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剛老師:理性看待家庭教育

ADVERTISEMENT

  望子成龍、望女成鳳是每一位父母的心願,但是在考慮怎麼教育子女前,吳剛老師建議先捋一捋我們想要的孩子的未來是怎麼的。先理性看待家庭教育,再來說說一些規劃子女人生中常見的問題。

  智力是一回事,能力又是一回事,智力屬知識範疇,能力屬運用範疇。智力是體,能力是用。人生於世,僅僅擁有許多知識是不夠的。我們生活中有許多高級知識分子,論知識,他學富五車,才高八鬥,論運用,他一竅不通。走近人群,人們大多敬而遠之,不與之往來。這類人在我們現實生活中比比皆是,人們或斥其為怪僻,或指斥為僵化,或曰迂腐,或曰酸腐。這類人表面自名清高,孤芳自賞,沾沾自喜於一技之長,不願與世俗同汙,實則內心孤獨痛苦,寂寞,滿腹才學無處施展。論地位,一名不聞,或有名,僅僅空名而已。論經濟,常常一貧如洗,捉襟見肘。別以為魯迅筆下的孔乙己,吳敬梓筆下的範進,都是封建教育製度下的病態人生,現實生活中這類觸眼皆是。你隻是沒有細心觀察去用心體會罷了。為什麼呢?這類人擁有知識,擁有技能。知識就是力量,是的,知識是力量,但這類人卻沒有將知識轉化為力量的能力。將轉化知識為力量的能力,便是良好的自我修養,良好的人際交往關係,較高的道德水準。將知識轉化為力量的唯一途徑——便是道德的力量。道德才是真正能將知識轉化為財富,轉化為地位,轉化為力量的真正動力。在孩子教育的全過程中,我們不能不區別何為智力,或為能力。能力不是一句空話,道德修養不是一句漂亮的說辭,舉手投足之間都能表現出來。

  “善”是人類共同追求的目標,世界各大教派,均以勸善為自己教派的終極目標。儒家說:“仁者愛人。”“仁者人也。”仁善,仁慈是人的本質屬性,佛教說:“斷惡修善乃佛門最基本的修練法門。”道家說:“上善若水,水善利萬物而不爭,處眾人之所惡。”善良是人與人之間相處的根本法則。與人為善,成人之美,勸人為善,孝敬父母,禮敬尊長,關愛同學,救人危急,抑強扶弱,愛惜物命,隱惡揚善,均是善心善良的表現。

  善心不以大小為依據。萬貫家產,捐錢壹佰為吝嗇小氣,家貧如洗,與人一粥為慷慨豪氣。善心善舉不在事之大小,而在心之誠偽,誠善則為大,詐偽則為小。善心,在許多時候表現為善言,一句寬慰的話語,一句讚美的言辭,一個鼓勵的眼神,舉手投足,起心動念,無不有善良存在。孔子說:“君子居其室,出其言善,千里之外應之,況其邇者乎;出其言不善,千里之外違之,況其邇者乎。言出乎身,加乎民,行發乎邇,見乎遠;言行,君子之樞機,樞機之發,榮辱之主也;言行,君子之所以動天地也,可不慎乎?”君子舉手投足,皆以善為根本。君子之言行,猶如物體之“樞機”,樞機的開合,乃主宰榮辱。善言乃君子之行的根本。明代洪應明在《菜根譚》中說:“施恩者,內不見己,外不見人,則鬥粟可當萬鍾之惠;利物者,計己之施,責人之報,雖百鎰難成一文之功。”又說:“為惡而畏人知,惡中猶有善路,為善而急為知,善處即是惡根。”

  善,不分大小,不分高低,唯以真誠為重要,利人者為真善,利己者為假善,圖名者善為半,不圖名者善為全。善有因果報應,“積善之家必有餘慶,積惡之家必有餘殃。”種瓜得瓜,種善得善,種惡得惡,善惡相報,因果相循。古人雲:“有德之家,方能養寧馨之兒。”培養孩子一顆慈善之心,是為人父母的根本職責。如何培養子女的善良,從孝敬父母開始,“百善孝為先。”

ADVERTISEMENT

  孝道是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善心的培養,源自於孝道的培養。連父母都不孝順的人,指望他關愛他人,關心社會是不可能的。傳統美德的丟棄,意味著善良品質的丟棄,善良品質是一個人眾多美好品德中最基本也是最重要的品德。一旦丟棄善良,意味著丟棄人生。家長別以為子女不孝順,危害的僅僅是父母。其實不對,他危害的是社會。一個孝心都沒有的孩子,你很難指望他在社會生活中處理好人與人之間的關係。連父母關係都處理不好的人,能在社會生活中處理好其它種種複雜的社會關係嗎?

