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 | 你要允許自己失敗,大不了從頭再來

ADVERTISEMENT

  

文/穀潤良 來源:穀潤良(ID:grlgzh)

01

前陣子,多年未見的朋友來北京旅行,我專程請了年假陪他。

來北京,自然少不了去故宮、長城等著名景點逛逛。景點人山人海,又占地廣袤,身旁沒有導遊,手中沒有地圖,極易迷路。坦白講,來北京工作一年多,我也是第一次出來遊玩,所以,和朋友一樣,一頭霧水。

不管怎樣,我總要盡地主之誼。每到一處景點,都自告奮勇去帶路,朋友相跟著。於是,走錯路的情況時有發生。想去一個亭子,繞了許久,才發現有近路可走;想去西北門,逛了大半個園子,到頭來看到的卻是正門。

次數多了,朋友未免有些不耐煩,見縫插針地和我打趣——“大哥,咱們這是在北京,還是南京?”“我就說這條路不對嘛,應該走那條。”“你是不是看我早飯吃得太多,力氣沒處使?”

我都是一笑而過,或者,也跟著自嘲一下。但心里想的卻是——走錯路怎麼了?大不了從頭再走。我們是旅行,不是徒步大賽。每一步都謹小慎微,不達目的誓不罷休,還有什麼趣味?況且,第一次來,你要允許自己走錯。

02

ADVERTISEMENT

想起初三上學期,一堂英語課上,同學小左被老師叫到黑板前默寫單詞。

小左的英語成績向來不錯,大家都抱著仰視的態度看他走上前去,包括老師。之所以點他的名,大概也是為了給其他同學做個示範。頃刻間的工夫,小左寫完了,走下講台。老師欣慰地對著他笑了笑,拿起課本,開始核對。

過程中,教室里響起陣陣喝彩聲,許多超綱的單詞,小左都寫對了。老師的教杆也敲得“噠噠”響,“同學們,學習就該有這種精神……”說到這里,他突然頓住了,大家也被這突如其來的寂靜所震懾,下意識停止鼓掌。

是的,很遺憾,倒數第二個單詞,小左寫錯了。

放學後,走讀的同學回家了,寄宿生去了食堂。唯有小左,獨自趴在課桌上抄寫那一個單詞,以近乎自虐的方式,整整抄寫了兩大本。第二天,看著小左哭紅的雙眼,我們都被折服了。心想,像這樣的同學,如若不成材,還有誰能成材呢?

然而,此後小左的英語成績卻每況愈下。整個人看上去病蔫蔫的,連帶著,別的成績也越來越糟。中考前,小左已經不再是其他同學的榜樣了。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可怕的不是蛇,而是我們心中的恐懼。小小一個單詞,就擊垮了一個人,這漫長的人生,風風雨雨,又該如何度過呢?

  

ADVERTISEMENT

03

頭兩年,有位遠房親戚與別人合夥開了一間家具廠。起初,薄利多銷,廣做宣傳,生意相當紅火。這位親戚在家人朋友面前,著實風光了一陣。十里八鄉的人在路上見了,都左一個“劉總”右一個“劉總”的。“劉總”自己也不謙虛,一一微笑應答。

可好景不長,生意漸漸就不行了。地理位置欠佳,家具風格寡淡,一直靠薄利來營收,也吃不消。不知不覺間,生產出來的家具,眼睜睜占滿了兩層樓,卻無人問津。一天夜里,劉總去衛生間,不慎碰倒了一張梳妝台,頓時鼻子沁出了血。據說,劉總順勢靠在梳妝台上,哭了許久。

第二天,劉總就撂了挑子。與此同時,另外一個合夥人王總卻堅持了下來。他去縣城,乃至省城的家具城觀摩、研究、學習。於是,生意漸漸複蘇了,盈利了,廠址也從村頭搬到了鎮中心。

如今,王總在坊間成了一個傳說。頭些天,縣電視台還采訪他,讓他講述自己扭虧為盈的心路曆程。

劉總看到采訪,什麼也沒說。只是每次路過家具城,眼神里都寫滿了掩飾不住的落寞。

這能怪誰呢?承受不了苦果,就沒有資格享用成果。一次失敗就嚇破了膽,你又如何寄望柳暗花明?

ADVERTISEMENT

04

人的一生,有許多溝溝坎坎要跨,比起榮譽傍身的成功者,我更欣賞那些勇於接受失敗的人。

接受失敗是一種智慧,更是一種魄力。生而為人,我們都是第一次活,誰不是摸著石頭過河?你要允許自己失敗,大不了從頭再來。

考試不及格,怕什麼,找出盲點,查缺補漏,下一次認真備考即可;面試未通過,怕什麼,面試多的是,或許這次不適合你,也未可知;創業血本無歸,怕什麼,一點一滴積累本錢,仔仔細細摸索經驗,總有一天,你會開拓出自己的一片天。

經常收到年輕讀者的私信,內容大多是,走在人生的十字路口,不知要選哪條路,迷惘、痛苦、無助。

我想說,與其迷惘、痛苦、無助,不如徑直選擇一條路。只要不是邪路,走錯了幾個路口,大不了重新來過。

這世上最可悲的,不是失敗本身,而是失敗之後一蹶不振。你那麼年輕,為什麼輸不起?

作者簡介:穀潤良,十九線青年作家,微博@穀潤良,出版散文集《是你自己不努力,說什麼懷才不遇》。

ADVERTISEMENT