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春| 沒有比全身上下"開滿花",更美的事了...

ADVERTISEMENT

前幾天,羅意威 (Loewe) 在2017秋冬巴黎時裝週的秀場上佈置了幾盆蘭花。倒不是說與服裝有太多相關的理念,雖說設計師的本意是通過這些蘭花表達自己的創意靈感,「生存」「高度曝光」和「黑色」,但鮮花本身的存在也是足夠賞心悅目了。

其實花朵是時裝週秀場上永遠不會缺席的主題。現實中的花可能會有衰敗到盛開的復始,但在時裝週的T臺之上,花朵從來都是異常鮮豔的,即便存在衰敗,那也是藝術的殘影。

毫無疑問,玫瑰是永遠都在歌頌的內容,與愛情有關,與美有關。Adam Selman的玫瑰弱化了本身的色澤,帶著點抽象的寫意。

2017秋冬米蘭時裝週:MSGM女裝秀

MSGM豔麗的黃玫瑰與灰白色的玫瑰形成強烈地反差,把玫瑰進行最誇張的表達。

2017秋冬米蘭時裝週:杜嘉班納 (Dolce&Gabbana) 女裝秀

Dolce&Gabbana的玫瑰妖豔復古,出現即是華麗的西西裡風情。

趙心綺 (Cindy Chao) 趙心綺 (Cindy Chao) White Label Series高階珠寶

玫瑰花瓣胸針

趙心綺 (Cindy Chao) White Label Series高階珠寶

紅寶石玫瑰花瓣耳環

而比秀場上的花朵更加永恆的,便是珠寶。珠寶藝術家們願意用極複雜的工藝和珍貴的寶石,去描摹、去留住玫瑰的一個剎那。趙心綺 (Cindy Chao) 選擇留住玫瑰即將凋零的瞬間。

ADVERTISEMENT

伯爵 (Piaget) 則把玫瑰的輪廓無瑕疵地勾勒出來,用珠寶凝聚成永恆的芳華。

設計師們也許更偏愛雛菊,這個看起來會有些許稚嫩簡單的元素,能夠擁有無窮無盡的可人變化。西蒙娜·羅莎 (Simone Rocha) 把紅色雛菊印在淺色的布料上,乾淨又生動。

2017秋冬米蘭時裝週:古馳 (Gucci) 女裝秀

寶格麗 (Bulgari) 古董系列珠寶

套裝

寶格麗 (Bulgari) 的雛菊用玫瑰色金和珍珠處理地十分奢華,鑽石承擔起設計中韻律和節奏的變化。

2017秋冬巴黎時裝週:約翰·加利亞諾 (John Galliano) 女裝秀

約翰·加利亞諾 (John Galliano) 的菊花到是令人印象深刻。大面積的白色花紋被鋪開,意外地優雅。

2017秋冬紐約時裝週:Delpozo秀場

一些不知名的花簇也同樣迷人。Delpozo緞面布料上的花束,濃鬱的色彩讓人印象深刻。

2017秋冬紐約時裝週:COACH 1941女裝秀

COACH用紫色的花束與黃色底布撞色,表達一份暢快的年輕。

ADVERTISEMENT

2017秋冬巴黎時裝週:巴黎世家 (Balenciaga) 女裝秀

巴黎世家 (Balenciaga) 則把花束變成零星點綴的花紋。

尚美巴黎 (Chaumet) Hortensia系列

白金手鐲

尚美巴黎 (Chaumet)的繡球系列便是別緻的花束,輕柔雅緻的色彩搭配讓人打心底生出溫柔。

寶格麗 (Bulgari) 高階珠寶系列

項鍊

寶格麗 (Bulgari) 擅長操控色彩,小巧的珠寶卻因為色彩的搭配創造出華麗的視覺效果。

山茶花也是人們及其喜愛的花朵之一。Gucci把它們描摹在鮮豔的裙擺上,展示出華麗的宮廷復古風格。

香奈兒 (Chanel) Bouton de Camelia高階珠寶系列

項鍊

最擅長表達山茶花的品牌一定是Chanel,它隻用鑽石就能勾勒出山茶清淺綻放的畫面,甚至可以通過項鍊,拾得優雅的女人香。

牡丹在時裝週的秀場上也稱得上是國色天香。古馳 (Gucci) 選擇牡丹花團錦簇的姿態,可與鮮紅色的底布相比,竟有幾分雅緻。

ADVERTISEMENT

巴黎世家 (Balenciaga) 把牡丹用粉色、紫色、藍色模組處理,有一種雨後清寧的詩意。

蕭邦 (Chopard) Fleursd' Opales系列

戒指

蕭邦 (Chopard) 的牡丹並未細細去詮釋每一層的花瓣,但花蕊處的歐泊,卻蘊藏了牡丹所有的美豔。

2017春夏高階定製時裝週:高緹耶 (Jean Paul Gaultier) 高定秀

還有百合。高緹耶 (Jean Paul Gaultier) 的百合是黑白剪影,帶了幾分日式的和風風格。

尚美巴黎 (Chaumet) 珠寶

白金項鍊

尚美巴黎 (Chaumet) 的百合把歐珀像清露一樣鋪灑在花瓣上。

2017秋冬巴黎時裝週:羅意威 (Loewe) 女裝秀

最上面提到的羅意威 (Loewe) 的秀場,與蘭花最象形的關聯可能就是衣服上幾處蘭花的倩影。

卡地亞 (Cartier) Cartier Magicien高階珠寶系列

Disa手鐲/胸針

卡地亞 (Cartier) 的蘭花有著柔和的撞色,但又從未捨棄寶石本身的豔麗奢華。

還有永遠熱情的太陽花,高緹耶 (Jean Paul Gaultier) 把一幅向日葵的油畫直接拓印在衣服的裙襬之上。

海瑞溫斯頓 (Harry Winston) Sunflower系列

鑽石項鍊

海瑞溫斯頓 (Harry Winston)將鑽石組成的向陽花串聯成串,沒有忽略向陽花珍貴的內涵,卻用更加簡潔的方式來詮釋它。

寶格麗 (Bulgari) 則還原了向陽花最天然的模樣,包括花盤上的濃淺陰影,還有幾片花瓣的蜷縮。

» 海報網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