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教育丨家庭環境對樸瑾慧的影響

ADVERTISEMENT

  她出身豪門,年輕時便遭遇父母先後被刺殺的厄運;她沒有丈夫子女,政治家庭的悲劇讓她始終抗拒婚姻;她 20多歲便踏入政壇,以女兒的身份成為韓國特殊的“第一夫人”。她是樸槿惠。60歲的她成為韓國曆史上、乃至整個東北亞地區近現代史上首位女國家元首。

  60年的人生中,樸槿惠幾起幾落。作為前總統樸正熙的長女,在母親遇刺身亡後代行“第一夫人”職責;在父親被槍擊身亡後,她不得不離開青瓦台,過了十幾年的“隱居”生活,精神上承受極大痛苦;上世紀90年代,重返政壇的樸槿惠屢次製造選舉神話,直至如今重返青瓦台。

  2012年11月19日的大選,大部分韓國老年人將選票投給了樸槿惠。在50年前,樸槿惠就已經是他們心目中的“公主”。

  “因為父親是總統,我也逃避不了曆史的漩渦。”今年9月,樸槿惠對父親執政時期的問題公開道歉,承認父親曾破壞民主。

  樸槿惠的父親樸正熙是韓國最具爭議的總統之一。在他治下,韓國實現了“漢江奇跡”的經濟騰飛,但反對者也指責樸正熙是“獨裁者”。1961年,樸正熙以政變方式推翻李承晚政權,時年9歲的樸槿惠成為了“大令愛”。

ADVERTISEMENT

  “作為總統的女兒,並非如想象般美好。”樸槿惠曾說。

  高中時期,樸槿惠的學習成績一直是第一名,不過也有“過度成熟”和“因過度慎重而沉默寡言”的評價。

  雖然母親陸英修非常希望樸槿惠學習史學,但她卻考入了西江大學電子工學系。母親曾經多次說,“槿惠好像沒有選擇普通女性所選的平凡道路”。

  樸槿惠人生的第一次轉折因為母親的遇刺身亡。

  由於父親不肯續弦,年輕的樸槿惠代替母親履行“第一夫人”的責任。“她從小就學會了政治和外交等治國經驗,這是她的很大優勢之一。”韓國檀國大學學教授金珍鎬對記者表示。

ADVERTISEMENT

  在樸槿惠當時的日記中,記載了這樣一句話:“現在我的最大的義務是讓父親和國民看到父親並不孤單。灑脫的生活,我的夢想,我決定放棄這所有的一切。”

  1979年10月26日,樸正熙到情報部長金載圭官邸吃晚飯。席間樸正熙斥責金載圭工作不力,金載圭一怒之下,拔槍將總統射殺。“前方有沒有異常?”這是樸槿惠得知噩耗後第一句話。

  父親的死對樸槿惠打擊巨大。她身上出現不明斑點,沒有醫生能確切診斷。樸槿惠曾在1981年的日記中這樣寫道:“痛苦是人類的屬性,它能夠證明人還活著。”“她的父母都被殺死了,她很難相信其他人,不會將自己的感情表現出來。”韓國資深媒體人李成賢對記者表示。

  在支持者眼中,這樣的跌宕人生,塑造了樸槿惠堅韌的品格。“她是一個承受了悲劇的人。”美國韓國問題專家梅雷迪斯說。而在反對者眼中,樸槿惠是“獨裁者”的女兒,是獨裁政治的延續。

  父母的相繼離去,不僅令樸槿惠經曆喪親之痛,同時遭遇了令人心寒的背叛。

ADVERTISEMENT

  “她不開放,不與任何人溝通。她不熱情,也不冷酷,只是冷冰冰的,一直都這樣。樸槿惠與所有人保持距離,這是她的標誌。”一名曾經和樸槿惠共事的人這樣評價她。也有很多人批評樸槿惠沒有自己的想法,或者不知道她的心里在想什麼。

  金珍鎬表示:“是有這種說法,不過樸槿惠的幕僚說,她很和氣,辦事冷靜,很客觀,用機械的方式來分析事情。”

  樸槿惠為以男人為中心的大國家黨帶來一股清風,她佩戴母親的首飾,模仿母親發型。許多韓國人認為,樸槿惠具備傳統韓國婦女的溫柔、有禮、安靜和耐心,同時又繼承了父親的鋼鐵意誌。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