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孩子從“第三隻籠子”里放出來 | 教養

ADVERTISEMENT

  點擊上方 “中國教育新聞網”訂閱我們

  近20年來,我大概接觸了8000個家庭案例,發現1993年以後出生的孩子基本都是獨套公寓里的獨生子女,帶著天生的孤獨感來到這個世界,他們不愁吃不愁喝,卻背負著沉重的情感負擔和學習壓力,過早地思考最高的哲學問題:“我存在有什麼意義?”

  想象一下如果有三隻籠子,第一隻籠子里的老鼠一踩開關就會有食物進來,它就會一直踩;第二隻籠子的老鼠一踩開關就被電擊,它就不踩了;第三隻籠子里的老鼠踩一下是食物,再踩一下是電擊,它就不知道應該踩還是不踩,就會在里面糾結死。

  現在的孩子就仿佛活在“第三隻籠子”里。家長對他太好了,就像食物;但同時給他壓力,就像電擊。現如今的家庭教育很難,難就難在我們有太多的悖論和問題需要面對。我們得知道自己的子女是什麼人,教育才有方向。

  他們背負著沉重的情感負擔

  我們小時候大都生活在多子女家庭,父母很難投入過多的關注在某一個孩子身上。但現在的孩子一來到這個世界上,就有至少6個人圍著他,把最好的付出給他。6個大人愛一個孩子,這個孩子的內心感受和苦悶你知道嗎?

  其實人都有一種本能,誰對自己好,他就要報恩。我看到一個4歲的孩子跟奶奶說,“奶奶,我長大後賺錢給你用”,是因為他覺得奶奶對他太好了。

  可是等到十幾歲他就搞清楚了,他報不了這個恩。因為這些大人不會要他的錢來回報,他們要的是孩子去讀名牌大學。可名牌大學在中國就這麼幾所,又有多少個孩子能去呢?

ADVERTISEMENT

  每年都有來自全國各地的高三學生來找我谘詢,他們所有的症狀都一樣:到了高三不投入學習,整天看手機,整天看小說。你問他想不想考大學?他回答,想,還要考好的。那為什麼不投入呢?因為他們焦慮不堪。

  我說:“你可能考不進你覺得理想的大學,然後你會覺得實在對不起你的家長,他們對你太好了,是不是?”孩子一聽眼淚就淌下來了。

  孩子們太可憐了。我跟這些孩子說:“誰告訴你家長的幸福要你來負責任?不管多麼相愛的人都無法保證給對方一生一世的幸福。孩子請記住,幸福是自己的主觀人生體驗,這個世界上沒有一個人可以對另外一個人的幸福負責任。

  比如有個媽媽培育了博士兒子,卻焦慮得天天吃抗抑鬱症的藥;有個媽媽的兒子隻不過是個普通工人,她卻天天樂嗬嗬地搓麻將。所以,幸福不是別人能給的,而是自己的主觀體驗。父母要告訴孩子不要背這個包袱,輕裝往前走,這才是給孩子正能量。

  父母把孩子帶到這個世界上來,不是他要來的,如果他要選擇未必會選你。所以我跟我兒子經常說的話是:“兒子,咱們母子一場,彼此不要嫌棄,你不嫌我,我不嫌你。”孩子沒有這種重擔,才能輕裝往前走,才不會有考試焦慮。

  無數學生臨考前因學業壓力焦慮不堪,是顯性的,而隱性的則是孩子整天跟焦慮高危人群在一起,這些人是孩子的父母、老師。如果孩子在學校、在家里都要面對一群焦慮的人,人人對孩子拉橡皮筋,老師在學校里不停強調考試、學習,回到家,家長也在強調考試、學習,那孩子可能就完了。跟焦慮的人在一起會疲憊不堪,我們孩子所遇到的壓力是全世界沒有的。

  他們對話語權、個性化要求很高

  現在孩子對話語權要求非常高,我們小時候被教育成“大人說話,小孩別插嘴”,我們認為這是天經地義的。但獨生子女沒有兄弟姐妹,直接跟大人對話,為什麼你說話我不可以說話呢?

