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孩子出國就是救孩子

ADVERTISEMENT

  

圖:電視劇《小別離》

1、我是不會送孩子出國的

我有一個朋友,他對我說:我是不會送孩子出國留學的,我要讓孩子上清華,我知道現在有很多人送孩子出國,他們都走了,中國就是我們的了……我們的了……的了。

我強忍了很久才沒有呸他一臉,我終於明白為什麼他當年成績很好,中年之後也流於平庸了。

我對他說:你很聰明成績也很好,你去查兩個資料,一是建國初期各個領域專家達人都是哪裏畢業的,二是你所有能打聽到的,身價上億的富人,官居廳級的貴人,他們的孩子都在哪裏讀書。順便掏出身份證看一下自己姓不姓zhao。人家可以走也可以回來,進可攻退可守。

他沉默了,回去默默查了幾天資料,告訴我,打算賣掉一套房子,明年送孩子出國。

  

2、為孩子妥協,下決心出國

在我們的移民群里,一位家長給我講了她為什麼非要把孩子送出國的理由:

ADVERTISEMENT

“前幾天孩子又問我,“媽媽,為什麼要有教師節啊?”我想半天說,“因為教師永遠都在幫孩子,大家都非常感謝他們,於是所有人認為該給老師弄一個節日”,那為什麼要給老師送禮啊…媽媽,小朋友都送,我也送!”我一下被問住了,“寶貝兒,沒事!咱也送!”

肯定有人想罵街,但我不恨老師,從根本上說,我們社會的人力資源價格是扭曲的,一個幼兒園老師,市場價格是多少?沒人知道,但都知道中國老師的收入,比起國外同行差多了。

既然這個規則不是我可以改變,就只有玩好規則:送禮絕不送腦白金,要對每個禮物用盡心思,除了考慮禮物的商品價值,還要考慮怎麼才能打動老師。

妥協妥協妥協!苟且苟且苟且!於是大家一起支撐起一個你不滿意的現狀,還要讓孩子不被犧牲掉……累不累?這也是我拚命把孩子送出國的理由,哪怕自己從身到心都已殘破,也要加油!等將來和我女兒一起去沒人認識的地方淨化吧。”

3、送孩子出國要趁早

聽了這位家長的話,我深感認同。

近些年,在去往美國和加拿大的飛機上,乘客里面學生占據了相當大的比例。

每一張稚嫩的面孔背後,是一個家庭的出國夢和教育夢。

目前來說,出國留學還是比較方便的,可這樣的現象能持續多久呢?

ADVERTISEMENT

你知道嗎?過去七年里,溫哥華獨棟房的價格上漲了75%,達到平均190萬美元一棟,這與大批國人瘋了似的在加拿大買房有關。與此同時,家庭收入中位數幾乎沒有變化。差距並沒有出現在當地人中。去年,一名憤怒的29歲女人在推特上發了一張帶有“#沒有一百萬”標簽的自拍,引發數百名溫哥華本地人跟風效仿。

壓力之下,溫哥華市長格雷戈爾·羅伯森(Gregor Robertson)提出了豪宅稅和房地產投機稅。他建議提高投資性房產空置稅,呼籲“更好地追蹤”國際投資和缺席的業主們。

像加拿大這個國家人口本來就比較少,中國的留學生都快把這里的中學和大學占領了,我敢肯定,在不遠的將來一定會出台相關的限制政策,你要是想送孩子出來,還是要盡早,加拿大政府隻會為自己本國的納稅人著想的。

4、送孩子出國就是救孩子

如今的中國,能夠每年花幾萬美元送孩子出來的肯定屬於社會精英,邊遠地區的老農民肯定沒戲,這些社會的精英為什麼要把孩子送出來?難道是為了讓孩子學成之後回去報效祖國嗎?我想大家心知肚明,這些人對中國的情況開始失望了。

這些孩子讀完中學可以輕鬆地進入正規大學學習,大學畢業,加拿大政府給兩年找工作的時間,找到工作就可以申辦移民。這樣安排是為了讓外國人自己掏錢受教育,然後將來為加拿大提供勞動力。表面上看起來加拿大政府並沒有替你著想,等你申請移民獲批,搖身一變,成為被政府著想的納稅人。

中國現在送出來留學然後移民的一代人都是獨生子女,要是下決心走上這條路,實在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要不是對中國的那種失望心情,誰會讓自己的獨生子女走上這條不歸路。

隻要你稍微有一點點頭腦就可以通過各種統計數字找出來規律,正規大學畢業出來的留學生放棄申請綠卡的機會,回國為中國效力的比例到底能有多少?大部分人都是走了再也不會來了,特別是從中學開始在國外受教育的孩子,回到中國還能受得到那種潛規則的環境嗎?

ADVERTISEMENT

作為中國中流砥柱的精英階層,他們分布在政府機關,私營企業,國營企業,研究機構等等重要崗位,他們對中國的現狀應該是再了解不過的了。連他們都對這個社會失望了,忍受與自己獨生子女離別的痛苦,把孩子送上這條既艱難,又無法回頭的道路。

在動物界,螞蟻蜜蜂屬於低等動物,它們似乎就知道工作,高等一點的動物都知道玩耍,那麼就看人類自己怎麼定位了。

毫無疑問,人類屬於高等動物,應該有娛樂時間。一個社會要是使某一部分人失去了娛樂權,將是一個讓人絕望的社會。比方說我們的下一代從幼兒園開始直到考上大學都沒有娛樂權,中國的罪犯也沒有娛樂權,民工的很多娛樂權也被剝奪了。

娛樂權只是一種權利,當然你可以為了某種目的而放棄這種權利,這沒有問題,但是當你享受某種權利的時候不會因此而沒飯吃,當然任何權利都有其邊界限度,那就是不能影響別人,比如說你整天娛樂要別人工作養著你,這就屬於影響了別人。中國享有特權的階層就是這樣,所以才導致那些享受不到特權的人失去某些權利。

娛樂權應該找誰要呢,誰是你合法納稅的Z F你就找誰要。如果你是合法移民,來到國外,無論中學還是大學,每天會有娛樂權,隻要別太過分,過分到考試不及格(又是在大家都能及格的情況下),將來不會沒飯吃,因為政府解決不好就業問題,總統(總理)就要下台,執政黨也要下台。

在中國享受不到娛樂權的孩子們來到國外,開始的時候因為語言不適應造成享受不到娛樂權,這與當地居民的情況當然不能相提並論。正是因為在中國不能充分享受到這樣的權利,才會選擇逃離,為了使自己的將來,自己的後代充分享受到這樣的權利,不得不放棄眼前的娛樂權。

孩子是中華民族的希望,中國的現行教育把孩子基本上就給搞廢了,成了一架考試的機器,教育體製改革的前提是政治體製改革,因為權力沒有得到製衡的情況下,怎麼改都是某些人說了算。所以逃出那個環境是對孩子的一種保護,也是對我們這個民族的保護。

曆史上總有人呐喊救救孩子,現實一點說,現在送孩子出來就是救孩子的一種方法。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