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如何做,才能收獲一個不叛逆的孩子?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那位鍾點工大姐那天是第一次來我家,韻韻正巧也在家,因為那天是星期天,學校不上課。課。

  韻韻跟鍾點工大姐打招呼說:“阿姨好!”

  大姐開心地咧開嘴:“唉呀!你好!好乖哦!”

  又轉頭問我:“這是你女兒呀?長得好靚!又這麼有禮貌、懂事、這麼乖。”是真心的誇獎。

  大姐跟我聊起來,才知道,大姐的女兒跟韻韻一樣大,也讀高三,在韻韻同一所學校。

  我說:“你女兒一定也很棒。”

  大姐卻愁眉哭臉起來:“唉,不聽話,叛逆的很,哪像你的女兒啊?”

  大姐一邊干活一邊訴苦:“我那個女,從不好好跟我們說話,說出來的話讓人心寒,傷人心。不肯住學校的集體宿舍,她哥哥在學校附近幫她租了一間房。她昨天說不舒服,我去看她了,說帶她去醫院看看,也不知我哪句話沒說對,她不肯去了,又吼我,叫我滾回去,死了也不麻煩我們,以後把十幾年的學費、生活費賠給我們,就跟我們兩清了。唉!這個女!”

  看著大姐的眼圈都紅了,我趕緊安慰她:“估計是孩子學習壓力大,過了這段時間就好了。”

  大姐搖著頭說:“一直這樣哦!從親戚家接回來,就是這樣哦!越大好像越厲害了!”

  我有點奇怪:“從親戚家接回來?她以前住在親戚家嗎?”

  原來,大姐有一個兒子,後來又生了這個女兒,由於大姐的老公是公職人員,當年的計生政策,大姐生下這個女兒後,只能將她寄養在親戚家。女兒讀初中時,才被接回來跟家人住在一起。

  我覺得我大致明白大姐的女兒叛逆的根源了。

  其實,有這種經曆的孩子,不僅僅是女孩會叛逆,男孩兒也一樣呢。

  我的一個朋友就告訴過我,她的讀高三的兒子的班上,有一個男生,估計是“偷生”的,他叫一個男人“二叔”,他的一切開支都是“二叔”承擔,家長會也是“二叔”來開。全班同學都心知肚明,“二叔”就是他的父親。

  那個男生對他“二叔”態度非常不好,總是罵罵咧咧,有時甚至是惡狠狠的罵粗口。

  曾經看到過一組漫畫“On a plate”,描述了兩個在不同環境中長大的孩子,怎樣一步步走上完全不同的人生。有的文章標題,將它翻譯為“窮孩子與富孩子的差距是怎樣一點一點拉開的?”

  這組漫畫,最為打動我的畫面是:

  “富有家庭的那對父母,非常自己的愛孩子,為孩子傾心付出,他們總是陪伴孩子,還鼓勵他‘好孩子’、‘很聰明’;

  貧窮家庭的那對父母呢?他們也非常愛自己的孩子,也為孩子傾心付出......所以,他們只有將孩子獨自留在家里看電視。”

  誰都知道父母的陪伴對孩子成長的意義,但是,我們忍心指責那對貧窮家庭的父母嗎?我們能說他們不愛孩子,不想留在孩子身邊、不想陪伴孩子嗎?

  顯然我們不能。

  有很多事情,其實,是我們作為普通個體沒辦法做出根本的改變的。

  比方目前的中國,有6000萬農村留守兒童,他們的父母進城務工,一年見父母的次數屈指可數,甚至沒有。是父母不想帶著孩子,不想陪伴在身邊嗎?各種限制,讓他們無法把孩子帶在身邊。這些限制,是那些父母沒辦法改變的。

ADVERTISEMENT

  還有,鍾點工大姐家,在當時的政策下,只能將“偷生”的孩子寄養在親戚家,這也是他們沒辦法改變的。不是因為不愛孩子。

  但是,有些事情,是作父母的,可以做到的。比方說,認識到這些“沒辦法改變的事情”已經或將給孩子帶來的傷害;認識到之後,就應該做出舉動,將這些傷害盡量減少、減輕。

  如何減少減輕對孩子的傷害?

  對孩子的成長而言,富有的家庭和貧窮的家庭,這種區分,在一定的程度上,其實是父母無能為力的;但是,我們可以將家庭分為好的家庭和壞的家庭。這是父母通過努力可以達到的。

  好的家庭至少具備以下兩點:把心底的愛大聲說出來,讓孩子接收到父母家人的愛;家庭成員之間有良好的溝通,家庭充滿歡聲笑語,家人之間的關係非常緊密。

  壞的家庭呢,與上述相反:常把愛隱藏,覺得說出來太假,孩子獲取不到父母愛的信息,會缺乏安全感,與父母疏遠,甚至充滿怨恨;家人之間不能好好溝通,不能好好說話,語言成為傷害人的“子彈”,使得親子關係漸行漸遠,甚至關係惡劣。

  好的家庭和壞的家庭,與家庭的財富沒有直接的關係。在於為人父母者是否覺醒,是否願意改變。

  那位鍾點工大姐,她在講述女兒的叛逆時,悲傷、無奈,話中的怨恨之意也是頗為明顯。

  但是,她同時又非常驕傲地說:“幸虧我的兒子聽話,真是孝順哦!他生他妹妹的氣,說,算了算了,別為她操心了,等她考取了學,去了外地,家里就清靜了。”

  大姐不覺得自己的言語有問題,更不覺得兒子的話有問題。

  我相信,大姐一家內心是愛著女兒的,只是,他們現在在相互仇恨。

  有一個漢語詞彙,“怨偶”,譯成英語是unhappy couple,不快樂的夫妻。 互相怨恨的夫妻能快樂嗎?因為相愛而走到一起的夫妻,都不願意走到“怨偶”這一步吧?