ADVERTISEMENT

  有個名牌大學的實習生,開會的時候負責做記錄,會上老總發完言,實習生說:“我也來講。”老總說:“怎麼輪到你講?”他說:“我為什麼不可以講?我也了解啊!”於是這個老總就看不懂了。

  但我們現在的學校教育者還是秉承老一套,經常可以看到有的中學生被老師訓的時候說:“你差不多了吧?講好了吧?我可以進教室了吧?”他根本不會聽老師講的,因為老師不了解他話語權要求很高,沒有給他平等的對話。

  這也就是我們在職場上馬上要面對的1993年以後出生的人。他們話語權要求很高,如果你不讓他有表達的可能,他就到網上去說,你堵不住他。

  我們小時候被教育成“大海里的一滴水,沙漠里的一粒沙”,現在的孩子必須要展現個性,非要留長頭髮、穿花衣服,“你們怎麼可以不知道我來過?”我們的教育允許這麼高的個性化要求嗎?設計出讓他們展現個性的平台了嗎?

  孩子的個性化要求如果被壓抑,他就抗爭,就逆反,因為你不允許他長大。有的是“硬抗”,你說東他一定要說西,你說要好好讀書考高中,他就跟你說要考職業學校。“硬抗”還好一點,如果老師、家長“強大無比”“不可戰勝”,孩子反抗的能量全部轉移到里面去“軟抗”,結果各類精神問題都出來了,導致現在15歲以後的孩子情緒障礙高發。

  他們知識面寬廣而現實感非常弱

  現在的老師沒有權威性,不像我們小時候,家里如果沒有一本書,老師就是萬寶全書。現在有的孩子初中就走過了半個地球,老師講加拿大,學生說:“我在加拿大待過很長時間,老師你去過沒有?”

  老師不理解這點就會打擊學生,就認為現在的學生今不如昔。其實這就是時代的特征,教育要針對這些問題才能對未來的學生有用。

ADVERTISEMENT

  今天的孩子從小到大一切現實事務都被家長替代了,他們隻知道好好學習,學校也沒有提供給孩子處理事務的可能性,除了學習和補課沒有其他活動。孩子在網絡世界里生活,在虛擬的世界體會到真實感,在真實的世界里有虛擬感,現實感很弱。

  比如很多中學生在玩“手辦”,就是以日本動漫為模板製作的玩偶,有的時候玩偶還帶一些色情,有的男孩子會玩到愛上這個玩偶,然後就會在虛擬世界里搗鼓真實感。他們在網上交流,坐在一起反而沒有話,在真實世界里反而有虛擬感,結果說“我們網上去說吧,再見”,於是就到網上去說了。

  一個沒有現實感的人,到後來他的人格也會有問題的。曾經有個重點中學的高中生給我看她的手機:“老師,我們在玩這個東西。”我一看嚇一跳,一人割自己一刀,這很好玩嗎?對這種行為怎麼理解?這就是現實感缺乏的表現,他們必須這樣才能找到自己真實的存在。

  每個家庭都渴望自己的孩子是成功者,許多家長從小學開始給孩子找最好的學校,初中、高中一直是好學校,高考完了再幫孩子選專業讀大學,畢業了再運用關係找工作。工作以後就買一套房子給孩子,然後發動親朋好友給孩子介紹女朋友,再拿錢出來給孩子辦婚事,婚事辦好了養孩子,最後自己幫孩子帶孫子……你要控製孩子的一生,還需要他有一種迎戰困難的自控力,孩子豈不是一直糾結在“第三隻籠子”里嗎?(作者陳默,系華東師大心理學教授,上海心理學會基礎教育專委會秘書長)

  來源:中國教育新聞網-中國教育報

  本期編輯:楊文懌

  中國教育新聞網

  查詢更多教育專業資訊

  歡迎點擊www.jyb.cn登錄網站

  長按圖片,識別二維碼關注微信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