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界最強大腦關注什麼?五小時腦力風暴都是乾貨!

ADVERTISEMENT

設計界雙子星Ronan & Erwan Bouroullec被譽為Philippe Starck之後法國最重要的產品設計師。作為新一代法國工業設計師代表,從1999年成立事務所開始,高產的兩人在傢俱、藝術裝置、空間設計、城市規劃等諸多領域均有涉獵。

Ronan Bouroullec與郭錫恩先生對談

他們的客戶也都是當代設計界耳熟能詳的名字:Vitra、Artek、Magis、Alessi、Flos、Kvadrat、Iittala、Cappellini、Nanimarquina、Hay等。此次,兄弟倆中的哥哥Ronan Bouroullec趕來參加設計慶典,這也是他自2011年後第二次造訪上海。

Ronan幾乎就是生活在一個設計師之家——他的弟弟和太太都是著名設計師!比他小6歲的弟弟Erwan起初只是他的設計助理,但同樣才華橫溢的弟弟很快就和哥哥合夥組建了事務所。Ronan開玩笑道,“和弟弟一起工作,經常會發生可怕的爭執!所以我們也從不一起出席演講活動。”

而Ronan的太太則是著名設計師Inga Sempé,他的生活哲學是“從不和太太討論工作”。

Ronan & Erwan Bouroullec初試啼聲的廚房系統作品Disintegrated Kitchen,後由Cappellini生產。

最早發現Bouroullec兄弟的是義大利設計伯樂、Cappellini品牌的主理人Giulio Cappellini。1997年,兄弟倆在巴黎展會上展出了一套模組化廚房系統,可以簡易組裝、搬動,具有極大的靈活性,顛覆了當時定製廚房的傳統,吸引到Cappellini與之合作,也從此開啟了他們的設計之路。

後來,兄弟倆將這種“分享”、“社群”的理念更為徹底地運用在辦公空間中。憶及他們在2000年著手為Vitra設計Joyn辦公系統,Ronan告訴我們,那時剛流行在家裡放置膝上型電腦,因此需要更靈活寬敞的桌子,他們便發明瞭Joyn系列產品,並在當年米蘭國際傢俱展上大受好評,被立刻投入批量生產。此後,不少大公司用同樣的理念推出辦公傢俱。Ronan表示,一旦別人抄襲了自己的解決方式,其實也發展壯大了自己的設計理念。隻要不是純粹抄襲一件產品,他都不會介意。

Ronan & Erwan Bouroullec為施華洛世奇設計了這一高達12米的水晶吊燈,帶有LED發光裝置的不鏽鋼骨架串連起800個水晶模組,懸掛於法國凡爾賽宮入口樓梯處。

Ronan & Erwan Bouroullec為地毯品牌Nanimarquina設計的Losanges系列手工地毯

談及兄弟倆做的一些限量版設計,Ronan表示,他更感興趣的是手工藝以及設計帶來的社會影響力。比如他為地毯品牌Nanimarquina設計的Losanges系列地毯,起源於一位精通基裡姆(Kilim)平面織錦的巴基斯坦手藝人找到品牌,詢問合作機會。當品牌轉而求助於Bouroullec兄弟時,他們爽快地答應了,並研究出新的13種色線編織工藝,創造了一款令人愉快的菱形地毯,也為150名精通色線編織工藝的巴基斯坦人提供了工作機會。

Ronan & Erwan Bouroullec為Hay設計的Can沙發,線條優美,配色優雅。

Ronan透露,兄弟倆很願意與品牌合作設計價格合理、普通人可以承受得起的產品。去年,他們為Hay設計的Can沙發系列,將複雜的沙發概念簡單化,同時採用平板包裝,使得消費者在家就可以簡易組裝,在剛剛結束的“設計上海”展覽上也有亮相。“能將自己的理念分享給大家,是我喜歡做設計的最重要原因。”

Ronan & Erwan Bouroullec的展覽“城市白日夢”(Rêveries Urbaines),用精緻的模型展現了他們對於未來城市的14種構思。

為了讓設計能夠觸及到更多普通人,兄弟倆還積極做起城市規劃研究。去年,他們在Vitra Campus舉辦了名為“城市白日夢”(Rêveries Urbaines)的展覽,廣泛研究了未來城市發展的種種可能。他們最近也正在做一些城市規劃項目,包括邁阿密設計區、香榭麗舍大街等。

