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作家沈誕琦|從"主流"到"邊緣", 留學生最大的挑戰是心態

ADVERTISEMENT

  

  近期,沈誕琦攜帶自己的小說《中國特色的譯文讀者》參加了全國的數場簽售活動。沈誕琦作為一個曾經的“小留學生”,在美國度過的時光都最終變成了自己的寶藏,並用文字分享自己的感受和經驗。

  小編邀請到作者沈誕琦,請她談談自己的美國留學經曆,以及她在美國十數年,對在美國留學的中國學生群體的觀察,並與那些想把孩子送到美國的中國家長說幾句心里話。

  作者:沈誕琦,上海人。普林斯頓大學本科畢業,運籌與金融工程專業。著有非虛構集《自由的老虎》、小說《中國特色的譯文讀者》。

  ........................................

  在非虛構集《自由的老虎》、《波士頓人》之後,青年作家沈誕琦以老練的筆觸,犀利的視角和精巧的小說構思,帶來了《中國特色的譯文讀者》這部最新力作。

  在這部系列小說集中,有窮盡一生隻想完成一部封筆之作卻鬱鬱不得誌的作家,有美國小鎮上用自己的手藝幫助已逝之人總結人生故事的棺材匠,有早熟的孩子和他們似乎提前到來的青春期,有一封打亂了全部生活的陌生女人的來信,還有專門發明各種罕見、怪異疾病名稱的疾病發明家……

  這些故事相互關聯,相互影響。最終,在不同時空中的發生的故事,卻有著相同的孤獨。

  高二就與美國有了“親密接觸”的沈誕琦,在美國度過了很多屬於她自己的重要時期——私立高中、大學、研究生、工作。

  先後輾轉於東海岸和舊金山,奔波於工作的她,由於注意到不同文化背景所產生的碰撞與交纏,而比普通的留學生、在美華人和寫作者有著更多更深刻的生活感受和體驗。

  在寫作過程中,沈誕琦曾說過,在美國的十餘年日子里,工作日幾乎天天出差見客戶,住酒店,而唯一的鍛煉方式就是遊泳——只有在遊泳時的默數,她才會講中文。

  她常常會想“一個想要去世界上所有大海的人,最後發現自己只是永遠在遊泳池里,這可不可以忍受。一個熱愛中文的人,最後發現只有在冷冰冰的遊泳池里才可以說中文,這可不可以忍受。”

  這些感受和體驗被沈誕琦一一描繪出來,集結成《中國特色的譯文讀者》。這個系列中有關於中國人的故事,也有關於外國人的故事;有完全虛構的故事,也有和曆史上真實的人物事件相契合的半虛構的故事。

ADVERTISEMENT

  連做夢時都會用英語談判的沈誕琦,最終用七年時間完成了《中國特色的譯文讀者》,而這個標題,似乎更像是來自她自己的告白——一個用中文閱讀大量外國文學的讀者,從福樓拜、蒲寧、喬伊斯和科塔薩爾這些人的譯本小說里獲得的教育,要遠勝於任何一個中文作者的作品。

  所以,這本書來自一個把母語昂在遊泳池里的讀譯文長大的中文作者,在混沌曖昧的水域,試圖尋找一種恰當的文體與聲音,去言說真正重要的問題。

  而最讓人感到文化碰撞和差異性的兩篇文章,正是《中國特色的譯文讀者》和《音樂教育》。在書中的故事中,沈誕琦用一個“與世界平等對話”的角度跳出了華人作者的視角和生活圈,她以自己的閱曆和感受。

  尤其是在《音樂教育》里,我們可以窺見一個華裔家庭下的兒子是如何在自己售賣“左宗棠雞”的中華料理餐廳與吹著洋氣的單簧管與白人女孩談戀愛的學校之間這道縫隙中生活成長的故事。

  近期,沈誕琦攜帶自己的小說《中國特色的譯文讀者》參加了全國的數場簽售活動,接受讀者的交流。而最讓人印象深刻的是她作為一個曾經的“小留學生”,在美國度過的時光都最終變成了自己的寶藏,並樂於向大家用作品分享自己的感受和經驗。

  《音樂教育》插圖

  在美國留學:生活不成問題,心態才是挑戰

  小編:簡單說說自己的留學經曆,什麼時候到美國?讀書的時候遇到哪些問題?

  沈誕琦:我高二那年因為一個學校的交換項目去了康涅狄格州的一所私立高中,之後就一直留在美國讀了大學和研究生,畢業後留在了美國工作。在美國十多年了,大部分時間都是在東海岸度過的,去年搬來了舊金山住。

  說實話,具體的生活和學業上都沒有碰到大問題。我出國前英文不錯,到了美國,一開始用全英文學習和生活,會有一些別扭,但是很快也能勉強適應過來。文化上能不能適應呢?也可以,挺快的,沒什麼大問題。

  小編:現在家長們會更多的關注孩子的內心世界,回顧自己初來美國的時候,你覺得家長們除了在食衣住行之外,更應該注意到的是什麼呢?

ADVERTISEMENT

  沈誕琦:對我來說,內心世界更大的問題不在於適應,而是一種“身份焦慮”,什麼意思呢,就是你意識到了有這樣一個問題,“我是誰?”“我為什麼在這里?”“我在這里干什麼?”而當這個問題一旦問出口,它就永遠糾纏著你,不會再放開了。

  即使到了非常適應美國的生活,和周遭的美國人沒有什麼區別了,這個問題也不會改善,仍然天天這麼面對著。這樣的一種焦慮在國內大城市的中產階級中比較少見。在美國讀書生活的經曆,對我來說,最主要的變化,就是從“主流”到“邊緣”,體會在一個社會中處於“一小撮群眾”的滋味。

  沈誕琦在哈佛肯尼迪學院的畢業典禮上

  中國留美學生趨勢:目的多元,階層固化

  小編:從剛到美國到現在,據你的觀察,中國的留學生發生了哪些變化?

