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大學生零工資就業

ADVERTISEMENT

  在我的印象中,有三類人群現在在社會上似乎是同一種待遇,那就是:大學生,程序員,民工。當然本文不討論程序員與民工究竟有和差異,因為就目前類似說確實也沒什麼不同,而唯一有變化的就是,大學生現在看起來貶值了。

  我覺得,排列起來,由好到壞應該是這麼個順序,民工,程序員,大學生。何解?單以社會待遇來說,這麼排列是很合理的:民工再怎麼不容易,到頭來也就是老板不給開工資,但是好歹人家也有個“數”啊,程序員,向來是it里的底層職業,承受著行業變動所帶來的所有壓力,工資特別不穩定,而大學生現在更是干脆,直接來了一個“零”,真是夠痛快的啊。而對於大學生的這個“零”來說,你還別嫌少,就這樣人家都不一定要呢。

  零工資就業,現在似乎已經被很多人給接受了,而我想如果是在兩年前,你要說這個別人會覺得你是不是有毛病。想想以前,大學生是個多麼令人驕傲的程序,而現在,白送都沒有人要,難道,真的是我們的大學生不行了嗎?

  有一種被理解的說法是為了工作經驗,我看這純屬胡扯。什麼是經驗?人家為什麼要工作經驗,在幾年前怎麼就很少有這一說。出現這種情況,我覺得,就說明了一個問題,現在的企業都對高等教育失去了信心。早些年大學生的工作有誰犯愁過啊?為什麼,那個時候只要你上過大學,別管是什麼學校什麼專業什麼學位,都證明了你接受了國家的高等教育,高等教育啊,那可不是一般人能接受的了的。而現在呢?正所謂的“是個阿貓阿狗都能讀個大學”的時代,我們的高等教育還能保證其質量了麼?你質量都保不住,安能叫企業放心的去用你培育出的人?

  對於這種現象,我覺得不能認為是學生自己的錯,當然還會有大多數人指責說“你們在學校都學什麼了?”,問這句話的時候,我想讓這些人再多問一些,“在學校老師都教你們什麼了?”學校真的就給你們一個好的環境去學習嗎?在學校的時候你們的老師和導員難道就真的對你們負責嗎?當你們頹廢的時候,有多少人管過你們,說過你們,關心過你們,而畢業後,這些人的責備聲都拋向了你們,我覺得,你們無罪。有罪的是那些對你們不負責的人,有罪的是那麼根本就不配教你們課的人,有罪的是那些根本就不配做你們輔導員的人,有罪的是那些眼爭爭看你們墮落,而不拉你們一把的人。 我們的社會,不要再來責備這些無辜的學生了,他們還是很小的,請在你自己身上找找毛病吧!

  在我的印象中,有三類人群現在在社會上似乎是同一種待遇,那就是:大學生,程序員,民工。當然本文不討論程序員與民工究竟有和差異,因為就目前類似說確實也沒什麼不同,而唯一有變化的就是,大學生現在看起來貶值了。

ADVERTISEMENT

  我覺得,排列起來,由好到壞應該是這麼個順序,民工,程序員,大學生。何解?單以社會待遇來說,這麼排列是很合理的:民工再怎麼不容易,到頭來也就是老板不給開工資,但是好歹人家也有個“數”啊,程序員,向來是it里的底層職業,承受著行業變動所帶來的所有壓力,工資特別不穩定,而大學生現在更是干脆,直接來了一個“零”,真是夠痛快的啊。而對於大學生的這個“零”來說,你還別嫌少,就這樣人家都不一定要呢。

  零工資就業,現在似乎已經被很多人給接受了,而我想如果是在兩年前,你要說這個別人會覺得你是不是有毛病。想想以前,大學生是個多麼令人驕傲的程序,而現在,白送都沒有人要,難道,真的是我們的大學生不行了嗎?

  有一種被理解的說法是為了工作經驗,我看這純屬胡扯。什麼是經驗?人家為什麼要工作經驗,在幾年前怎麼就很少有這一說。出現這種情況,我覺得,就說明了一個問題,現在的企業都對高等教育失去了信心。早些年大學生的工作有誰犯愁過啊?為什麼,那個時候只要你上過大學,別管是什麼學校什麼專業什麼學位,都證明了你接受了國家的高等教育,高等教育啊,那可不是一般人能接受的了的。而現在呢?正所謂的“是個阿貓阿狗都能讀個大學”的時代,我們的高等教育還能保證其質量了麼?你質量都保不住,安能叫企業放心的去用你培育出的人?

  對於這種現象,我覺得不能認為是學生自己的錯,當然還會有大多數人指責說“你們在學校都學什麼了?”,問這句話的時候,我想讓這些人再多問一些,“在學校老師都教你們什麼了?”學校真的就給你們一個好的環境去學習嗎?在學校的時候你們的老師和導員難道就真的對你們負責嗎?當你們頹廢的時候,有多少人管過你們,說過你們,關心過你們,而畢業後,這些人的責備聲都拋向了你們,我覺得,你們無罪。有罪的是那些對你們不負責的人,有罪的是那麼根本就不配教你們課的人,有罪的是那些根本就不配做你們輔導員的人,有罪的是那些眼爭爭看你們墮落,而不拉你們一把的人。 我們的社會,不要再來責備這些無辜的學生了,他們還是很小的,請在你自己身上找找毛病吧!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