ADVERTISEMENT

Ronan & Erwan Bouroullec為三星設計的Serif電視機

此外,兄弟倆也設計過電子產品。“我們工作室只有5名助理,團隊很小。當韓國三星集團邀請我們設計電視機時,一開始我們拒絕了。然而,你越拒絕,對方就越感興趣。”相比Steve Jobs將電子產品越做越薄到幾近消失的追求,Bouroullec兄弟的態度是“將電視機視為一件傢俱”,可以用於家裡的各種地方。至於對於年輕設計師的建議,Ronan表示,“設計往往是集體智慧的結晶,設計師不是專家,而是和專家一起工作的人。設計師應謹記時刻保持謙遜。”

嘉賓二:Andra Matin

著名建築師 、Andramatin建築事務所創始人

1962年出生於印尼萬隆的Andra Matin,對很多人來說是“建築界的祕密”。他是印尼建築界最重要的當代力量之一。1998年,印尼只有上百人規模的大型建築公司,Andra卻開創性地創辦了個人建築工作室,他也是印尼最早的獨立建築師之一。

Andra Matin分享他的項目

說著一口印尼口音英文的Andra目前隻在印尼當地進行建築實踐,因此鮮為外界所知。他以乾淨的線條處理方式、現代的創作手法而聞名。他的建築乾淨簡潔,模糊了建築物內部和外部界限的相互關係。他的作品包括住宅、飯店、辦公室、博物館、公園、商業和展覽。

位於巴釐島的神祕園酒店

他的作品雖然風格現代,卻關注傳統文化,也非常在意建築與自然的關係。比如,印尼傳統的吊腳樓建築風格、曾經有過的熱鬧的鄰裡體驗都被他巧妙地運用到自己的建築設計中。“曾經,印尼的建築非常有特色,人與人之間有著非常好的互動和社交生活,只是後來經濟發展了,大家開始建設這種‘現代化’建築和大型購物城。我們的建築事務所一直想要做的是有內容和層次的設計。”

Andra Matin的私宅AM House在底樓設計了開放式的公共空間,同時又能躲避印尼多雨的天氣。

在他為自己和家人設計的私宅項目中,他構築了一種“影院感”體驗,模糊了室內與室外的邊界。整幢建築的功能區是以垂直劃分的,樓下為公共區域,私密空間則設定在頂部。

建築師私宅AM House的通道及內部空間

從木門進入,參觀者的注意力被木板通道所吸引,想要去探索建築物更高的一層。他們會被帶到有著一張巨大的餐桌的公共區域,這裡有遊泳池和充滿綠意的花園。 為孩子設計的房間以不同的高度,隔開了活動區與休息區,小朋友想要睡覺的時候,得爬到自己的房間,也算是一種在房間裡探險的體驗。

Andra Matin在巴釐島設計的Katamama酒店

巴釐島的Katamama酒店是印尼PTT Family集團在巴釐島的第一家酒店,因此,Andra Matin以本地手工製作為設計理念,但這種“本地感”不同於傳統東南亞度假風格,而是通過巴釐島出產的紅磚、柚木和水磨石營造獨特的地域風情,在展示本地手工藝的同時,也配合了經典的當代設計,讓人們在一片現代感中感受到當地濃厚的文化氣息及傳統。

ADVERTISEMENT

位於巴釐島的I&L House

Andra為一位設計師朋友設計了I&L House住宅,兼具辦公空間和居住空間,一道透著光的走廊將它們相連。這棟建築最具特色之處在於它完全沒有破壞環境中本來就有的棕櫚樹,利用印尼傳統的吊腳樓構造,將功能區提高,不僅可以通風,底層還有遊泳池,而且將建築與棕櫚樹完全融為一體,甚至有兩棵樹還從屋裡長了出去!“我相信人是會去適應環境的,這是一種本能。人既可以住在城市中的高層公寓中,也能住在城市邊緣的郊區,大家都可以住得很舒適。”

嘉賓三:Stine Gam & Enrico Fratesi

著名工業設計師 、GamFratesi合夥人

丹麥建築師Stine Gam與義大利建築師Enrico Fratesi於2006年成立工作室GamFratesi。在雙重背景下,他們不僅將傳統與實驗相融合,也將丹麥經典的家居工藝和義大利的古典藝術相結合,使他們的產品有了一種不受約束卻分外和諧的風格。除了設計傢俱,他們還從事室內設計,並擔當策展工作。

