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娃的作文,您最喜歡哪一篇?

ADVERTISEMENT

  歡迎來到大河報小記者之家~

  點一下藍色的字,每天都有新驚喜!

  

  

  

  

  成長中有痛苦,也有快樂,

  有挫折,也有收獲,

  這些都將成為人生中財富。

  你在生活中都遇到了什麼,

  有哪些是難以忘記?

  歡迎投稿與我們分享。

  每月微信投票活動中得票最高的還有獎勵!

  

  

  

  

  

  

  

  1

春夏秋冬

  □鄭州四中高三(3)班李蘇蕊

  “四時之景不同,而樂亦無窮也。”小時候就聽過爺爺念這文章,剛學數學的我自信地說:“爺爺,四時就是四點鍾的意思,對不對?”爺爺爽朗笑答:“乖乖,不對喲!四時是四季的樣子!這話是說,四季有不同的景色,我們都能從中獲得樂趣。”

  這些年我漸漸長大,慈祥照看我的爺爺離開了,天真發問的稚氣褪去了,我學了這篇文章,可卻沒有完全領悟這種心境。

  似乎每年的秋天都伴著一場雨驟寒,一夜之間夏天的尾巴就沒了蹤影,毛衣和棉襖重見天日,短袖和襯衫被放進了衣櫃深處,又開始了一年的等待。小時候的我有著歐陽修一般博愛的心懷,我熱愛四季,秋天也不例外。我喜歡吃不完的新鮮水果,喜歡抬頭看成群南飛的候鳥,喜歡小雨落在臉頰上,冰涼又帶著泥土的芬芳。更喜歡的是和朋友們迎著秋風玩耍,稚嫩的約定著“下午的幾點,誰家的後院”捉迷藏、跳皮筋、蕩秋千、我們奔跑、歡笑。玩累了就到街邊買一塊烤紅薯,幾雙小手偎在一起,你咬一口,我嚐一下。

  可現在的我再也無暇抬頭看天,也和小夥伴漸行漸遠。我常想在秋天說“我想念你”,這個“你”又是誰呢?是突然離去的爺爺、是自由愜意的下午、是風中的歡笑和烤紅薯的香甜?秋風依舊帶著涼意,葉子也依舊或落或黃,只是在我眼里,秋天當很好,你若尚在場。

ADVERTISEMENT

  昭告冬天來臨的往往是一場大雪,即使早就立冬,雪才是大多數人心中冬天的象征。媽媽不斷往冰櫃里塞些東西,家里也包了一盤盤的餃子,冬天是慢慢來臨的,可隨春節的過去,又很快離開了。於是隨著積雪融化,樹生新芽,氣溫回暖,人們又忙碌了起來,我覺得這個城市的冬春總是匆匆地走了,給我的印象也並不深刻。

  可夏天不同,四季中我最愛夏。我的許多朋友也是,他們的原因各不相同,有一位可愛的好友說夏天是西瓜味兒的,這回答逗趣又不無道理。

  我愛夏天,愛不再懶惰早起的太陽,愛陽光入雲穿林地打在身上,愛加了冰的橘子汽水,愛曬過的被子的味道,愛不知疲倦的蟬鳴從早到晚……

  我生在夏天,媽媽說生我的那天悶熱無比,太陽驕傲的掛在空中,雨也不服輸地下得起勁兒。媽媽說我的性格也是這樣,“悶熱”拆開來就是悶著不說話心里很熱情,“太陽雨”就是哪怕心里哭臉上也放晴。她說得對,我像夏天,熱烈、毫無保留、明目張膽、肆無忌憚。摔倒了就爬起來,失敗了就重新干。反正不管夏天的雨多猛烈,都會被第二天的太陽曬干。

  夏天也不總是那麼如我所願。學生時代的分別多在夏天,隨著最後一場考試的哨響,我們便要說再見,可陽光熱情地照在臉上,我就要往好的方面想,每一次分別都是一次長大。理解了老師口中的時光匆匆,原諒了有過矛盾的同學,終於可以坐下來一起回憶這幾年,從入學的軍訓到如今的分別,誰曾與我歡笑,誰曾借我肩膀……

  是夏天,我們擁抱過得美麗都再也不破碎。

  是夏天,我們盡情舒展,無法無天。

  “四時之景不同,餘獨鍾情暑日。快哉,快哉!”

