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師心語]打開孩子心靈的鑰匙

ADVERTISEMENT

打開孩子心靈的鑰匙

ADVERTISEMENT

殷橋小學 鮑奕

  以前聽“天下沒有教不好的學生,只有不會教的老師”的時候,總是嗤之以鼻,覺得是所謂專家脫離現實杜撰的空想。在看了《小孩不笨2》以後,相信大家的想法都會有所改變。或許這句話應該改為“沒有教不好的孩子,只有不會教的家長和老師。”

  貫穿故事始終的是“爛蘋果”這樣一個意象。故事中,所有的孩子都曾出現過各種問題,一度被認為是爛蘋果。影片中有兩個家庭,兩個家庭的父母都沒有理解孩子的需求和情緒。這里主要談談主人公之一的楊學謙。楊家家境良好,父母給了足夠的物質需求,卻沒有關注孩子的心理,對孩子的理解和愛太少。弟弟傑瑞送給爸爸的肖像畫就是一個黑色的背影,他每天在黑暗中看到爸爸,跟他說晚安。而媽媽也忙於事業,和孩子的交流很多時候靠貼在冰箱上的小紙條。

  影片中,“黃碟事件”是一條主線,這件事讓觀眾都為他感到心痛。老師查手機發現黃碟、校長決定執行鞭刑、媒體曝光采訪媽媽、學謙加入混幫群體、頭子威逼利誘 、搶劫作案,就像多米諾骨牌一樣,一雙無形的手在毀滅著一個單純的孩子,而不懂心理的幫凶很多。

  首先是,老師不懂青春期孩子。老師在搜學生手機的時候,無意中看到楊學謙帶的黃碟,憤怒和懲罰就開始了。包括學謙父母在內,他們都沒有仔細考慮孩子的需求,這樣懵懂的年齡,他們更多的是一種對未知的好奇,而不該就定性為性的需求。如果有,也屬於正常範疇。而此時老師明顯被情緒控製了,搶黃碟,和學生大打出手,絲毫沒想到用理性低調一點的方式來和學生私下交流。

ADVERTISEMENT

  其次是,校長不懂對人的尊重。打老師事件之後,校長決定對學謙使用公開鞭打的懲罰。公開鞭笞不僅僅是對一個人的肉體傷害,更多的是精神的摧殘。鞭笞時的場景,楊學謙像被帶上刑場的囚犯一樣,他趴在桌子上,台下整個學校的學生靜默無聲。每一下抽打都抽在人心里,包括和學謙打架的老師,他的眼神里有不忍、有愧疚,甚至有一點淚痕。鞭刑之後,學謙在博客上寫道:“今天,楊學謙死了!”這樣的羞辱是對人格的毀滅!也直接導致後面學謙學壞、加入混幫偷竊搶劫。

  最主要的,還是楊爸爸和媽媽對孩子的愛、理解、尊重給得太少。楊父的偶像包袱太重,喜歡在家用權威對待孩子。如吃飯不許孩子們玩手機打電話,剛說完,自己的手機響了接了電話。學謙幫他修電腦,明明心里很感激,還怪學謙逃課。所以楊學謙在家里得不到認同感,也得不到肯定。在加入混幫之後,他得到了賞識(博客寫得好),得到了關心,他有了歸屬感,是父母一步步把他推出家門。所幸,在弟弟傑瑞偷錢買爸爸一個小時這件事情上,徹底把這對夫妻喚醒。他們認識到自己對孩子的關注太少,給予的愛太少。楊學謙和同學搶劫阿婆的金項鏈,搶到之後覺得不對還回去,可他們遭到了以太婆為首的群眾的毆打。楊父為了救兒子,在新手機發布會上毅然出逃,終於讓我們看到一個父親的愛。而最後的楊父對太婆下跪,聲淚俱下說是自己的錯,無疑也打動了學謙。在這件事上,他看到了父母對自己的愛,只是有的時候不會表達。

  最終,太婆的選擇,則讓我們看到了愛的傳遞,是一份成全和嗬護。太婆是過來人,或許更懂一個未成年孩子的無知無畏,也懂得做父母的,想愛孩子卻不知如何去愛的無奈傷心。

  對於大部分孩子來說,他們缺乏的正是愛、理解和尊重。作為老師,在教導學生的過程中,也能時時感受到,走進孩子內心有多重要。

  小雨是我們班上的一個小姑娘,那年她讀小學一年級。剛從幼兒園升到小學,孩子們還在適應中,小雨看上去很乖巧,老師們都喜歡她。可是,到了開學第二個月,周一的一個早晨,小雨突然不願意來學校上學。小雨媽媽把她送到校門口,小雨就拉著媽媽的衣服,不肯進校門。由勸說到責罵到抽打,孩子在校門口哭得竭嘶底里,驚動了整個校園的師生們。

ADVERTISEMENT

  數學老師徐老師勸說幾句,孩子不聽,他一把抱起她,準備讓她先進教室。結果小姑娘爆發出了驚人的蠻力,拉扯捶打,硬是沒有誰動得了她。筆者作為班主任,看到小姑娘這樣決絕的態度,先讓媽媽帶小雨回家,安撫她的情緒。這時候跟一個脾氣上來的人對著干,是吃力不討好。然後,把小雨前後左右的同學,包括要好的朋友叫過來,一一談心,問問他們,最近小雨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吧?有沒有不開心的事情?和誰鬧矛盾了?同學們表示上個星期還好好的。和任課老師交流,都說沒什麼異常。

  是什麼讓小雨不願來學校呢?她鬧這麼大的動機目的是什麼呢?帶著這樣問題,老師和小雨媽媽進行了溝通。原來,問題出在媽媽身上。家里又添了個小弟弟,全家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小弟弟身上。早上,媽媽因為喂奶,送小雨上學遲到了,小雨的情緒就一下子爆發了,好像全家之前對她的關心一下子全沒了,小雨覺得自己是個被拋棄的孩子。針對這樣的情況,我們找小雨談了談心,告訴她,同學們都希望小雨快點回班級。媽媽也向她道歉,因為照顧弟弟,有些地方疏忽她了,爸爸媽媽一樣愛小雨。媽媽給了她擁抱後,孩子哭著說自己錯了,其實想來學校的。

  每個人的心靈都有一扇窗,而純真的孩子們,他們的窗口鎖孔很容易找。

  回到開頭那個問題,有沒有教不好的孩子呢?其實在回答這個問題之前,應該先回答——有沒有找到打開孩子心靈的鑰匙呢?這兩把鑰匙,一把叫情緒、一把叫需求。

本文發表於《當代教育家》雜誌2017年第1期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