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各地高中要學習衡中,而不搞素質教育?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很多同學有這樣一個問題:“我作為一名高中生,十分費解一點,明明有著更好的教育理念,並且在人大附中、北京四中、深圳中學這樣營造出來的自由開放的氛圍里,更有利於學生應試分數的提高。而大家卻寧願整體鼓吹衡中的經驗而非這些高中!為什麼要這樣?!”

  這個問題問得很好!其實比較一下人大附中和衡水中學兩個神校,就可以得到答案:人大附中是個掛著個高中名字的大學,而衡中只是中國絕大多數高中的縮影。

  下面的這些答案也很精彩——

  答案一

  有錢和沒錢

  這是2016年人大附中新招聘的教師人員名單:

ADVERTISEMENT

  一句話:985碩士起步,博士占到60%,海龜碩博占到20%。這意味著什麼?要知道,現在大多數一本高校都沒有這樣的師資。

  來,再跟大家形象解釋一下,你們高中跟人大附的差別,大概類似於兩個人去工地挖坑,你拿著一把鐵鍬廢了半天勁挖了一百立方的土,人家人大附中的孩子傍晚開著挖掘機來了,五分鍾就挖完了一百立方的土——白天的時間人家干嘛去了?素質教育啊!

  答案二

  兩所高中的資源

  理念好變,資源難找。短時間內教育界的資源就那麼多,除了個別幸運兒,其餘都吃不飽。至於人大附中這樣資源的學校,在全國用鳳毛麟角這個詞形容都略顯不足。所以每個學校該學習誰,是自身占有的資源量決定的。

  在這里舉個實際例子。

  前年,某軍隊單位與某學校(人大附中、北京四中、中關村23小、八一小學、史家胡同小學這個級別的)合作,給他們開軍事類的選修課,最後布置的作業是一篇作文:《我與海軍/我與海洋》。

ADVERTISEMENT

  下面是部分作文節選——

  “我第一次看見大海是我四歲的時候。……天亮了,媽媽告訴我飛機在關島上空,讓我往舷窗外看。”

  “今年9月3日,我參加了在天安門廣場舉行的抗戰勝利閱兵式,當看見海軍陸戰隊的方隊走過的時候,我的心情特別激動”

  “我的外公1996年參加東南沿海的軍事演習,那時候老美國欺負我們。演習結束,外公向江主席彙報的時候,江主席說…………”

  我在英國讀小學的時候,參加了學校的童子軍。英國的童子軍軍訓是到一艘很大的船上……

  最重要的並不是理念,而在資源。

  答案三

  考上才能講情懷

  “理念”再先進也要因地製宜,美帝把民主賜予中東,催生的就是ISIS——教育也一樣。

  一直以來人們都有個錯誤觀點:素質教育也能考高分。錯!術業有專攻,潛心題海的就是比玩”素質“的考分高,“素質教育”響應的是美帝式輕考試重外圍,跟我們的一考決勝完全不同。

  教育理念的區別可以是“填鴨呆練”和“授業解惑”,但絕不是“練習做題”與“全面發展”之分。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同等師資同等智商一樣高考,你“全面發展”了就是不如人家考的多!美帝教育比咱們發達,可SAT依然被中國學霸打滿。

  我母校是石家莊二中,06年我們號稱要素質教育全面發展培養“政治領袖科技精英領軍人物”,我們暑假不補課寒假正常放,奧賽的出國的參加各種活動的琳琅滿目,每年保送多少清北碾壓衡中,黑衡中是那時我們的政治正確,可有什麼用?在高考的比拚中我們只能認輸。

  如果說河北窮,我國經濟教育發達省份之一的江蘇,其省會南京的教育質量毋庸置疑,中國出國留學最強高中TOP50榜單上,金陵中學、南京外國語與人大附中不相伯仲,但絲毫不影響素質教育試點城市南京高考成績江蘇墊底,被聞雞起舞的南通等按在地上摩擦,甚至造出了“南京孩子智商低”的謠言。

  大家都是一樣的人,老師水平差別不大的話,自然是練習多的取勝。沒有碾壓絕大多數人的智商,就別夢想著快樂學習戰勝對手上個二本線。

  

  如果北京高考壓力和大省一樣,如果這些名校的目標不是出國保送而是擠高考獨木橋,北京四中、人大附中一樣要向衡中學習。現在人家可以玩素質教育(雖然通過素質教育出頭也很累,忙著做卷子跟忙著搞活動一樣,忙起來才能戰勝同儕),你呢?你要高考麼?要高考,就學衡中。

  當你參加工作就會明白,不談工資談理想的企業都是耍流氓;高中也一樣,不談升學率談文化的都是耍流氓。

  馬斯洛說過,吃飽了才能談情懷。

  有些人可以從初中就去英美留學,而你可能到了大學才會第一次出省。有些人可以跟著美國人一起打高爾夫學口語,而你能做的只有一遍又一遍的abandon。承認卵巢彩票的差距,不要相信能力之外的資本等於0。

  老虎教育孩子,要有勇氣,要敢於對著任何敵人亮劍,你作為喵星人你也跟著學,作死啊?

  從小穿阿瑪尼的抗議“一考定終身”,是因為他不需要高考,甚至高考阻礙了他的繼承;你呢,除了高考還能指望什麼?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