  2

蒼顏白發 勿忘歸家

  □鄭州外國語新楓楊學校高三(13)班任嘯宇

  湖畔茫茫的白雪刺痛了雙眼,想不起已經過了多少個年月,羊圈里傳來一聲聲饑餓的淒叫聲。靠在床邊的旌節早已脫落到隻剩一支光禿禿的杆子,看不出大漢的痕跡,但是在他的心里,那就是大漢,就是那個雲衫羅袖、衣袂輕揚、鮮車駿馬的大漢朝。

  推開破舊的柴門,開始一天的牧羊生活,茫茫無際的北海,是一個了無邊際的囚籠,困住他蒼老的身軀。他拄著那根沒有了任何東西的旌節,慢慢地趕著一群永不會生下小羊的公羊在晴朗的這天到未結冰的草地上進食,仿佛在守著熬著一個永不可能實現的約定、願望抑或是堅不可摧的信仰。他就這樣呆坐著,牢牢地抱緊著他的旌節,在羊群邊靜靜地等待著,然後又慢慢趕著羊群回到圈中。匈奴妻子已經做好了熱騰騰的午飯,只是這匈奴式的餐飯,總讓他想起長安,想起長安的酒,長安的人。思之如狂。

  午飯後小憩,他回想起好多年前,那時,他還穿著廣袖長袍,帶著匈奴的一眾使臣送他們歸家,以及代表著君主的威嚴出使匈奴。他帶著滿腔的熱情和滿心滿眼的認真希望好好完成這次出使的任務,使兩邦修好,和睦相處,邊境安定。天不遂人願,恰逢匈奴內亂,就這樣淪為了階下囚,被軟禁扣留。他想起一腔熱血的自己,想起面對匈奴可汗威逼不屈服的自己,想起那個堅守氣節就算是橫刀在面前也不動搖的自己,當時的心情仿佛還在胸口輕輕喘息、顫動。

  那些仿佛就發生在昨日,也仿佛過了半生的記憶。他曾受到過鞭笞,曾受到過利誘,也甚或想到過自刎以謝國恩。但歸漢的心就像雪下壓著的小草,期待著重見春天的那一天。

  就這樣,漫長的牧羊時間開始了,對於蘇武來講,靜靜守望著遙遙的大漢似乎才是他耗盡這半生所做的事,拄著那根光禿禿的旌節,堅守著一個大漢臣子最後的氣節和心中的國度。

  風雪吹白了他的發、他的眉、他的胡須,卻吹不散那愈加熾熱的守望之心,沒有人能抹去他心底的痕跡。

  他不知道的是,茫茫雪原上出現了一隊人,其中有著長冠曲裾的人……

  蒼顏白發,勿忘歸家。

  3

城管執法之我見

  □鄭州外國語學校高三(1)班張又今

  近日,標題為《城管遭賣糖葫蘆老太刺喉涉事老太已被警方控製》的新聞橫掃網絡,城管執法再次成為關注焦點。城管的執法行為與百姓切身利益密切相關,城管不僅與百姓面對面,更要心連心。

  提高城市管理水平,進一步提升政府公信力,建設更加包容、和諧、文明的現代城市,必須“洗心革面”。這樣的悲劇發生,毋庸置疑,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但社會治理需要有感情、更需要有溫度。如果每位執法者都冒著生命危險,工作在崗位上,想必也讓人寒心。筆者認為城管部門要擺脫“塔西佗陷阱”,不能畢其功於一役,要解決好這對“天敵”,更要雙管齊下。城市的文明管理必須要有法可依,有法必依,執法必嚴,違法必究。

  一方面,城管隊伍素質良莠不齊,社會管理理念落後等痼疾是不爭的事實。“打鐵還需自身硬”,正如總理所言“要建設一支管理精細化、執法規範化、服務人性化的城管隊伍,更好體現執法的統一性、權威性,避免簡單粗暴任性執法”。城管部門必須用狠功夫練好“下馬服務”的內功,身段下放,關口前移,要以問題為鑒,不斷改進工作作風,加強管理和服務,改進社會管理方式,提高依法行政的水平,才能改善“一見就跑”的刻板印象。

  另一方面,公眾和媒體要“察其言,觀其行”,發揮好監督作用,共同促進城管工作的改善,共同營造宜居和諧的城市。遊攤小販也要聽得進去城管的親善良言,是不是也要改變城管“五大三粗”的“土匪”形象?否則與城管的暴力衝突將是城市無法承受之重!