GamFratesi為大家介紹他們的項目

這對生活和工作上的伴侶,Stine內向,Enrico健談,頗為互補。在昨天一小時的演講中,Enrico比劃著手勢,滔滔不絕。他透露,妻子Stine經常能直擊事物本質,自己也不時需要Stine為他潑潑冷水。

GamFratesi為義大利家居品牌Cappellini設計的作品Balance

他們的作品注重日常生活的愉悅,比如他們為Cappellini設計Balance,從遠處看,猶如巨大的羽毛,帶給人溫暖安靜的撫慰。這件作品也相當實用。既能用作空間的裝飾雕塑,也能起到屏風和分割作用,並且還能吸音。

GamFratesi為Wiener GTV Design設計的Allegory桌

GamFratesi為Wiener GTV Design設計的Targa沙發和躺椅、Morris座椅。

Stine的丹麥背景也令他們對手工藝非常感興趣。2015年,他們為Wiener GTV Design設計了桌椅和沙發作品,充分研究了Thonet品牌歷史悠久的藤編工藝,巧妙地處理了軟墊、實木框架和藤編細節的比例,產生一種優雅的平衡之感。

GamFratesi為Ligne Roset設計的書桌Rewrite

他們也很關注人與人的距離與關係。比如他們為義大利品牌Porro設計的雙人沙發Traveller,從旅行用的行軍床獲得靈感,創造出兩人面對面的坐姿,令使用者在兩人獨處時產生空間感和親密感。而他們為Ligne Roset設計的Rewrite書桌則避免了使用者和外界互相幹擾。

GamFratesi在“巴黎之家”(La Maison du Danemark)的底樓設計的高階啤酒屋Flora Danica

ADVERTISEMENT

GamFratesi為“巴黎之家”(La Maison du Danemark)設計的高階餐廳Copenhague

GamFratesi為愛馬仕創作的Apple Watch櫥窗

除了產品設計,他們也從事櫥窗與室內設計工作。比如他們最近剛在巴黎完成“巴黎之家”(La Maison du Danemark)內的高階啤酒屋Flora Danica、高階餐廳Copenhague,室內大量綠色的運用讓外牆為綠色的建築看起來更為統一。夫婦二人為這兩個不同的空間向Gubi定製了餐椅、餐桌,沒想到,品牌反而決定將這些傢俱歸入自己的產品庫,在上月剛結束的斯德歌爾摩傢俱展上正式推出。下個月,他們又即將在米蘭釋出為愛馬仕創作的Apple Watch櫥窗陳列。

“脈·博”(Danish Pulse)丹麥設計展

2016年米蘭國際傢俱展期間,GamFratesi為Mindcraft機構策劃的展覽

他們第一次來上海時就是為了一場展覽,那是早在2013年,他們受邀策劃了一場名為“脈·博”(Danish Pulse)的丹麥設計展。而在米蘭國際傢俱展期間,他們也曾多次策劃令人耳目一新的設計展。

嘉賓四:Pablo Castro

著名建築師、OBRA建築師事務合夥人

OBRA建築師事務所於2002年由畢業於哥倫比亞大學的Pablo Castro和哈佛大學的Jennifer Lee在紐約共同創立。現在在紐約、首爾和北京都設立了辦公室。至今,OBRA獲得了超過150個國際獎項。他們是紐約目前最具有活力的建築事務所,在全球各地都進行著反傳統的建築探索。

OBRA將每一個項目都看作與其周圍的環境緊密相連,把建築工作的理念延展到地域和景觀,所以許多方案與建設涵蓋了室外部分,並融入到自然和城市環境中。

OBRA於2006年入選MoMA PS1的“青年建築師計劃”大獎,並以傳統羅馬浴室為靈感,為美術館設計了夏季特別項目“節拍器”裝置。

OBRA設計的位於哥斯大黎加太平洋海岸奧薩半島的Casa Osa度假屋,將別墅如草帽般與四周森林融合在一起。

Pablo Castro具有強烈的懷疑精神,他坦言,“我一直都覺得設計和時尚一樣危險,讓人認為只有穿特定的衣服,用特定的產品,甚至住特定的房子才能有滿足感。但這是不真實的。這也是消費主義的一種藉口。也許這也是人性的弱點:我們需要美麗的東西,讓我們度過生活的困境。但我更把建築看作一種學習的手段,追求對現實的一種理解。”