  其實,豈止是夫妻可能成為“怨偶”?父母子女也有可能成為這種充滿怨言的敵對雙方呢!

  小時候,我認識一對母女,母親為了女兒能有個工作,早早從單位退休,以便女兒去她的單位頂替就業。照說是很偉大的母親了,可是母女二人一度卻成了仇人一般。

  有一年,母親家修蓋新房子,女兒也已早已為人母,卻教自己的年幼的兒子對母親說:“外婆,你這房子蓋好後,你家里就要死人的。”這樣惡毒的話語,是懷有一般仇恨的仇人都說不出口的呀!

  我無意間聽見大人講述這句話,心里驚駭無比。

  後來,又聽說她們母女二人和好如初了。是的,血濃於水,父母子女不論曾經怎樣交惡,似乎總有握手言和的那一天。但是,那個傷痛,總是存在的吧?偶爾回想,心會不會隱隱作痛呢?

  當年,大人們譴責的都是那個女兒,覺得她忘恩負義、大逆不道。但是我想,有這麼深的怨恨怨毒,母女的相處,一定出現了我們沒有看到的問題。

  我的小女兒湉湉,剛剛上小學一年級時,由於種種原因,起初對於適應集體生活,她似乎有些小小困難,跟同學的相處也有點小小困惑。

  為了幫助她解決這個問題,我在學校附近開了一間小小的午間托管班,招收了幾個跟湉湉歲數不相上下的小朋友,為她營造一個集體生活的環境,有老師看管護理他們的午飯午休,也便於我觀察了解孩子與別的小朋友的相處。

  經過一年多的陪伴,孩子漸漸適應了集體生活,由於我的精力的原因,再加上家里有一些別的事情,我停辦了那間小小托管班。但在那一年多的時間里,我也看到了不一樣的家庭、不一樣的家庭教育觀念、不一樣的父母子女相處模式。

  印象最深的是其中一個媽媽。

  那是一個三年級小姑娘的媽媽,全職主婦,兒女一對,應該是多麼令人羨慕的人生。可是我發現那位媽媽似乎經常性地處於煩躁之中。有一次,不知她為什生氣,凶狠地拽著她的女兒的兩個羊角辮,將她拖進電梯。電梯下行很久,站在電梯門外的我,還能聽見那個小姑娘的哭喊聲。

ADVERTISEMENT

  我親眼目睹這一切,可我當時震驚地說不出任何話,隻記住了那位小姑娘屈辱的、滿含恨意的眼睛。

  托管班的老師們有時候會說那位小姑娘“固執,叛逆”,我覺得不應該給孩子過早的下定義、貼標簽,所以,每次我都會阻止她們這樣說。

  但是,那位讀三年級的小姑娘,她看向別人的目光,確實不是一個八九歲的小姑娘原本該擁有的:陽光、快樂、明媚、柔和。不是這樣的,那孩子,她的眼神,不是這樣的。

  造成這個樣子的,能不能說,是母親的過錯呢?

  當女兒長到青春逼人的歲月,母親也會紅著眼圈抱怨孩子“叛逆”“說話令人心寒”吧?

  有段時間,一篇文章《獨生子女的時代時代隱痛:我們如此深愛我們的兒女,他們愛我們嗎?》似乎觸到了70後、尤其是60後的獨生子女的爸媽的痛點。經常看見有人轉發這篇文章。

  有一天,我所在的家人群里,一位60後的表哥也轉發了這篇文章,引發了親人們的感歎。

  我那會兒正好有閑空時間,就半開玩笑半認真地發了一條:“管他們愛不愛呢,反正是自己生的。”親人群里沒人說話了,大家或許是覺得我溺愛,或者三觀不正。

  其實,我還真沒擔心過我的孩子會不會不愛我。

  但是,人又常常不能免俗。

  有一天讀到一篇文章,一位80多歲的中國老太太,傾盡心血,供女兒去美國留學讀書。後來又賣掉自己在北京的住房,供外孫女去美國讀書。在國內已無其他親人的老太太隨後投奔女兒、外孫女來到美國,卻遭美國女婿嫌棄,女兒、外孫女也很冷漠。老人想回北京,外孫女給她買了6號的飛機票,卻在3號那天就叫車將老人送到飛機場,然後不聞不問。

  文章的標題就叫:《老太買房養大白眼狼!被女兒拋棄在美國機場》。

  我原本不是很相信這些一面之詞的報道的。但那天在跟女兒視頻時,我還是沒能控製自己,將這個新聞講給了女兒聽。

  女兒一臉悲戚和不理解,為什麼會這樣?

  我居然繼續說:“我當時讀這篇新聞時,還想呢,韻韻以後不會這樣對待爸爸媽媽吧?”

  視頻里的女兒落淚了。

  我的眼淚也出來了。

  我真的非常後悔,在純淨的孩子面前,我感到了成人的齷齪和卑劣。

  韻韻高三畢業後的暑假,我帶她去參加過一個讀書會,愛好閱讀的朋友們邀請韻韻發言,談談讀那本書的感想。大夥兒對女兒大加讚美之詞。

  一位大叔卻問我:“你的女兒一直這麼優秀嗎?她就沒有過叛逆期嗎?”

  我仔細回顧,我的韻韻,她還真沒有過叛逆期。

  我們給了她足夠的愛、足夠的理解、足夠的關心和陪伴,她為什麼要叛逆呢?

  不敢說她今後會有多麼優秀,但我知道,她是一個幸福感很強的孩子,今後,她也一定會是一個幸福感很強的妻子和母親。

  關注微信公眾號“敏兒故事張毅”,看三線城市的媽媽如何培養出走進世界名校的孩子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