈出式課程可以分為話題型和技巧型兩種類型,具體選擇哪一種取決於高校對課程的規劃和學校的人才培養目標。學校是想推動學生在某個特定領域(例如溝通技巧、製造技術)的技能發展,想讓他們在某一學科(例如文學)上深入探索,還是想利用授課人的多重背景提供跨學科課程,促進不同專業學生間的交流?依照不同的目的,彈出式課程會有不同的類型定義。但無論哪一種類型,學校關注的重點都應該是學生的學習過程,關注他們思維模式和態度的變化,而不是純粹看最終的成績高低。

  什麼內容?

ADVERTISEMENT

  彈出式課程的主題和內容應當符合學生的期待,允許他們從主修領域適當延伸到其他相關領域,接觸新事物,同時滿足學校的培養需求。例如,若高校希望讓學生接觸基本的科學原理知識,可以開設一門動手實踐的科學主題課程。值得注意的是,課程所用材料和課堂作業的難度應控製在一定範圍之內,既不能教得太難讓學生無法企及,又不能教得太簡單讓學生失去學習興趣。

  怎樣上課?

  學生參與是彈出式課程的關鍵。沒有學生參與,彈出式課程就變成了教師的個人講座,失去了讓學生主動學習新事物的核心意義。緊張情緒、陌生同伴、害怕失敗等多種因素會讓學生在課上放不開,參與度不夠。進行一些簡單的“破冰”遊戲和自我介紹可以拉近學生彼此的距離。

  在課上讓學生就某一話題展開討論或是完成某個任務時,主講人的介紹應快速而簡潔,避免長篇大論的論述讓學生失去興趣。在學生分組或各自進行課堂任務時,主講人應扮演觀察者角色,隻在必要時給出提示和反饋,讓學生自己尋找問題的答案。 彈出式課程在斯坦福大學等國外高校仍是較新的概念,尚未大範圍應用,可能並不適合每所大學的課程模式,也許會有“水土不服”的情況出現。在斯坦福大學設計學院兼職教授萊緹莎·布里托斯·卡瓦尼亞羅看來,這也正是彈出式課程的開設關鍵。“彈出式課程挑戰了我們對傳統課堂和課程設置的假設,激發教師實驗教學的創新精神,讓學生可以積極嚐試一些新東西。”萊緹莎說。

  麥可思研究所有原創內容未經授權不得轉載。對於使用產生的一切侵權問題我們將保留依法追究的權利。專注高等教育微信搜索“麥可思研究”查看更多內容。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