ADVERTISEMENT

  城市管理任重道遠,筆者認為今日刺痛的並不是這位年輕城管的喉嚨,刺痛的是城管部門的社會信任危機;刺痛的是我國城市管理中根深蒂固的矛盾;刺痛的是城市管理立法的呼之欲出;更刺痛的是社會治理體系建設的“瘤子”。可冬天都來了,春天還會遠嗎?依法治國一直在路上。筆者相信建設平安中國,執法者與守法者和諧共處,實現美麗的中國夢就在眼前……

  4

雨後秋園

  □鄭州外國語新楓楊學校高三(25)班張孟烜

  終於來到了這久違的禹錫園!

  進入高中之後,無休無止的課業將我困住,曾經讓我魂牽夢繞的禹錫園風光,唐風濃鬱的亭台樓閣,高大巍峨的古牌坊,清秀明快的山水似乎只能在夢中相遇。也許是在憐惜我這終日苦讀的學子,恰逢周末休息,雨水停歇。我匆忙掩上課本,漫步園中。

  獨自走在濕漉漉的青石道上,北國特有的豁達和寧靜撲面而來。蒼碧的鬆柏迎風搖曳,原來綠茵茵的草地早已金黃鋪地,綠綠的桂花樹葉上沾滿大顆的水珠,晶瑩剔透,仿佛滿天星,又如美人淚。我被這晚秋中綠的場景所感動,舉起手機,留作永久的記憶。

  湖面開闊,湖水澄碧。荷葉褐黃,隨水漂動;蓮蓬倒掛,迎風起舞。岸邊叢生的蘆葦此刻已披上了黃金甲,秋風吹來,隨風起伏,“沙沙”作響。透過葦林,幾個園林工人正在被收割遠處的蘆葦,有操鋸收割的,有收攏打捆的,油鋸轟鳴,蘆絮飛揚,一捆捆的蘆葦躺倒在湖岸上。我於心底深深的歎息,不明白他們為什麼要破壞如此美景。一位老人解答了我的疑惑,“秋天最美的地方在於收獲。沒有秋天的收獲,何來人的衣食住行,又何來人類?他們今天收割蘆葦,是在收獲蘆葦。”老人停了停,深歎了一口氣說:“人們常說,春種秋收,春華秋實,其實這只是一般的道理。反過來細想一下,沒有秋收,何來春種?沒有秋實,何來春華?”我仔細回想著老人的一番話,心中豁然開朗。是的,秋天最美的地方應該是收獲,這些正忙碌著的園林工人是可敬的,他們正用他們的雙手創造著園林的美,用他們的勤勞為別人,當然也為他們自己創造著美。

  走在颯颯的西風里,走在這晚秋的詩意里,看黃葉似金,看楓葉如火。回首告別禹錫園,衝破了厚厚雲層遮擋的太陽,迸發出萬丈光芒,那光芒照在禹錫園群樓的灰瓦上,照在那門前蒼翠的鬆柏上,照在詩豪那高大的身軀上。回望著那高高升起的太陽,不知怎的,我忽然想起了劉夢得的《秋詞》詩句來: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勝春朝。晴空一鶴排雲上,便引詩情到碧霄。

  是啊,今天的秋日的確勝過了春朝。

  5

  藍蓮花

  □鄭州市為民高中高三(9)班肖子昊

  “沒有什麼能夠阻擋,我對自由的向往,天馬行空的生涯,我的心了無牽掛……”

  火車廂里突然響起《藍蓮花》的手機鈴聲,本想趴下睡覺的他一個機靈站了起來,他看到一個陌生的側臉很快將手機從耳邊拿下,他失落地轉身坐下,感覺再睡不著了,歎了歎氣望向窗外。