OBRA位於北京的項目三河燕郊嘉都幼兒園正在建設中。

OBRA最近正在施工的項目是北京的一所幼兒園。建築面積近5500平方米、可同時容納約540名學生,Pablo擔心這種體量會嚇壞來上學的孩子。他將建築消減成充滿秩序感的小體塊,試圖令遙不可及的公共建築變得平易近人,並設計了多條直達操場的樓梯,讓小朋友可以在下課後第一時間跑出去玩耍。幼兒園入口處巨大的錐形遮棚則企圖吸引孩子進入探尋,減輕他們對幼兒園的恐懼心理。為了確保自己和團隊都對孩子負責,他甚至要求大家先用手繪完成設計,再輸入電腦,因為“計算機永遠可以按後退鍵,手繪不僅浪漫,畫錯無法修改,也能讓人更認真對待項目”。

論壇上的腦力風暴

在演講之後,受“設計慶典”邀請,《安邸AD》編輯總監王旭女士與郭錫恩、Ronan Bouroullec、Andra Matin、GamFratesi、Pablo Castro等幾位文化背景迥異的設計圈重要人物共同進行了一次腦力風暴。

《安邸AD》編輯總監王旭女士主持論壇

王旭:我今天是騎摩拜單車來的!我是北京人,來上海出差過去只能打車、約車,但通過現在的共享自行車,我仍然可以在這麼好的天氣,選擇一種新的方式來到會場。剛才還和Ronan聊起,他說法國的這種自行車很沉很難騎,如果有機會,他願意為中國設計自行車,與大家“共享”。數字改變了我們的生活,也讓中國通過技術的發展與世界更同步。近來就有一些中國的科技公司希望我們介紹中外設計師給他們,技術研發出來,加上好的設計,推出與世界同步的產品。當然,這只是設計的一個方面,但是身處數碼科技的變革時代,相信各位也有不同層面的思考。想藉此機會請各位對未來說一句話?

Andra Matin:上小學時,我經常騎車,從1公裡漸漸騎到10公裡。高中時我還曾和朋友一起花三天騎行180公裡去上高中。但我現在居住在雅加達,這裡比上海擁擠4倍,也很少有人騎車。

郭錫恩:當我20多年前第一次來到中國的時候,沒有高速公路,沒有汽車,到處都是自行車。如今,城市裡汽車很多,地鐵也很發達,自行車從我們的生活裡慢慢消失。但是最近,因為一個手機應用,因為共享經濟,自行車又成了一種現象。數字化技術從這個層面上來說,反而讓曾經消失的傳統得以迴歸。

Ronan Bouroullec:我不太喜歡“設計”這個詞,與其說設計,不如說是“物件”更為恰當。我覺得對於未來,我們需要將知識集中起來,從人的角度,去尋找好的解決方案,保持批判的態度。

Pablo Castro:改善我們未來的世界,我覺得要需要一些“不快樂”。讓人們“快樂”也許正是設計的危險之處。設計不僅是解決問題,更應當提出新的問題。保留一點“不快樂”是一件好事,這樣可以讓我們保持清醒,牢記要去真正發生變革。如果沒有煩惱,生活將會很無聊。

Ronan Bouroullec:世界不是非黑即白的。我們說“舒適”是小資的,但這世上還有很多人不曾獲得過舒適與快樂。我也可以想象,工作了一天的人們回到家裡就是想要舒適。我覺得設計師的工作應當讓人們快樂地工作和生活。

GamFratesi:我們住在哥本哈根,這是全球最“幸福”的城市之一。我們總是努力做一些小小的改進,讓人們的生活更為舒適。我們非常理解差異性,在這個複雜的世界裡,不同的意見與衝突會讓事情變得更有趣,我們對這種探討一直保持開放的姿態。我們今天在這裡討論,總會有離開的時候,但是我們的產品會留下,這是我們傳達出去的最後的資訊。

王旭:謝謝各位!更感謝Lyndon,感謝設計共和,請到各位設計界名師來到中國,共同分享、探討設計。設計共和創立10年來,一直在做這件事,Lyndon是一位很特別的設計師,他自己有很多項目,非常忙,但還是願意花時間,將其他這麼多設計師朋友介紹到中國,這也是一種“共享”精神!

郭錫恩:嗯,明年我們計劃請10位設計師!現在很多位已經在我的名單上!

推薦閱讀

» 安邸AD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