  沈誕琦:留學的目的更加多樣了,留學生的背景和經曆更加多樣了,然而留學本身似乎成為了一個增強階級固化的過程。

  舉一個很形象的例子:我進大學那年(2007年),我們學校從大陸招了不超過十個中國學生,大家的教育背景大多是在國內的好學校從小學一直讀到了高三。 大學畢業之後,我年年都做我們大學的校友面試官,面試從大陸申請的高三孩子們,所以對學校的招生情況比較了解。

  最近幾年,每年從大陸招十個上下的學生,大部分是有了相當長的留學經曆的孩子(比如在英語國家讀了小學,讀了初中),或者直接在上海和北京的國際學校讀書的孩子。

  我面試過幾個相當不錯的在國內學生,他們沒有任何留學經曆,但比我高三的時候優秀得多,很賣力地給他們寫推薦信,沒有用,都沒有拿到錄取通知書。的確是很難拚得過,同樣兩個孩子,成績一樣優秀,文書一樣好,一個已經在美國呆了四五年,另一個白紙一張,你說美國的大學更願意收哪個孩子?

  小編:現在更多的家長願意把孩子送到國外,目的動機也不像以前那麼單一了,你對此有什麼好的建議嗎?

  沈誕琦:十年之前,還有相當一部分的國內中產階級和工薪階層的孩子通過拚命讀書,進了美國本科讀書,這些人大多留在了美國工作生活,因為“融入一個新社會“的確是他們出國的目的。

ADVERTISEMENT

  現在,隨著留學的門檻越來越低,國內的中介水平越來越高,信息交流越來越暢通,低齡留學和本科留學越來越成為一件“拚爹”的屬於upper class 身份標識的事情了。

  於此同時,很多城市中產階級似乎也已經準備好,送孩子們出去讀一個自費的研究生,“鍍金”,目的也不是為了留在美國生活,也不是為了接觸一種全新的文化,而是為了買一個面子,或者為了在國內的就業市場上更加有競爭力,或者是為了給孩子一個更加優秀的中國“朋友圈”,各種各樣的目的都有,亂花迷人眼。

  這樣的情況,其實對於一個初到美國的留學生並不一定有利。身邊的確有了更加多的同胞,但是心懷異誌。

  你想學習的時候,有人覺得社交更重要。你想和美國同學做朋友的時候,有人在紮堆抱富二代的大腿。在一個相對小的圈子里,很容易受身邊人的影響,迷失自己開始的目標。

  沒有什麼特別好的辦法,這是這個時代帶給我們的,更多元的選擇和偏好,同時也是更加赤裸裸的經濟社會關係。唯有對這樣的事實提前有所認清,堅持自己的目標,好好過每一天。

  大陸語文課培養孩子對美和詩意的趣味,美國語文課注重思辨

  小編:在美國的生活非常忙碌,對你來說如何堅持中文閱讀和寫作?

  沈誕琦:也許更確切的問題是,如何仍然堅持“閱讀和寫作”? 而不是如何堅持“中文的閱讀和寫作”?因為到底用哪一種語言,幾乎是一個偽問題。

  只要一個人的第一語言(最舒適的語言)仍然是中文,那麼他自發的閱讀和寫作一定是用這種語言的。我見過很多英語比我好得多的中國朋友,看書的時候,只要有翻譯版本,仍然去看中文版。 因為用母語閱讀和寫作,實在是快太多了。

  如何在海外堅持閱讀和寫作呢? 我覺得就是小時候自然而然養成的習慣吧。習慣了用這樣的一種方式來獲取信息和表達情緒,改不過來了,就會繼續這樣閱讀寫作下去。這和大陸的教育也有關係。

  我覺得大陸的語文教育其實比美國的要好很多,語文課的讀寫注重培養學生們對於美和詩意的趣味,相比之下,美國的英語教育十分注重學生的思辨能力,對文學的鑒賞要求比較低。

  所以在義務製教育結束之後,大陸教育出來的學生常常仍然保有讀閑書、讀名著的習慣,也喜歡寫寫東西,(豆瓣網和知乎上原創的長內容要遠遠多過美國的同類網站),這樣的現象在美國年輕人中比例沒有那麼高。

  對於成長我們總是有很多不同的感悟,尤其是在一個多元化的世界,每天都在產生信息的激烈爆炸,而如何能夠在這一片海洋中找到最適合自己的海域。

  正如《音樂教育》這篇文章里面寫的故事,或許可以幫助你去看看真正的美國高中體製與華人生活交際圈的強烈碰撞,以及作為一個不知道“左宗棠雞”到底是何來曆的中國人,在面對諸如此類種種時的尷尬,然而最終我們都會付之一笑,在某一個唐人街,吃一個早茶。

  關注“海外學堂”,你想要的海內外各知名大學、中小學主辦的頂級夏校、第二課堂、旅行學習及國際誌願者項目等一手資訊統統能找到!

  點擊“閱讀原文”,掌握海外學堂第一手資訊!

  本文轉載自藍橡樹,美國留學早知道誠意推薦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