  窗外下著雨,安靜的雨伴著縹緲的霧色,深藍色的大山沉默著向後移動;暗色的天空恍若一張深色的幕布不斷向下傾軋,好在列車在迅速逃離;擁擠的車廂此刻卻安靜得出奇,各式的睡姿,此起彼伏淡淡的呼吸聲……他將頭斜靠在座椅上感覺鼻子有些酸楚,他的雙眼里開始滲出眼淚,不停地往外冒,接著開始哽咽。

  他想起了自己的父親。

  寬大的國字臉,帶著粗密的胡子茬,總是一副不苟言笑的樣子。他的背很堅實,承載著一家五口的重擔,爬上去永遠舒坦可靠,盡管,他爬的次數並不多,也不可能多;他的眼神很堅定,眼中包容一家五口的未來,看上去永遠祥和深邃,盡管,他能仔細注視的時間並不多,也不可能多。但讓他心煩的是,僅是小學畢業的父親,總愛過問他的學習。

  他從小就是留守兒童。家中的艱辛讓無奈的父親拋下年僅五歲的他,去外地奔波養家。父親是只有年終才能擁抱的父親,厚實的肩膀,祥和的眼神,成為他每年冬天的企盼。然而,就在去年,命運還是不分青紅皂白地奪走了父親,也奪走了他內心本來就很少的牽掛。

  他想起,父親最喜歡的歌是《藍蓮花》,自己有時候也會同父親一起聆聽哼唱。但至今方才體會到父親聽這首歌時的愜意,以及眼中微泛的淚光。父親渴望自由。但知識的匱乏和對家里的牽掛,只能讓他在遠方的城市日夜奔波。他累但是快樂,因為,即使自己不能實現夢想,也要讓兒子遠離貧困,去追尋更藍的一片天!

  擦干眼淚,看著列車逃離天幕傾軋的雲雨區,窗外大學所在的城市已然清晰可見,他眼中閃現出同父親一樣的興奮和靈動。如《高老頭》中拉斯蒂涅面對城市氣概非凡地許下宣言一般,面對如今美好的新時代,他眼中泛起亮光,靜靜地下定決心:

  “現在,就讓我帶著您的期許,去追尋無限可能的未來吧!”

  6

守望

  □鄭州市實驗高級中學高三創新(1)班杜瑾熠

  人們圍著她的將死的軀體,嘴里嘖嘖歎著可惜。一場席天卷地的狂風,一陣裹挾著海神的瘋狂的暴雨,壓倒了她,摧折了她,毀滅了她!奄奄一息,戀戀不舍。

ADVERTISEMENT

  筆直挺拔的身軀,遮天蔽日的雲冠,無限伸展的綠蔭——這是幾代人心里她的影像。數不清她在這人來車往的路口站了幾億個日子,說不清她的深邃的皺紋又添了幾條,看不清她的枝丫是否又向天空伸展了一寸。只有她知道,只有她知道……這夢一樣的江南,在這她所愛的城市,她不知是年幼的自己選擇了它,還是這似水江南的一回眸挽留了她,總之她留下了。於是這城市的一聲一動都緊緊牽動著她的神經。

  那時的小城是黑白的影像。她將忙忙碌碌的行人的生活看成精彩的連環畫,而她,是畫里的一棵樹,參與著他們的悲喜與哀樂。小院人家里撥著彈珠的小孩,無聊地賭著咒;河岸邊捶著丈夫汗衫的新婦,執著而淡定;小巷里追著黑影狂吠的狗,在寒夜里猛一哆嗦……她將踽踽的老者看做自己的老友,總願意他們在自己的身旁布一張搖椅,在浮光葉影里有一個甜美的午睡;她將懵懵懂懂的年輕人當做自己的孩子,任由他們將單車隨意地倚靠在自己的身軀上,用濃密的枝葉遮掩起甜美的秘密……

  人們不再在單車上露著微笑的臉龐,透過車窗玻璃看到的輪廓生氣而急躁地摁著喇叭;黑暗的角落里隱隱有瓷碗摔碎的聲音,這又是哪一家在吵架?身後的小攤上,老板用髒汙的油熱騰騰地翻炒著花蛤……這日複一日的嘈雜、肮髒讓她越來越力不從心。也許,她只是一棵樹罷了,還是一棵老得不能對人有任何好處的枯樹,談什麼守護呢!