  孝道是品德,孝道是善良,“百善孝為先”。孝是人生的起點。孔子有一個弟子叫“有子”的說:“其為人也孝悌,而好犯上者,鮮矣;不好犯上而好作亂者,未之有也。君子務本,本立而道生,孝悌也者,其為人之本與!”孝是對父母長輩的仁愛,悌是對兄弟朋友的仁愛,有子認為孝悌不僅是對父母,而且是對上級,擴而言之,對社會的穩定都非常重要。一個有孝悌品德的人,既不會頂撞上級,也不會謀反暴亂,“犯上作亂”是不可能的。所以有子還認為“孝悌是實行仁德的根本。”

  孝心表現在生活的點滴之中,舉手投足之間。孝心是心的表現,孝行是孝心的外化形式。父母在乎子女的孝心,而不在乎子女的具體的孝行。孝需盡心。孔子說:“事君,致其身;事父母,竭其力。”事奉父母,盡心竭力而已。孝道的培養對一個家庭來說,是一個立體化系統工程。年輕的父母,包括對你父母的孝順,對你父母的敬養關愛,榜樣的力量是無窮的。孝道的培養中,還要堅決杜絕孩子吃獨食的習慣,吃獨食養成習慣,一切善良品德的教育,都會在獨食聲中銷亡殆盡。

  許多家長普遍在一個教育的怪圈中徘徊,走不出教育的誤區。“精英教育”,或曰“全才教育”,錯誤的理解全面發展,從幼兒三——四歲開始,即送孩子進入各樣各類的培訓學校,諸如繪畫、音樂、藝術、英語、書法等等,到十幾歲時仍然樂此不彼。孩子早期教育固然重要,全面發展也是必須,教育必須注意兩點:一是順其自然,保護兒童天性,保護兒童學習興趣,逼孩子成才,或成全才,將其興趣剝奪殆盡,與其說在關心孩子,教育孩子,不如說是在戕殺孩子的靈性與智慧;二是因勢利導,保護孩子的童真童趣,讓他們在愉快的玩樂中學習,切不要寄希望於全才教育。在實施成才的教育過程中,千萬別忽視兒童的“成人”教育。兒童首先應確認他將來是各種複雜社會關係中的一個“人”,他不是你父母的私有財產,也不是你理想實現的代理人,將來是社會的人,是一個受大家歡迎的人。作為社會人在社會中生活所必須具備的品德,你的孩子必須具備,否則他將來在社會中將寸步難行,讓孩子將來能順利成為一個符合社會要求而進行的一系列教育,我們把這種教育稱為“成人教育”,成人教育包括兩大內容,一是品德的培養,二是能力的培養,培養能力不是培養技能,品德的培養,包括孝順父母,關心同學,克服自私,不吃獨食,與他人和諧相處,少怨恨多寬容,誠實善良等等不一而足。總之讓其成為一個“人”,若不能做到受大家歡迎,擁戴讚賞,至少做到不要讓別人討厭摒棄,見到你猶如躲避瘟疫一樣,那就是教育的悲哀了,也是你家長的悲哀。所以在實施一切教育之中,成“人”的教育是非常重要的教育,它必須伴隨在孩子自始至終的成長過程之中。我們在成人或成才的教育中,我們既希望兒童成才,也希望兒童成人,二者不可得兼之時,我們寧取“成人”,不要躁取“成才”,更不要取“全才”,成人的教育能始終貫徹在成人教育之中,當是既成人又成才的上策。

ADVERTISEMENT

  父母教養兒童,常用一個字“哄”,常用一個手法“騙”。父母之教子,出於善意,常常哄他,出於善意,常常騙他,美其名曰:“哄他聽話”。久而久之,孩子在家長的哄騙聲中長大。當他能獨立辦事,獨立生活,獨立走出家門時,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回敬他父母,哄他父母,拿了父母的錢,哄父母,沒有;上網吧,通夜不歸,哄父母,在校學習;學校成績一落千丈,哄父母,全班同學都沒有考好;奢侈揮霍,哄父母,交朋友需要。種瓜得瓜,種豆得豆,你在他兒童時期哄他,騙他,他在他成年時期第一個回報的就是你。騙你沒商量,說謊話面不改色心不跳。年青的父母,教育兒童切不可一哄了之。舉手投足,吐口成金,一諾千金,千萬別以為兒童轉眼就忘了。兒童的天賦,兒童的記憶強過成人千百倍。你哄他一次,在他記憶的長河中,則深深的劃下一道溝壑,待他長大成人,這條遭騙的溝壑會成百倍增長。年輕的父母,培養兒童的誠信,從父母開始。父母教育子女切不可哄他為教育手段。孔子說:“人而無信,不知其可也。”又說:“自古皆有死,民無信不立。”又說:“言忠信,行篤敬,雖蠻貊之邦行矣;言不忠信,行不篤敬,雖州里行乎哉?立則見其參於前也,在輿則見其倚於衡也,夫然後行。”人假若沒有信譽,不知道把他怎麼辦呀?信譽比生命都重要。有了信譽,雖邊鄙荒漠之地,都可以行得通。若沒有信譽,連州居鄰里都行不通。站著要看見“忠信篤敬”四個字,坐著也要想著這四個字。隻有這樣,才能行通天下。

