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坦福和MIT都倡導的孩子思維訓練,第一條是同理心

ADVERTISEMENT

  怎樣培養孩子的創造精神?很多家長希望孩子有創造力,卻不知道具體該如何著手。先後就讀於北大和麻省理工學院的孫海虹,在設計思維創新領域工作18年後,認為以解決真實問題為出發點的設計思維能很好地培養創新和創造力,便將其引入國內。在接受外灘君專訪時,她詳細介紹了自己的對設計思維的理解,並分享了她的教學實踐。

文 | 李臻攝影 | 洪宇哲

編輯 | 聞琛

  

ADVERTISEMENT

  未來世界需要什麼樣的人才?答案無疑是具有創造力的人

  堪稱科幻界諾貝爾獎的“雨果獎”獲得者郝景芳認為,人工智能時代,發掘那些“AI無我有”的能力尤為重要。在她總結的人類獨有能力中,第一點就是探索和創造精神。

  在外灘君看來,Design Thinking設計思維恰恰能培養孩子的創造精神。

  早在40多年前,斯坦福大學的D. School設計學院就提出了設計思維這一概念,它最早被應用於工程和設計行業,近幾年又作為一種創造力培養方法被引入了美國的大中小學。

  設計思維的運用分為如下幾個步驟:

同理心(Empathy):收集他人的真實需求

定義(Define):分析各種需求,提煉出要解決的問題

頭腦風暴(Ideate):發散創意,提出自己的意見

原型製作(Phototype):把想法落地變為實物

測試(Test):不斷測試並進行改良

  

  在實際操作過程中,設計思維可以讓青少年在系統創新、自主探索解決實際問題、科學技術、設計表達、團隊協作、社交溝通、 領導力,甚至創業體驗和財商等多個維度得到拓展。簡言之,設計思維的最大特色就是開發和培養左腦所控製的數學、判斷等邏輯思維能力,以及右腦所控製的創造力和想象力的稀缺平衡

  這一概念對於多數家長來說會有點陌生,但從事創新行業多年的孫海虹對此卻再熟悉不過了。

  孫海虹原本是文科生,北京大學阿拉伯語與伊斯蘭文化專業畢業後,又去美國攻讀了曆史研究的博士。國外的開放式教育讓她有機會發現自我,並深度探索個人發展方向。

  讀書期間,她旁聽編程課來製作中國民間藝術網站, 結果發現自己對於理科和象牙塔外的世界興趣不弱,尚未畢業,就得到了華爾街瑞士信貸銀行技術運營管理和創新部門的offer。

  2008年在MIT讀MBA時,孫海虹師從機械工程系教授、思維創新的先鋒實踐者Harry West先生,第一次深入接觸了設計思維。近十年來,她率隊在全球範圍內接手過大大小小很多個創新挑戰項目。

  設計思維讓她善於創新並能處理複雜問題,因此她也將這種思維方式傳遞給了她的三個孩子,在平時學習生活過程中啟發他們站在其他角度去思考問題。

  她發現鍛煉孩子右腦思維、塑造孩子藝術創造力不僅對他們掌握數理化知識、健全思維體系有很大的幫助, 對他們的人生發展也影響深遠。她6歲的女兒不僅熱愛閱讀、數學和自然科學,在鋼琴、繪畫等方面也有自己的獨特理解。更讓媽媽欣慰的是,她時常主動替他人著想,有較為成熟的社交能力。

  因為對創新的熱愛,也因為自己三個孩子的教育問題,孫海虹決定辭職創業。去年,她聯合了一群從麻省理工、哈佛、牛津、普林斯頓等名校畢業的朋友,創辦了“YIA青少年設計學院”,想把設計思維體驗帶給更多的孩子。

  接受外灘君采訪當天,孫海虹穿著黑色利落小西裝,干練的短發和飛快的語速完美匹配了外灘君之前對她的想象。

ADVERTISEMENT

  “青少年創新學院”的項目製課程共60個小時,參加課程的孩子來自不同國家。在上課期間,有來自通用汽車、中國工業設計研究院等大公司、 大機構的資深工程師、設計師, 也有創業家等作為“軍師”,引導孩子們將自己的好點子實現出來。

