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0 年代年輕人最愛的牛仔品牌 Fiorucci 要復出,它是誰?

ADVERTISEMENT

倫敦 Selfridges 百貨立起了“兩個小天使” Logo ,這是一個為期數週的快閃店,牛仔、T 恤、飛行員夾克,不過最吸引人眼球的還是可以用來 DIY 貼在牛仔上的貼布插畫:Fiorucci Logo 的各種‘變種’,復古波普的感覺讓人每一個都想收藏起來。

你可能對 Fiorucci 這個名字很陌生,他並不是一個追逐街頭休閒風的新品牌。最初的創立者 Elio Fiorucci 是米蘭鞋店老闆的兒子,因為製作了明亮的三原色膠鞋被當地時尚媒體報道後大受歡迎而進入時尚圈。

1967 年 Elio Fiorucci 在米蘭 Galleria Passerella 開了一家買手店,初衷是想把在倫敦時尚中心 Carnaby Street 上嬉皮、朋克、大膽的風格帶到米蘭去,可想而知,青年文化鼎盛的 60 年代,Fiorucci 有多受年輕人的歡迎。兩年後,Fiorucci 就擁有的自己的工廠,並讓喜歡玩視覺陷阱的超現實主義平面設計師 Italo Lupi 給設計了這個小天使 Logo,Fiorucci 逐漸以設計師品牌的形象出現。

你可以在 Fiorucci 店裡買到從印度帶來的 T 恤,巴西的丁字褲、豹紋印花 Bra、露胸泳衣monokini、阿富汗大衣……他把把亞洲用來裝米的袋子做成包包,在 Ibiza 海灘上女人們穿著貼在腿上的溼溼的牛仔褲做成了緊身彈力牛仔褲(據說 Fiorucci 是發明萊卡彈力牛仔褲的人),與迪士尼合作的唐老鴨頭牛仔褲,與 Jean-Paul Gaultier 和 Vivienne Westwood 的合作系列。

Fiorucci 成為了那個時代的潮流風向標,並開創了很多零售模式上的創新。1974 年,Fiorucci 在米蘭 Via Torino 開了一家很大的新店,店裡陳列著書籍、傢俱、唱片,還設有表演區域、復古服裝集市、以及一家餐廳。現在像 Colette 這樣零售劇場的模式,Fiorucci 在 40 年前便開始嘗試了,並且做的相當成功。

70 年代末期,Fiorucci 從歐洲迅速擴張到了美國和亞洲。

Fiorucci 海報Fiorucci 的黃金時代 “Halston、Gucci、Fiorucci,he looks like a still.”,Sister Sledge 1979 年那首經典的 disco 歌曲 He’s The Greatest Dancer 這樣唱道。

那個時候,人們常常把 Gucci 和 Fiorucci 放在一起談論,當然不僅僅是因為他們讀起來很押韻,這兩個迅速發展擴張的義大利品牌在人們心中代表兩種不同的歐洲時尚,一個崇尚義大利經典,一個包羅永珍,偏要打破義大利經典的形象。

1976 年 Fiorucci 帶著“零售劇場”的模式來到紐約,迎來了它的黃金時代。紅色招牌的 Fiorucci 坐落在紐約曼哈頓上東區,它還有個名字叫“ Daytime studio 54 ”( studio 54 是紐約當時著名的夜店),迴圈播放的 disco 音樂、戲劇化的時裝秀、時不時的歌唱表演、最新銳的藝術家作品展覽,吸引著 70 年代 80 年代的 cool hunter 們。Fiorucci 也會緊跟 disco 時代的脈搏贊助各種 party,當時還不出名的麥當娜經常出現在這些 party 當中 。

ADVERTISEMENT

紐約店鋪麥當娜在派對上Elio (中間)在和客人們交際,你可以在派對上看到 Liza Minnelli 和 Michael Jackson即便在紐約,Fiorucci 也是激進新銳的存在,“它也是那些在別的地方得不到展示機會的藝術家們的畫廊,因為當年的藝術機構依舊很保守”,當年紐約店鋪的創意總監,因為為麥當娜設計珠寶而出名的 Maripol 說。

Fiorucci 每天的景象相當熱鬧。第一夫人傑奎琳、 Elizabeth Taylor、 Calvin Klein 在這裡購物,安迪沃霍爾是常客、 Betsey Johnson, Anna Sui, Jill Stuart 在這裡舉辦過展覽,變裝皇後 Joey Arias 在這裡唱過 the King of Spain……

“每天都像一個狂野的派對,我會幫助傑奎琳一分鐘,然後我跑過去和 Lauren Bacall(美國女演員) 調情,然後會有一個德國的遊客想要拍一張我拿著塑料裙子的照片”,曾在 Fiorucci 作店員的 Joey Arias 回憶道。

安迪沃霍爾和演員 Brooke Shields 在紐約 Fiorucci 店裡Fiorucci 另外一個特點就是快,他的商品每一個月迭代一次,維持著 Fiorucci 的新鮮感。 Elio Fiorucci 會穩定僱傭 30 個造型師和潮流發現者,有些只有 16 歲。

他們的工作就是飛到全球各地將看中的樣品帶回來,並把最新的潮流報告給 Elio 。這些 Cool-kids 做著他們最喜歡的事情,去夜店開 Party, 看看哪些最潮的人都在做什麼、穿什麼。不得不說,如今的快時尚中,也能看到 Fiorucci 的影子。

Elio Fiorucci 本人則不像 Fiorucci 表現出來的那麼出格,照片中總是穿著保守西服,透露出些許的神祕,這個浪漫主義的義大利男人做生意也是靠直覺和情緒。 Maripol 印象中,他很少說英語,但他的行為就像他理解每個人說的一樣。