  做人是需要成本的,信譽是做人的成本,信譽越高,成本越低,信譽越低,成本越高。希望我們年青的父母給我們未成年的孩子多積累一些做人的成本,多擴大他一些無形資產,這些成本就是信譽,這些資產就是誠實。

  在孩子的成長過程中,孩子應該有一個寬鬆的環境。家庭給他一個寧靜祥和的氛圍;寬鬆寧靜是孩子得以健康成長的必須的外部條件。許多家長,在單位受了氣,在社會上碰到不愉快的事,或者夫妻之間感情不合,輕者吵鬧,動輒打罵,更有甚者,將其滿腹怨氣潑灑在孩子身上,令孩子身心備受折磨。許多離異家庭,孩子性格孤僻古怪,桀驁不馴,乖張逆反,原因在於家庭沒有給孩子健康成長而必須的寧靜環境。侍弄植物花卉,養育動物雞牛,常也需要一個安靜的環境,何況一個不諳世事成長中的兒童,更需要一個寧靜的環境。我們許多家長,不知道一個寧靜環境對孩子的成長有多麼的重要,隻顧自己浮躁喧泄,“叫囂乎東西,隳突乎南北。”把一個家庭吵得烏煙瘴氣,銷煙彌漫,烽火連三月。可憐的孩子,在這樣的環境中,豈能培養健康優秀的孩子。還孩子一份寧靜,給孩子一個寧靜的空間,讓孩子在寧靜祥和的氣氛中成長。家長寧靜,家庭寧靜,孩子自然寧靜。寧靜能致遠,寧靜能明誌,寧靜能成學。讓家長和社會給孩子健康成長築起一道寧靜的牆。老子在《道德經》中也說:“重為輕根,靜為躁君。輕則失根,躁則失君。”穩重是輕浮的根本,寧靜是浮躁的主宰;輕浮則失去根本,浮躁則失去主宰。明代思想家呂坤說:“靜之一字,十二時離不了,一刻才離便亂了,門盡日開闔,樞常靜,妍盡日往來,鏡常靜;人盡日應酬,心常靜,惟靜也,故能張主得動,若逐動而去,應事定不分曉。便是睡時此念不靜,作個夢兒也胡亂。”寧靜是心性的根本,不可一日或離,猶如大門不停的開關,但它的樞紐卻始終寧靜。美人兒在鏡前梳裝打扮,來來往往,但鏡子卻寧靜不動。人整天應酬繁忙,但心卻常常寧靜,隻有寧靜才能運動自如。又說:“天地間真滋味,惟靜者能嚐得出,天地間真機括,惟靜者能看得透,天地間真情景,惟靜者能題得破。”寧靜能品真滋味,能參真機密,能觀真情景。

  孔子認為人類有四大毛病:“克、伐、怨、欲”。“克”,過分好勝,匹夫之勇;“伐”,自我誇耀,自伐者無功;“怨”,怨天尤人,歸咎於人;“欲”,貪婪成性,私欲膨脹。四大毛病,都從心生,怨也從生心生。孔子說:“人不知而不慍,不亦君子乎!”教你不怨不慍,培養君子之雅量;又說:“不患人之不己知,患不知人也。”告訴你有怨氣時,反身自問,別人不知道我,不了解我,我了解別人嗎?曾子說:“同行而不見愛者,吾必不仁也;交而不見敬者,吾必不長也;臨財而不見信者,吾必不信也。三者在身,何怨人,怨人者窮,怨天者無誌,失之己而求諸人,豈不迂哉!”人類的進步,都是在不斷反省中獲取,個人的進步也是反省中得到,一個民族不會從曆史的事件中獲取教訓,一個民族不會前進,一個人不會從自己一連串的行為中獲取教訓,從多方面反省,一個人是不會進步的。怨言、怨氣、怨恨,怨天尤人,一句話,將過錯推給別人,將成績留給自己,正確永遠在我一方,過錯總是別人的。這類怨氣衝天,牢騷滿腹的人,勢必難能與人溝通,與人相處。怨氣少一點,心氣平和一些,寬容就能來到你心中。特別是許多家長,養成發牢騷,撒怨氣的習慣,在家庭中,不顧孩子在場,將在單位的怨氣,與朋友的怨氣,社會的怨氣,一咕腦兒在家庭中渲泄,渲泄怨氣,猶如汙濁的垃圾一樣,構成源頭汙染,一個孩子在父母不停的怨氣中生活長大,待成人後,第一件事就是發牢騷,渲泄怨氣,渲泄的對象,第一個就是父母,怨父母地位不高,怨父母賺錢不多,怨父母能力不強。第二件事就是怨社會不公,怨考試不公,怨競爭不平等,怨人心太險惡。總之一句話,怨天尤人,過錯從來就是別人的,從不反躬自省。久而久之,心胸偏狹;久而久之,憤世嫉俗;久而久之,懷才不遇。最後的哀歎則是“世人皆醉我獨醒,世人皆昏我獨明”,“世人悶悶,我獨察察”。你不能容於世人之中,世人也不能容納你,你不能寬容於人,別人也不能寬容於你,你的一生將在怨歎聲中度過,豈不哀哉!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