  具體來說,就是老師們提出一個敞開的現實世界主題,孩子們想辦法在60個小時內按照設計思維的步驟要求,提出創意,調整創意, 並通過小組合作交付出最後可以工作的創新原型。

  孫海虹認為,創新成功的非常強有力的促進因素之一,便是不同經驗的、不同文化背景的人之間,不同思維的強勢碰撞和融合的結果

  在團隊合作課堂上,孩子們自己經過研究、頭腦風暴,相互提出質疑、意見和建議,利用已有和邊做邊學到的知識,以小組為單位,設計研發出他們想要的創新,最大化地理解和體驗什麼是現實世界里的創新。

  上課期間,孫海虹也擔當教練。從商業精英轉變為教育從業者,雖然也遇到了一定的挑戰,但站在家長的角度上,她更多的是認同。

  很多人說中國學生缺乏創造力,但是在引導孩子的過程中,她發現,中國學生並不是天生缺乏創造力,更多的是缺乏培養創造力的教育和拓展機會。中國青少年的基礎教育平均而言相當紮實,適時給予他們點撥,讓他們站在不同的角度考慮問題時,他們在創造力方面常會有驚人的表現。

  很多孩子更是以這方面迸發出的熱情為起點,進而自己主動對創新,對以後的學習、選校選專業,甚至人生發展方向產生了更多的思考。

設計思維的核心是“以人為本”

  上文中提到的五個步驟是支撐設計思維的方法論,且缺一不可。

  在設計思維創新課程的一開始,教練們會商討出一個合適的主題。這個主題的範圍非常大,學生們可以根據主題來構想自己的創意,並在60個小時內完成設計。

  她舉了一個例子:“比如我們的課題之一是如何為身體受限人士設計新一代的出行方案,教練首先會介紹各種素材:誰有可能是身體受限人士,在發達國家、發展中國家和欠發達地區,分別有什麼最新趨勢、已有的和替代解決方案。”

  第二步就是帶領學生做一定的調查,讓他們了解現有的想法是否符合目標用戶的需求。

  孫海虹向外灘君介紹說:“在做智能家居的項目時,我們帶孩子們去參觀智能家居展覽,並選取了一位在中國和美國都有智能家居產品的用戶,讓孩子們進行觀察和訪談。此外還請到了智能家居公司的老總,請他從專家的角度與孩子們對話交流。”

  這種調查方式盡管不夠健全,但是作為學生的創新項目來說,已經可以讓他們進行初步的調查和分析了,便於之後頭腦風暴,創意發散,最終設計出一個模型來。

ADVERTISEMENT

  在“為身體受限人士設計新一代出行解決方案”時,一組學生為帶嬰幼兒出門的父母設計了一個新的APP和一輛童車。利用這個APP,家長在出門前就可以知道要去的場所里有沒有育嬰室和嬰幼兒服務設施,從而提前決定去或者不去哪些場所, 是否需要攜帶某些育嬰產品。

  “這個項目也符合我們最開始對身體受限人員的定位。”孫海虹說,“我們不會對孩子的想法進行過多限制,即便他們要做很大的社會創新型項目,比如為印度和巴基斯坦女性設計公交出行的創新社會服務系統,也可以通過設計思維來原型落地。這往往正是現實世界里企業、機構和政府進行創新的探索方式和路徑。”

  縱觀設計思維的幾個步驟,孫海虹告訴外灘君,其中最核心的就是“同理心”,也就是換位思考的能力

  IDEO設計公司總裁蒂姆·布朗曾在《哈佛商業評論》中這樣定義:“設計思維是以人為本的設計精神與方法,考慮人的需求、行為,也考量科技或商業的可行性。”

  因此,“人”是設計思維中最重要的一步,孫海虹說:“我們第一次項目中有一組孩子,很好地詮釋了這一點。”

  那組孩子設計了一個智能寵物飼養機,在家里沒人的情況下可以通過手機APP自動添加寵物糧/水,並具備很多寵物玩具的功能。而他們想設計這個的初衷也是因為家里有小動物,但家長工作繁忙,自己學業也緊張,很難抽出時間去照顧寵物。