Fiorucci 也聚集了當時最傑出的人才和名流。麥當娜的弟弟 Christopher Ciccone, i-D 雜誌的 Terry Jones,拍了很多貝納通廣告的 Oliviero Toscan ,被紐約時報稱為“design guru”的社內設計師。

義大利設計師 Isabella Tonchi (W 雜誌現任主編的妹妹)曾在 Fiorucci 擔任了 7 年的設計師。在博洛尼亞一個展銷會上,Elio 走向穿著亞麻桌布做的 T 恤、破洞皮衣的 Tonchi ,向她詢問衣服的設計者。自己做了這兩件衣服的 Isabella 立馬被聘請了,那個時候她本來想成為一個作家。

Isabella 回憶起 Elio 有一次在計程車上聽到廣播裡女排程員的聲音,說:“啊,我喜歡這個聲音”,他立馬問計程車司機要到了女排程員的姓名和地址,幾周後,這個排程員便成為了 Fiorucci 工廠的接待員。

品牌現在的擁有者 Janie Schaffer 這麼評價 Fiorucci,“Elio 也許不是一個天生的零售商,他更像是一個流浪汗和一個蒐集美的東西與有才華的人的收藏家。”

ADVERTISEMENT

Elio Fiorucci

破產,以及復興失敗Fiorucci 的熱鬧景象在 1988 年所有美國店鋪關閉時戛然而止。並不是人們厭倦了 fiorucci,他的銷量依舊在上升,但因為特許經營的糾紛和管理的混亂於 1989 年提交破產申請。

Fiorucci 第一次“推倒重來”在 90 年代中期,日本牛仔品牌 Edwin 收購了 Fiorucci 並重新推出,Elio Fiorucci 本人保持創意設計的權利。

Edwin 將擴張的重心放在亞洲,但一直不溫不火的經營著。直到 2001 年,一家 25000 平方英尺的 Fiorucci 又出現在紐約 市中心 Houston Street 上,Elio 在接受紐約時報電話採訪的守候說不會試圖模仿過去,因為“永遠不會奏效”。後半句話倒是一語成讖,重新推出的 Fiorucci 儘管看起來是時髦的,但它已失去了60、70 年代的“風骨”。

除此之外, Fiorucci 模式上的創新早已成為了零售的正常樣貌,它所提供的“快速的閃亮”,在店鋪附近的 H&M 和 The Limited 面前,已經毫無話語權,最重要的是,十年的缺席,新一代的年輕人們早已不知道 Fiorucci 是誰了。

2003 年 Elio Fiorucci 宣佈米蘭最古老的那家店的關閉,理由是“他對時尚沒有熱情了”。 至此,Fiorucci 還殘存那點輝煌的歷史徹底結束了。

紐約店鋪曾經舉辦過的時裝秀Fiorucci 又回來了,面臨的問題還是一樣就在 2015 年 Elio Fiorucci 去世前不久,兩個英國人 Stephen 和 Janie Schaffer從 Edwin 手上買下來了 Fiorucci。

50 多歲的 Stephen Schaffer 曾是是 Fiorucci 的粉絲,他在此前創立的英國內衣品牌Knickerbox 已經在 16 個國家開了 150 家店,他的前妻 Janie Schaffer 之前是維多利亞祕密的創意總監。他們想要打造“未來的 Fiorucci”,沒有什麼比 Fiorucci 50 週年這個時機更為合適了。

但他面臨的問題還是一樣,年輕人不知道 Fiorucci 是誰,他們的選擇也比以往更多。

Schaffer 採用的策略是完全複製 70 年代的 Fiorucci,從賣的最好的牛仔褲開始。

ADVERTISEMENT

2017 campaign他們在米蘭一個廢棄的倉庫中找到了 3000 件復古牛仔褲,在一個箱子的底部,找到一條美國街頭藝術家和社會運動家 Keith Haring 手繪的牛仔褲。Schaffer認為這是最能代表 Fiorucci 兩樣東西:牛仔褲和藝術家插畫。

Schaffer 找來曾和 Elio 合作過,也為 Beyoncé 設計演唱會服裝的義大利設計師 Venucia de Russi 重新調整設計這些牛仔褲,並從檔案庫裡翻出來藝術家設計的 Fiorucci 圖示。新系列還包括包括T恤、衛衣和飛行員夾克。內衣、泳裝和高階成衣系列也在計劃當中。

倫敦selfrdiges 快閃店

當然還有“夜店一樣”的旗艦店,就像 Fiorucci 黃金時代的景象一樣,Schaffer 希望年輕人不管買不買東西都會到這裡來逛逛,他們與藝術家、音樂家和設計師合作,將商店變成一個“文化遊樂園”。

大概八九月份第一家店就會出現在倫敦的 SoHo,地下室有一個夜店,隨後將會是米蘭和洛杉磯(今年一月份新系列已經在 Barney New York 上線試水美國市場)。

“就像是 Fiorucci 已經是一部很經典的電影了,還有必要再去重新做一部(一摸一樣)的電影嗎?有這麼多新的創意,為什麼要用過去來賺錢?”,Maripol 看到網上的訊息說,不過她還是覺得 Schaffers 能試一試也是一件讓人高興的事。

i:D 雜誌的 Terry Jones 則認為現在的政治氛圍是 Fiorucci 復出的最好時機,70 年代 Fiorucci 有趣和先鋒的氣氛,更多的是他們(那代人)內心對社會政治環境不安的共同分擔,這和現在是如此地相似。

不過相比那個時代,時尚現在是一樁更加嚴肅的生意,它面對著更多競爭對手。

題圖、文中圖來自:nymag、W magazine、Barney NY

喜歡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報 ,每天看點不一樣的。

時尚

» 好奇心日報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