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誌穎給孩子做的「黑白卡」靠譜嗎?閃卡到底有用嗎?

ADVERTISEMENT

很多寶媽非常信任我們,所以在口袋育兒的後台,經常會收到寶媽發來的各種各樣的問題。比如前幾天,有寶媽給口袋君發了下面這張截圖

這位寶媽就問我們,林誌穎做的這種「黑白卡」,網上有很多銷售的啊,這對小寶寶腦部發育真的很重要嗎?

這其實就是風靡一時的早教「閃卡」,無論黑的白的彩色的。而所有的閃卡,無論怎麼標榜自己原創,其實都來源於國外的「杜曼閃卡」。那「杜曼閃卡」又是咋回事呢?這故事說起來就長了。簡單給個結論的話,就是3個老外,用閃卡忽悠了成千上萬的中國媽媽。正好利用周末的時間,讓口袋君慢慢道來:

1 |德國人海克爾(E.Haeckel)

第一個人是德國人海克爾(E.Haeckel)。大家很可能看過這下面張圖:

這是德國博物學家海克爾手繪的一張人類胚胎髮育圖。這張圖非常出名,以前還出現在教科書上。海克爾在1866年手繪的這張圖,是為了證明他提出的一個物種進化理論:「重演率」(Ontogeny Recapitulate Phylogeny Theory)。這個理論的核心觀點是「胚胎髮育的過程中,會重演物種進化的過程」——人類是從魚一步步進化發展的,所以在人類胎兒發育的過程中,胚胎會亦步亦趨重複這個進程。這個理論太美妙了,一花一世界的即視感啊!每一次懷孕妊娠,都從個體上重演了種族的進化!太神奇了!

可惜,這麼美好的理論並不成立,因為,嗯,海克爾老師手繪的這張圖,是假的!——為了適應他的美妙的「重演率」理論,海克爾偽造出了這張圖。在現代科學家看來,「重演率」是徹頭徹尾的偽科學!

(E.Haeckel,1834-1919)

不過客觀的說一句,上圖海克爾老師年輕的時候挺帥的。並且這個人呢,也不是騙子。海克爾在生物學和哲學上都有所成就,算得上一代宗師。「重演率」的烏龍,只是他太喜歡美妙的理論了

ADVERTISEMENT

逗伴匠·繪畫塗鴉「玩美」套裝(8支塗鴉筆和繪畫服一套)

¥51.9 淘寶 購買
ADVERTISEMENT

2 |美國人坦樸菲(Temple Fay)

第二個人是美國人坦樸菲(Temple Fay),他是美國的一名神經外科學家。他接受了海克爾的偽科學「重演率」,並把這個理論用到了自己的專業領域,提出嬰兒大腦的發育,會使得嬰兒經歷四個階段:最初像爬蟲一樣蠕動,然後像兩棲動物那樣爬行,接著像哺乳動物那樣四肢爬行,最後到人類的直立行走。在上個世紀30年代,據此他做了一系列研究,用來治療嬰兒腦癱的病例。

現在我們知道,「重演論」本身就是偽科學。這個理論運用到細分的領域,也還是偽科學。

(Temple Fay,1895-1963)

坦樸菲老師還有一件事,挺令人唏噓的:他在上個世紀30年代,發明了低溫冷凍技術來治療患者腦病。就是將患者麻醉後,在冬天放在大冰塊上,讓人體迅速降溫來做手術。結果二戰的時候,這個技術被德國人偷師學藝,用到了納粹集中營。唯一的區別是,納粹是用來作為酷刑的——他們給患者做這些「手術」的時候,不用麻醉藥物!但不管怎麼說,坦樸菲從德國人那裡學來了「重演率」,德國人又從他這裡學來了低溫冷凍手術,還挺巧合的。

3 |美國人格連·杜曼(GLENN DOMAN)

第三個人是美國人格連·杜曼(GLENN DOMAN)。不像前兩位是學者,杜曼在發跡之前只是一個普通的理療師!當他接觸到坦樸菲對於大腦發育的「重演率」之後非常信服,於是聯合了一個教育心理學的朋友卡爾,在1955年成立人類潛能開發研究所 (IAHP),專門從事早期腦損傷兒童的治療研究。

杜曼和卡爾提出了「杜曼早教法」,而以閃卡為工具的「圖形處理法」(Patterning Treatment)是其中一部分——這就是「杜曼閃卡」的來歷!(還記得上面說的,重演率認為嬰兒第一階段是類似爬蟲似的「蠕動」;閃卡就是刺激寶寶頭部「蠕動」用的)

不過很遺憾,「杜曼早教法」在誕生沒多久,就受到了主流學界的否定。這種方法是基於大腦發育的過時和過於簡單化的理論。在科學上沒有依據。杜曼老師隻在1960年發表過一篇學術論文,但不久就被指漏洞百出誇大滑稽。1968年,美國兒科學會(AAP)對杜曼的方法提出質疑,並多次重申了質疑。認為杜曼的圖形處理法依靠的理論過於簡單化,所聲稱的療效並沒有建立在嚴謹的科學實驗基礎上。2010年AAP再一次重申:

On the basis of past and current analyses, studies, and reports, the AAP concludes that patterning treatment continues to offer no special merit, that the claims of its advocates remain unproved, and that the demands and expectations placed on families are so great that in some cases their financial resources may be depleted substantially and parental and sibling relationships could be stressed.

(在過去和當前的分析、研究和報告的基礎上,AAP認為圖形處理法(閃卡)沒有任何特別的利益,它的方法是未經證實的。有的案例中,一些家庭對此抱有很大的期望,因此耗費大量錢財而影響家庭關係)

(Glenn Doman,1919-2013)

像不像肯德基爺爺?哈哈。雖然杜曼的理論錯誤百出,但是杜曼迎合了家長「望子成龍」的願望,成功的把自己推銷出去了——這麼一位理療師甚至不是專業人員,隻發過一篇漏洞百出的學術論文,僅僅因為自己相信了一種理論,就把自己成功推銷為享譽世界的早期教育專家!

一張小小的閃卡,就能看到從海克爾提出偽科學的「重演率」,到坦樸菲相信「重演率」,到杜曼商業化「重演率」,其中學術和商業的傳承脈絡。所以你要問我,林誌穎自製的「黑白卡」靠譜嗎?那口袋君只能說:林誌穎老師愛子之心可嘉,但確實也需要謹慎點——早期教育這塊,有太多的坑了!

| 參考資料:

http://pediatrics.aappublications.org/content/pediatrics/104/5/1149.full.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