  作為一名家長,孫海虹發現,由於很多原因,現在的青少年不太善於從別人的角度去思考問題,設計思維能力恰好能彌補他們的同理心缺失。

STEAM教育不能“為了科技而科技”

  很多人會拿設計思維和STEAM教育相比,它們之間的確有很多互通之處,比如科技和藝術的融合。但孫海虹老師告訴外灘君,設計思維創新和STEAM教育雖有一定的重合,但它們之間仍有差別。

  如果說STEAM教育是解決問題的知識和技能積累的話,那設計思維就是為STEAM教育提供很好的實踐機會,將所學知識運用到創新創造的領域。

  但是現在有一種現象,很多機構把STEAM當成了教育的終極目標。這也是令孫海虹擔心的一點。

  “我記得有一次一個家長拿著一個孩子參加科技課程的成果跟我說,‘孫老師,這是孩子在參加機器人項目後的成果,我全程跟下來發現是一頭霧水。老師上課教他們搭這種電路板,不僅是我,孩子也不知道他學這個的目的是什麼。’”

  “這位家長的情況我自己也遇到過,我送女兒去一家我認為很靠譜的機構,回來以後女兒告訴我,老師上課做了一個實驗,把小蘇打和碳酸放在一起,杯子里面的氣泡全部都噴出來了,她感覺很神奇,回來很興奮地告訴我。但我問她知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她說老師沒解釋。”

  其實這是一種普遍現象,當家長給孩子安排STEAM課程時,孩子們大多數只是看熱鬧,驚訝感歎於新鮮事物,卻忽略了現象本質的探究。即便學到很多知識,過程很high,卻很難解決現實世界中的問題。

  一些孩子參加了各種機器人大賽並獲獎,對於機器人的結構、程序非常了解,但是當給他一個現實生活的問題時,還是很難找到解決方案。孫海虹認為,這也就是說我們是“為科技而科技”,很多科技發明創造在當時來看,都是具有里程碑意義的,卻並沒有被大眾廣泛使用。

  這也就是設計思維與狹義STEAM的不同,它更專注現實世界創新的綜合解決問題能力,一切從受眾出發,講求為人服務,最終將知識落地為現實產品。

設計思維首先要培養“同理心”

  外灘君問孫海虹從什麼時候開始培養孩子的設計思維比較好,她說,“越早越好,我發現很多在幼兒園階段的孩子,因為沒有各種考試升學的壓力,反而有時間和空間去做各種方向的探索和嚐試。”

  作為家長,孫海虹在這方面也很有一套。

  “我女兒很小時,幼兒園班上有個同學過生日,她選了一件自己非常喜歡的東西想要送給同學,後來我告訴她,你是不是應該想一想她喜歡什麼,你要送給她一件她很喜歡的東西,這樣她才會非常高興。後來女兒采納了我的建議,回來後很開心地告訴我,同學果然很喜歡她送的禮物。”

  “能力培養不是以設計東西為初衷,這種換位思考的能力,孩子在很小的時候就會開始感受了。從我女兒兩三歲開始,我就會有意無意地做培養同理心的小遊戲和對話。”

  現在,孫海虹的女兒已經6歲,這學期學校來了一位從迪拜調任過來的新老師,她主動提出要帶老師逛一逛校園,她說因為如果是她,也會希望有人帶她熟悉一下新環境。

  盡管現在家長對於博雅教育越來越認同,但由於升學壓力,很多家長還是會把孩子送到奧賽班、輔導班。

  孫老師建議,對大多數孩子而言,與其過早參加那種毫無想象力的課外班,不如讓孩子多參加動手動腦的活動。在平時生活中,多和孩子說說自己的想法,多讓孩子觀察身邊的事物,主動引導他們換位思考, 培養對某些方向的熱情。

  如果孩子對自己喜愛的課題和方向有興趣,繼而發展為熱愛和激情,這種激情所能促生的自我推動力是任何應試課外班都不能比的。這樣的孩子就算是參加應試教育選拔,成績也往往更優異。

點擊關鍵字閱讀外灘教育3000+篇優質文章

——————

探校錄少年書房家長課數學思想

學英語大考場美高黨國際課程

小留學生日記批判性思維

鋼琴課酷老師寫作課牛娃錄排行榜

  點擊閱讀原文,進外灘教育微店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