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材該裝些什麼

ADVERTISEMENT

  教材該裝些什麼

  全國兩會業已閉幕,一些聲音言猶在耳。一些代表委員針對教育領域發生的諸多事件紛紛開出“藥方”,比如,針對傳統文化缺失提出“戲劇進教材”、針對女童被性侵提出“女童保護知識進教材”等等意見。於是,教材是否是個筐的話題“春風吹又生”。

  教材是個筐本本不是問題,問題是社會問題包羅萬象,教育事件防不勝防,而筐的容積有限,總不能撿到筐里就是貨,即便撿到筐里的都是真金白銀,長此以往,背筐人也負重不起。而作為長期消費筐中物的學生,不堪重負早已是眾所周知而心照不宣的事實。另外,筐內物品如何選擇搭配也是門很大的學問。

  事實上,往教材這隻框里替換東西從來不是事。十年課程改革,我們往教材里塞進去了多少嶄新的教育理念?往課堂中灌入了多少教學模式?或許,我們目睹了太多的學校因此而“名”聲在外,卻忽視了多少教師和學生因此更加疲累不堪。至於教材本身的刪刪減減所引起的風波,我們又不知經曆了多少。

  十年課改實踐警醒我們,對於教育,對於課堂,對於教材,我們折騰的不是太少,而是太多;主觀臆斷和率性而為的多,調研論證、專業檢測和專業評估的少;宏觀和教材本身考慮的多,微觀和學生角度考慮的少。到頭來,學生到底通過教材要實現什麼,實現了什麼,哪些是學校做的,哪些是社會和家庭做的,哪些是需要走進教材走進課堂的,哪些是能在班主任輔導和社團活動層面就能解決的等等。在這些問題上缺少足夠的反思。

  其實,教材只是個載體,盡管教材很重要,但起根本作用的還是站在教材背後的人的觀念和行為。以傳統文化為例,近年來,不少學校以傳統文化為辦學理念,開展了不少傳統文化課程,應該說,傳統文化名義上看是進教材進課堂了,但問題就解決了嗎?如果我們的教師和學校動輒對那些個別生熱嘲冷諷,關鍵考試時因擔心影響升學率或及格率還讓他們暫時“消失”。傳統文化中“仁”“愛”等這些寫在牆上的美麗文字如何體現?而對於有先進思想和辦學理念的教育家,教育則無處不在,無時不在,進不進教材都不是大問題。事實上,往往是那些真有教育情懷的人,往往是最有定力的人,往往是咬定青山不放鬆,最不愛折騰的人。這些人深知,教育最需要日積月累,最需要氣定神閑,最忌功利心態、迎合潮流。

  十年課改,非議甚多,若說問題,最大的問題恐怕不是課改概念變換,不是課堂花樣翻新,不是教材走馬換將,而是背後的育人觀念不改,考評方式依舊,這實在是比教材更緊要的問題。

  當然,教材不能包羅萬象並不意味著教育無所作為。問題在於縷清造成事件的因果緣由,並以此對症下藥,多舉措並舉,是教育的歸教育,是家庭的歸家庭,是政府的歸政府,協同發力才是問題解決之根本。即便是那些以教育為主、適合以教材形式呈現的,也需要做好加減法,有充分的調研和論證,有專業檢測和專業評估。教材即便是個筐,背筐的師生也有不能承受之重。

  文/張曉震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