  於是一場台風過境,正好成全了她,空了心的枝干如何能抵擋住摧毀?那橫亙在路中間的軀干上縱橫的溝壑,是悲傷,是無奈,還是憤怒?

  人們經過時歎息著她的不幸,卻不知自己的不幸。她死了,誰再來守望這一座光怪陸離的城呢?

  7

戰,隻為信仰

  □天津市武清區天和城實驗中學高三(17)班胡易銘

  “曾大人,我不要離開!我要繼續戰鬥!”他幾近聲嘶力竭地哭喊著,面對的卻是曾與明漲滿怒氣、染滿鮮血的臉與嚴厲的斥責。最終他沒能拗過曾與明,吞下眼淚準備離開。尖銳的槍聲幾近刺穿他的耳膜,他猛地回頭,卻見曾與明墮馬身亡。

  鐵大宇驚呼一聲,睜開眼擦干額上的冷汗。風從不知名的遠方吹向另一個遠方,幻夢之中不知寒暑。已經多少年了?八年?還是十八年?記不清了,確切而言,是不想記清,然後噩夢依舊時時纏繞。可恨記憶如此深刻,想忘卻忘不掉。他還清晰地記得自己當時是懷著如何沉重的心情將曾與明托付的佩劍和書信送回到茶山,送到他親人手上,還清晰地記得那句力拔山兮的“唯祖國與信仰不可辜負”。男兒有淚不輕彈,悲痛至極更是無言。鐵大宇將莫大的悲痛掩埋,任其在心底化膿,最終融為更加灼眼的赤誠。

  離開茶山之後,鐵大宇在曾與姐夫鄧世偉家里待了幾年。鄧世偉是個文弱的教書先生,但心中卻裝著天下大義,鐵大宇跟著學了幾年字,也悟得了一些以前不懂的道理。而後機緣巧合之下,跟隨姐夫來到了延安。現在,在他眼里呈現的信仰,不是粗鄙士兵對“朝廷”的愚忠,而是鄧世偉的對“國家”的忠誠,所以他才願意加入紅軍一方,守護著過去誌士用鮮血換來的一隅和平之地,守護著無數人共同的信仰。

  那天聽聞日軍以“沈陽柳條湖附近日本修築的南滿鐵路路軌被中國軍隊炸毀”的名義挑起戰事,鐵大宇在心中信仰驅使之下,容不得遲疑,立刻申請去前線,守護累世傳下的土地。接下來的是更為慘烈的戰鬥,空中彌漫著嗆人的硝煙味,四處是不祥的火光,槍林彈雨,慘叫哀號,腥血染紅了大地。那是煉獄,然而也是人間。鐵大宇衝鋒陷陣,體內的鮮血沸騰著,那顆戰士的心在叫囂著,他再次為了信仰戰鬥著。一瞬間,他感覺到疼痛,一顆子彈不偏不倚擊中他的要害。鐵大宇捂住傷口,搖晃著站穩,想要舉槍擊倒眼前敵人,卻還是支撐不住倒在地上。

  鐵大宇的意識逐漸遠離,耳畔的喧嘩似乎沉寂,他睜眼看天,蒙矓間竟是一片湛藍,一面鮮紅旗幟任自飄揚。

  這就是我的信仰啊,這就是我們拚死守護的地方啊。

  8

靜默守候

  □鄭州外國語學校高三(3)班張佳琪

  四歲那年九月,日光微暖,秋水無塵。

  窗外梧桐樹的影子若有若無地映在母親的臉頰上,忽明忽暗,我小心翼翼地扯著媽媽的衣角問:“可不可以不去上學啊?”“你可不可以陪我上學啊”母親忙著為我準備文具盒課本,頭也不抬地回絕了我。到教室門口後,看著轉身離去、越走越遠的母親和身邊一個也不認識的同學,我委屈地放聲大哭,等媽媽帶我回家。等啊等,母親還是消失在我已經模糊的視線中。

  去年國慶結束臨行前,我在房間收拾行李。門縫里不時探出個腦袋,“貴重物品收好,外面什麼人都有”“多備點面包和水,以免路上渴了餓了”,但終於被我的一句“行了行了,你好煩啊,我知道了”打斷。門,悻悻地關上了。

  第二天,母親送我到車站。站外,一邊排隊檢票,一邊通過微信和同學聊著國慶的新鮮事,母親在一旁默默站著,毫無存在感一般,隻跟著我慢慢向前挪動,直到不能再向前。檢票之後,母親仍然靜靜站在那里,看見我回頭,咧嘴一笑,向我招手,直呼“路上小心啊,到了給家里打個電話”。不知怎的,突然有點心酸。

  而後,微信上總能收到父母的很多問候,朋友圈總有他們的點讚。每次發動態之後總能第一時間收到父母的消息。對於媽媽在微信里的問候和關切,我偶爾無事會簡單回複,更多的時候忙著回複別人消息而忘卻了。

  寒假回家,父親悄悄告訴我:“你媽有時候在微信上給你發消息你有時間就回複一下吧,你不回複她一天到晚就盯著手機看,還老問我是不是網絡有問題。”

  我沉默良久,那時,我才意識到,父母一直在遠方一聲不響地學著用微信,學著接近我的世界,默默關注著我,守候著我,才會在我一發動態之後馬上有消息發過來。正如我不知道第一次上學那天母親在辦公室坐了一天,送我走那天直到車開走才離開車站。

  那天,我沒有一個人縮在臥室里,破天荒和父母一起看著家庭倫理劇,討論劇情。那晚,我入睡很早,夢里,是四歲第一天上學那晚,母親在廚房燈光下忙碌的背影和臉上的驕傲。

  有些人,無需尋找,便一直在燈火闌珊處,孤獨而靜默地看著你。

  9

君子之道,永存於心

  □鄭州市第十一中學高三(11)班魏浩冉

  在古代中國,大學即太學,在學校里,太學生們不但要“通四書、曉五經、習六藝”,更是要“修身、治國、齊天下”。能文能武、德才兼備,方謂之“君子”。這種對“君子”之道的追求不僅打破了階級壁壘,而且跨越了曆史長河,時至今日,依然不過時。

  君子有品質、有修養,在禮之約。

  國學大師錢穆先生說過,中國文化說到底是一個字,就是禮。“禮”是君子觀的外在表現形式,包含著禮讓、謙卑、恭敬、和氣等。孔子說,“君子博學於文,約之以禮。”可見,要成為一個君子,尊師重教乃學之本,吾老人幼皆親愛,舉案齊眉至鬢白,掃徑迎客蓬門開。禮是尊重,是孔融讓梨、王泰讓棗;禮是體諒,是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禮是誠信,是君子一言,駟馬難追。

  君子有理想、有追求,不流世俗。

  現實社會猶如一個喧鬧繁雜的大劇場,物欲橫流,誘惑滿地,層出不窮的冷門、黑幕把成年社會的遊戲規則早早地暴露在學生的面前,我們訝異,懷疑,甚至於害怕:規則能戰勝潛規則嗎?學場有別於官場嗎?風骨真的遠勝於媚骨嗎?時代沒能給我們解答,但總有人走在前方,傳遞給我們信仰。就像在淩晨四點鍾,川端康成看海棠花未眠;在瓦爾登湖畔,梭羅獨釣寒江雪。這些人,舉世皆醉我獨醒,舉世皆濁我獨清,即使身在誘惑紅塵里,依然能撣衣故清輝;即使處在世事紛紜中,依舊能秉其清朗心。

  君子有擔當、有作為,兼濟天下。

  還記得“橫渠四句”嗎?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君子之道,便在於心系蒼生,騰達時惠澤天下,困窘時修為自身。即使如今不再是赴湯蹈火、解民倒懸的時代,然兼濟天下之胸懷,卻依然具有與時俱進之意義。

  在精致利己主義橫行的今天,我們的校園已不複從前的單純爛漫,但“象牙塔”,不就是該心高氣傲地在世俗塵埃中堅守一方干淨的天地嗎?“學生氣”,不就是該輕狂地在灰色的天幕上掛一輪理想的紅日嗎?讓我們守君子之禮,修君子之德,立君子之誌,並將他們融彙於君子之行。

  編輯 牛潔

  願每一個孩子都能快樂成長。

  

  by.大河報少年

  投稿郵箱:dhbxiaojizhe@126.com

  大河報小記者QQ群:194731491

  聯系電話:0371-65795656、65795663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